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Boris Groendahl; 编译 艾茂林 | 2010年06月30日 星期三 16:31 PM

20国集团(G20)同意推迟对银行业引入更严格的资本监管,这为欧洲争取到时间。但有些事实却没有改变,比如欧洲经济更易受银行业状况的冲击,而如果信贷收紧,欧洲银行业的风险会更大。

G20周日在多伦多峰会上,赞成为提高银行资本和流动性水平设定更为灵活的时间表,让那些声称在全球衰退过後依然身处困境的银行们获得了一些喘息空间。

银行的密集游说夺得了胜利,特别是欧洲银行。他们声称若到2012年前实施更严苛规则,银行肩上的筹资负担就会加重,进而会损害信贷和经济复苏。

欧元区银行的总资产规模令美国同业相形见绌,并且该地区大部分债务融资都来自银行。

不过监管新规拟定过程的决策者表示,作为新规推迟实施的交换,规则内容不会大打折扣。这意味着银行最终还是需要增资并提升流动性水平。

除此之外,欧洲银行业面临新的税赋,甚至可能需要在新规出台前就开始增资,以抚平市场疑虑。市场可不像监管者那样,认为银行资本水准已经足够。

以上这些因素都可能推高今後的贷款成本--尽管幅度尚有争议--甚至还会限制银行的放贷能力,银行业这个过去10年中牵动欧洲经济增长的引擎恐怕会因此熄火。

监管新规对欧洲的影响

有几个原因都能说明,巴塞尔协议III中对收紧银行资本的规定,对欧洲经济造成的冲击为何会比别处更大。

首先,欧元区银行体系庞大,是经济运作的中心所在。其总资产规模是美国银行业的将近四倍,也是区内生产总值的3。5倍。四分之三的债务融资都是由银行提供的,而在美国这一比例只有四分之一。

其次,欧洲银行业的杠杆程度是美国同业的近两倍,而平均来讲核心资本却少得多。

一些提议规定对欧元区银行的影响也有失均衡,他们可能需要筹集比美国同业更多的新资本甚至于更多新鲜流动资金,而和美国相比,更多的欧洲银行都没有上市,无法从股市融资。

另外,尽管在加拿大、澳洲、日本和巴西等国的反对下,G20峰会坚决回绝了全球统徵银行税的想法,但是欧洲仍有可能徵收银行税。

最後,眼下这个节骨眼,欧洲国家政府正准备削减公共债务以控制预算赤字。理论上讲,这可能会要求民间部门加大举债,但新规却又可能抑制民间部门的杠杆活动。

银行业游说团体--国际金融协会(IIF)本月稍早首次尝试衡量银行业新规对整体经济的影响,其认为未来五年新规会令欧元区经济增速每年损耗0.9%。

而在美国和日本,这一数字分别为0.5%和0.4%。

IIF称冲击还可能扩散至东欧,因为在那里,首要融资来源也是银行,并且同样是那些身处新规重压之下的西欧银行。

值得付出代价?

因此欧洲银行非但不把矛头指向引爆危机的赌场资本主义(casino capitalism),反而抱怨新规会破坏传统银行业务、以及欧洲企业运作所依赖的基本信贷。

然而,在指责巴塞尔协议III会令欧洲增长付出更大代价的同时,不要忘了事情的另一面,那就是银行业稳定对欧洲来说甚至更为重要。

在纾困资金以十亿欧元起算之际,欧洲政界人士并没有对监管新规发起反击,透露出人们对于欧洲银行业实际保守程度的疑虑不断升高。

不管怎麽说,即便是最普通的信贷活动也能滋生泡沫--西班牙储蓄银行助燃楼市荣景,奥地利零售银行向新兴欧洲提供瑞郎和欧元低息贷款,都是例证。

"我们在1995到2008年见到的(欧洲)景气扩张,是由债务扩张和资本状况恶化推动的,"Absolute Strategy Research分析师Charles Cara说。

"但把这和难以为继的增长速度相比,说增长速度会被拖慢有点引人误解,"他说。

 

 

Copyright 2010 Thomson Reuters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