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0年06月30日 星期三 16:36 PM

一个多月前,当鸿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首度带领全球媒体参观富士康厂区时,询问一位基层员工在哪个部门工作,该名员工一脸茫然地回答说,"不知道。"

这个答案,令原来已疲于奔命的郭台铭眉头更加深锁。连员工都不知道自己在哪个部门工作。突显了一向标榜效率管理的全球最大消费电子产品代工厂商--鸿海集团在管理上的问题。

身处中国此波罢工潮暴风圈的富士康因员工连续自杀事件一夕间成为全球关注焦点。媒体的镜头转开后,他们最艰难的时刻才要正式开始。

40几万名穿着制服的员工穿梭在厂区内,看似平静;但试想着每栋大楼密布网子、楼梯间有警察站岗、载着中央及地方官员的黑头车频繁进出下,是多么诡异及紧张的气氛。

"到处都是网子,就是天罗地网,担心再出事。"一位在龙华工作的员工描述目前厂区的情况。网络上也流传着富士康布满"爱心网"的照片。

富士康的企业形象遭到前所未有的伤害后,应付外部排山倒海而来的批评声浪之余,更重要的如何将这场危机化为转机。

"首要工作就是不能再发生自杀事件,再来就是要开始分流这个压力锅。"一位不愿具名的富士康客户称。富士康的主要客户包括苹果、惠普等。

从一些省委书记近期密集访问龙华厂区,即可看出富士康正在加速将深圳部分生产线迁往中国其他省份。尽管富士康仍然不愿证实有关迁厂的相关报导,但事实上内部分流生产线的计划已进行一阵子了。

"藉着分流来改善管理的问题。"奇美电子总经理段行健周二在股东会后的记者上说。他认为,除了中国大陆工资上涨的因素之外,要管理深圳龙华厂区30-40万名的年轻员工愈来愈困难。

由于新的生产基地通常最快也要有半年时间才能正式投产,这些迁厂计划更显得刻不容缓。

新华社周二报导,河南省郑州市政府与富士康科技集团已草签协议,将在郑州市建立新工厂,并计划招聘培训10万名员工。

了解情况的业内消息人士周一向路透表示,鸿海旗下的面板厂--奇美电也正在大陆进行新一波布局计划,包括在成都及武汉市新建后段模组厂。同时将位于宁波、南京、佛山三地的工厂进行扩厂计划。

目前富士康科技集团,在深圳共雇有45万名员工,占集团在大陆员工总人数的一半。郭台铭在公开场合多次表示,要管理如此庞大的员工很不容易。

舆论的压力

大陆官方媒体新华、中央电视台一度高调报导富士康员工的跳楼事件,尽管后来媒体要求被封口,但高层官员对事件高度关注。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日前敦促政府及社会"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年轻农民工。"并要切实采取有效措施,推动构建和谐劳资关系。

这些舆论压力已压得这些在大陆的台资企业老板们无法安眠。

郭台铭在媒体面前展现难得的柔软身段,并在股东会上传达出"不如归去"的念头。他说自己身上背负了12个十字架,压力实在很大。

"我们准备要把宿舍还给社会,让政府去接管运作。把企业担负的社会责任,还给当地与中国的政府。"郭台铭说。

富士康已在上个周末宣布与深圳两家物业管理公司,签订宿舍外包管理协议,将深圳地区22万人的员工宿舍交由这两家公司管理。而新建的富士康重庆生产基地,也决定不再设立自建生活区。

而鸿海各个事业群的高阶主管大多已"关在"深圳龙华厂区一个多月。密集的会议一个接一个,几乎没有喘息的机会。

"从出事后,就再也没有回过台湾。"一位富士康的人事部门主管称。

劳资双方的纠葛

中国这波又急又猛的罢工潮,年轻一代的农民工维权运动方兴未艾,劳资双方正试图寻找平衡点,尽管资方显得有些措手不及

日本本田、丰田在中国的汽车零部件供应商也相继出现罢工潮,提出要求加薪与改善福利等诉求。

富士康事件后,在中国的许多外资企业都不敢要求员工加班,尤其是对80、90后的新一代劳动大军。

"现在太敏感了,我们都不好跟代工厂要求太多。"一家国际电脑大厂负责大中华区物流业务的主管称。该公司在重庆有多家台资公司代工生产笔记型电脑,多数都雇用本地员工。

"以前生产线是二班,或三班在run,现在有时候可能只有一班,产能都已经掉下来了。"该上述主管说。

他还建议当地政府提供一些谘询课程,协助员工重新认识工作及生命的意义。

这些国际大厂面对未来产能可能进一步下降的压力,他们正把这个难题抛回给中国政府。

"当初你们给出这么大的承诺,现在看来好像达不成。"这位主管曾向当地的招商局官员抱怨。而这些官员只能以苦笑回应。 

 

 

Copyright 2010 Thomson Reuters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