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0年06月28日 星期一 21:01 PM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6月25日考察了阿里巴巴,这是2010年继国务院"新36条"颁行後,高层力撑民营经济和中小企业的又一重要迹象。这或许表明," 国进民退"的脚要歇歇了;至少,支付宝"被退"的危险似乎已经过去了。

温总理考察阿里巴巴的时机很敏感。上周一,央行的《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令人们对第三支付市场的命运忧心忡忡,担心第三方支付管理领域出现垄断和寻租现象,担心国进民退的"阳谋"重演。

笔者认为,关于支付宝事件,有两点应引发政府和社会思考:一,为什么会引发恐慌?二,该不该允许马云"把支付宝献给国家"。

第三方支付是一个自发形成的市场, 上周一央行公布《办法》前尚无监管者。政府出手监管一个自发形成的市场, 就好比交通警察突然出现在一个高峰时段没有红绿灯的十字路口, 车辆行人本应心怀期待,为什么他们却如惊弓之鸟?

今年4月份就有媒体报导,央行一手准备监管第三方支付,一手加速打造"超级网银",阿里巴巴支付宝的"大限将至",很可能被国进民退。马云本人也表示"只要国家需要, 随时准备把支付宝献给国家"。

央行《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公布,再度引起支付宝用户的恐慌, 随即有马云博客呼吁支付宝用户"不必担心支付宝的安全和无法支付的问题",因为"支付宝完全能达到申请条件,将积极准备申请"。后来证明, 这只是某网友通过山寨马云博客所表达的良好愿望, 马云本人并未对支付宝申请许可证一事发表口头和书面意见。

市场恐慌的关键原因可能在于政府的"手"太多了,除了监管, 往往还迂回曲折地涉足经营,两只手相得益彰。过往的经验证明,所谓"官不与民争利"只是美好的空想,现实情况是民无力与官争:只要官家一出手,民营企业,不管是西服革履的外资,还是土生土长的内资,也不管你前期在市场已经投入了多少努力,要么落荒而逃,要么缴械投降。类似的故事在银行卡人民币收单清算市场和信用市场都曾经发生过;这次市场不是反应过度,而是真的被吓怕了。

显然,如果创业者事业小成後即如惊弓之鸟,就很难形成民营企业创业和创新的氛围,资本被"逼良为娼",撤离实业,转去炒房、炒豆、炒菜就在所难免。如此,中国的产业结构调整,也就不可能不遭遇困境。

"只要国家需要, 随时准备把支付宝献给国家",不管马云此言是出自高风亮节,还是满怀酸楚,无奈而悲壮地顺水推舟,问题是政府该不该领受他这番"美意"?

《吕氏春秋》里有两个小故事,发人深省。 一个说孔子有个学生叫子贡,他在国外旅行时响应国家号召,自掏腰包赎回了在国外做奴隶的本国人。回国後为了表示高风亮节, 子贡没有按规定找财政部报销。孔子没有表扬他,反而责备他破坏了游戏规则,很可能导致更多的奴隶失去被解救的机会。而另一个名唤子路的学生,救了一个落水者并毫不谦虚地收了家属的酬金,孔子如释重负,称赞子路的行为会鼓励更多遭遇危险的人获救。

照搬孔圣人的逻辑,国家就不应该允许马云"破坏游戏规则",尤其是在目前人民币汇率升值压力增大,产业结构调整已如箭在弦不得不发之时。

国务院总理在如此敏感之时力挺阿里巴巴,这必然给民营资本、中小企业带来信心和希望。马云也向总理承诺,"未来十年,要为1,000万家小企业解决生存、成长、发展的平台,为全世界创造1亿人的就业机会,为全世界10亿人提供网上消费平台"。

马云很强大,但不是所有的民营企业都如此强大。要给市场下一颗定心丸,要让民营资本安心创业,最关键的可能还是要制定严格的规章制度,管一管某些政府部门那只喜欢经营的手,歇歇国进民退的脚。

 

 

Copyright 2010 Thomson Reuters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