• 文字大小:
  • A A A

廖玉玲 | 2010年05月07日 星期五 18:19 PM

欧洲主权债信危机让热钱逃离欧洲、重返亚洲,令人联想起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爆发前一年的情景。联合国研究显示,巨额资金涌入亚洲已引发通膨疑虑并造成资产泡沫,决策者应考虑用资本管制加以遏阻。

从正面来看,全球热钱涌入亚洲,代表此区未受全球危机拖累。但这也意味着随着资本浪潮袭击而来,亚洲成为下一场资产大泡沫的温床。

据台湾《经济日报》消息,这似乎有点类似1996 年的情况:当时全球投资人也一窝蜂到亚洲淘金,完全不管这些新兴经济体可能难以承受如此庞大资金。一年后各国政府、家庭和金融业无不泪湿满襟。

联合国亚太经济社会委员会(UNESCAP)6日在曼谷总部发布亚太经济社会报告,指亚太地区经济成长的短期风险,主要是通货膨胀,其中海外资金涌入是推升通膨的一个因素。

运行秘书海泽(Noeleen Heyzer)表示,全球金融体系资金大举流向亚太地区新兴市场,造成该区货币汇率升值,引发通膨压力升高,也导致资产泡沫。她建议,资本管制可以当成重要的政策工具,这点已获取愈来愈多共识。

不过她也强调,亚洲各国应该先观察资金流入的情况,看看是否有其他现存的工具可使用,再实施资本限制,例如课税或提高存款准备率,都是可遏止资产价格继续飙高的方式。但如果管制过头,反而吓跑他们。

UNESCAP指出,亚洲当前其实左右为难,如果他们的货币政策比美国等主要贸易伙伴更紧缩,势必吸引资本流入,加速亚币升值,出口将面对新困境,冲击经济成长。这份报告表示,和创建外汇存底部位以减缓资本突然撤离造成的伤害,实施资本管制以控制资本流入,工本或许比较低,因为外汇存底有潜在的汇兑损失,且投资其他外币资产的利息所得较低。

IMF和亚洲开发银行(ADB)本周举行的年会上,各国决策者显然也同意这点。台湾央行总裁彭南说,各国应根据经济金融形势,适时采取必要管制措施。

本文章版权归 International Business Times所有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