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2年08月23日 星期四 11:08 AM

由赵宝刚导演的电视剧《北京青年》主要讲述土生土长在北京的四个堂兄弟,何东(李晨饰演)、何西(任重饰演)、何南(贺刚饰演)、何北(杜淳饰演),家庭背景不同,性格志向迥异。这四个北京青年,为了各自的理想努力着,他们将经历爱情考验和生活洗礼。赵宝刚透露,《北京青年》与《奋斗》、《我的青春谁做主》组成“青春三部曲”,演员方面沿用两部剧的班底,强大阵容备受期待。本剧已定于8月16日在北京卫视、天津、浙江、东方、安徽五大卫视全国联合首播。

第1集
大哥何东已经当了5年的公务员,生活千篇一律。在他跟女朋友权筝领证的当天,何东决定不结婚了。他说那么多年来,他过的都是父母安排的日子,这种日子非常压抑和单调,他要重新过一回青春。何东心里是非常纠结的,他想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但是对于权筝,他怕伤害她,因为他对权筝从来没有爱的激情,只是因为父母的撮合才走到现在。为了自己的未来,也为了对权筝负责,何东终于说了实话。权筝问他是不是爱情也要重新来过,何东说他想,权筝伤心,离开了民政局。

第2集
何东跟父母从爷爷家回来,何守一问何东是不是因为他跟郑玉英的消极的婚姻状况影响了何东对婚姻的看法。何守一说自己是因为历史原因才会跟郑玉英走到一块儿,但是婚姻就是忍和熬。何东说自己就是不想忍和熬才不想跟权筝结婚。郑玉英听见何守一跟何东的谈话,又跟何守一大吵起来。何东忍受不了家里的气氛,跟何北何西去了酒吧。这时候何东接到消息,权筝在家服用安眠药自杀。

第3集
何东去医院向权筝求婚,权筝拒绝了何东。她说她不会嫁给一个不爱她的人。何东只能把送权筝的玫瑰花给了何西。丁香来医院看权筝,被何西撞上了。何西把玫瑰花给了丁香。何西说以后一直给丁香送花。丁香说何西敢送她就敢收。何西非常兴奋,他觉得跟丁香太有缘分了

第4集
何西给丁香打电话约吃饭。丁香说她这里不是男友训练营。何西说现在男的普遍活不过女的,但是男的都喜欢找比自己小的女孩来照顾自己。何西说像他那么有奉献精神的男人已经很少了。女孩就应该找比自己小的,然后让男人陪着自己慢慢变老。丁香心动了,同意跟何西吃饭。

第5集
何守三跟相亲对象梁美丽一见倾心。梁美丽跟何守三开门见山,要往下谈必须要有一套房。何守三跟梁美丽吹牛,何南在加拿大拿高薪,并且他马上要给自己买房。梁美丽对何守三立刻印象大好。

第6集
丁香自己去上厕所,让权筝跟帅哥相处。权筝吓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但是帅哥还是把酒钱给付了。当帅哥真要送两人回家的时候,两人落荒而逃哈哈大笑。丁香问权筝,离开何东的生活是不是也很刺激。权筝问丁香是怎样走出失恋的?丁香说她当时也差点自杀。权筝经过一天寻找自我的发泄后,权筝发现到了晚上还是难以入睡。丁香也很无奈。

第7集
何北得知消息,冲到医院,打了唐娇两耳光,训斥她自甘堕落,唐娇嚎啕大哭。丁香拉着权筝离开,让何北跟唐娇在一起。权筝羡慕唐娇跟何北轰轰烈烈的爱情。

第8集
何北从父亲那儿回来,意志非常消沉。唐娇鼓励何北重头再来。唐娇请权筝和丁香吃饭。她说何北酒吧的事情应该是黄了,她感谢权筝的相助。丁香说最近何西不搭理她了,唐娇说这是欲擒故纵的手法,丁香决定坚持到底。丁香也不搭理何西,何西又撑不住了,何东分析丁香的种种表现,得出结论,丁香以前肯定感情受过伤。何南仍旧去不同的公司拉投资,但都以失败告终。他的同学叶坦打电话给他打气。

第9集
何南急了,跟何守三大吵。这时候爷爷回来了,他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他用拐棍打何守三,说他是家贼。何守三说他只想过自己的小日子,这没有错。何南去找梁树人,梁树人说何南付50万才能把拐棍赎回来。兄弟们帮何南设了一个局,把何守三跟梁树人签的合同撕了。何南把钱还给梁树人,他让梁树人签了撤销合同的协议书,只要梁树人仿造拐棍,他就去告梁树人。迫于压力,梁树人只能签署协议书。梁美丽跟何守三分手。何南觉得特别对不起父亲。叶坦离开北京回加拿大。

第10集
权筝跟丁香说现在何东回去上班了,但是他不能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她的心情反而难受了。权筝问丁香,自己的精神是不是出问题了。丁香说对于权筝的一根筋自己完全无能为力。

第11集
兄弟们跟唐娇在路边讨论到底去哪里。经过抽签,大家决定去烟台。因为烟台离北京也不是很远,而且有海。

第12集
大家先在网上找房子住,但是收效甚微。最后还是唐娇通过打听找了一个800块钱的三居,房东一开始以为就唐娇一个人住,后来发现是一堆人,有点不高兴,所以要付一押二。那现金只剩下600块钱,奖励唐娇吃海鲜花了100块,每人只能分到100块钱作为启动经费然后找工作。何东说尽量找日结账的工作,这样来钱快。如果找的是月结账的工作,等签了合同就去何东那里预支生活费。唐娇也想工作。但是经过表决,唐娇留下来当后勤洗衣服,唐娇非常不服。

第13集
兄弟们赶快把女孩救上来,女孩却抱着何西不撒手,把他当成了自己的男朋友,还喊他叫“西西”。大家都以为何西跟女孩认识,何西说他根本不认识女孩。女孩叫任知了,何西发现女孩的神经不是很正常。何西分析任知了是因为失恋自杀,她的男朋友名字里正好带有“西”字,大家都觉得太巧合了。唐娇发现任知了穿的衣服都是名牌,大家推测不是任知了家里有钱就是她男朋友有钱。

第14集
何西跟何北就为什么要把任知了领回来的问题争吵起来,何北推了一下任知了,何西跟何北打起来了。何东跟何南去拉架,没想到四个人都打了起来。唐娇最终做出了让步。何西对何东说了真话,他觉得在丁香面前,自己特别渺小,只有跟任知了在一起,才能感觉到自己的存在。兄弟几个讲和。何东让何西留下做后勤。何南提出要去深圳,何东把银行卡拿出来,让大家自由选择。何南最终决定还是留下来。

第15集
何北从派出所出来心情很不好,他认为是为大家赚钱,大家反把他抛弃了。何东说就是要让何北长长记性,不要老是想着不劳而获。何南交了中介费。等到了翻译公司才发现被中介公司骗了钱。等兄弟们去找中介公司算账的时候,警察已经把这个中介公司查封了。兄弟们很郁闷,刚开始重走青春就遇到了那么多的挫折。

第16集
兄弟几个去酒吧喝酒,何北觉得生存体验太苦了。何东说现在离开父母的束缚,白天干快递,晚上还能跟兄弟们在一起,日子过得挺带劲的。何东跟兄弟们说权筝老跟着他总不是个事,觉得对她有愧。何西想让丁香到烟台来,何东说这事只能智取唐娇给丁香打电话,说何西因为追任知了没有锁门导致屋子里的钱跟银行卡都失窃了,让丁香赶快来救大家。丁香还在迟疑的时候,权筝也帮着唐娇说话,丁香决定 第二天就来烟台。

第17集
出租屋里一片狼藉,大家正准备收拾的时候,房东打电话要来看房。唐娇说大家都不在屋子里,将房东糊弄到 第二天再来看房。何北提议要离开烟台,何南提议去深圳,任知了也要去深圳,说她和何西的家在深圳。何东决定离开烟台去深圳。载着七个人的吉普在路上被警察查出超载。警察问坐在后备箱里的权筝认不认识何东他们,女孩支支吾吾,兄弟几个被带走。警察最终将他们都放了。大家暂时在一个小旅馆里过夜。经过讨论,权筝跟何东坐火车走,其他人坐车。

第18集
兄弟几个因为之前在叶舟面前议论叶坦,在饭桌上他们都觉得不好意思,不怎么敢吃东西。叶舟察觉后就离开了,让年轻人自己玩。吃完饭后,何南送叶坦回家。叶坦试探何南,何南还是说要先立业后成家,叶坦问何南就算遇到更好的也不谈恋爱吗。何南违心地说还没有遇到,叶坦觉得很失落何南回去后警告兄弟们以后不许再胡说八道了。任知了睡觉前让何西给她唱《小酒窝》,何西只能唱,没想到大家都在门口偷听。何西唱歌的时候,突然吻了一下任知了,何西又想起了丁香,觉得自己不是人。权筝跟何东说,如果当时她没有走出失恋的阴影,她就是另一个任知了,何东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

第19集
何北跟唐娇高楼屋顶俯瞰城市。何北怒气未消。唐娇劝何北,大家说的不都是错,有理想是好事,但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何北想去蹦迪,但是银行卡还在何东那里。唐娇出钱,两人去夜店嗨。何东给他们打电话,他们也不接。

第20集
叶舟跟何东讲起能力的问题,因为何东觉得自己这代人是普遍缺乏能力的。叶舟说能力并不仅限于体力劳动,何东一直在干自己不擅长的工作,所以一直干不好。文化和能力是不冲突的分.享者电视,将能力跟所学的知识和文化相结合,就是智慧。人的成功,主要是靠智慧。何东听了叶舟的话若有所思。

第21集
何北把喝醉的权筝背回小院。何东在众人的逼问下,跟何西跟何北说了叶坦的事情。何西又跟何北说了,但是大家都不跟何南说。 第二天一早,权筝跟任知了就在院子里跳“白毛女”,然后她宣布以后再也不给大家干家务了,谁爱干谁干。唐娇去找叶坦,跟她说她的举动伤害了大家,叶坦很委屈。何南因拐棍的事情再次受阻,心里很难受,他找叶坦倾诉,叶坦告诉他她喜欢何东,何南受到了打击。

第22集
何守一给何东打电话,说是郑玉英病了,何东准备回北京。何东把装修队托付给了老常。何东回家以后,郑玉英非常激动,她说自己得了骨癌活不长了,但是她又不愿意去医院看病。何东给何西打电话,何西说早发现早治疗。权筝追着何东也回了北京。权筝安慰郑玉英,说她跟何东和好了郑玉英很高兴。何东很感激权筝,他让权筝最好能劝郑玉英去医院。权筝不敢回家,远远看着辛晓燕给她打电话,母女俩在电话里都泣不成声。丁香说权筝不可理喻,权筝突然想起来,丁主任是骨科专家。权筝又缠着丁香,让丁主任给郑玉英看病。

第23集
权筝跟何东一起劝郑玉英去医院,郑玉英借口腿疼不肯动弹。权筝推进来一把轮椅,她说她推郑玉英去医院。郑玉英没有办法只能去医院。在医院郑玉英把众人支走,跟丁主任说了实情,她请丁主任帮她保守秘密。何东跟权筝觉得不对,请丁主任吃饭。丁主任把实情告诉了何东。丁主任问起何西的事情。何东说何西特别爱丁香,但是丁香总是冷冰冰的。丁主任说丁香以前受过情伤,但她对何西是有感情的。丁主任说他想办法让丁香去深圳。何东和权筝做了一桌子菜,跟郑玉英摊牌,他们准备回深圳了。何东跟郑玉英谈了自己的变化,郑玉英只能含泪让何东回深圳。
第24集
丁香在小院里晒被褥,何西把自己的被褥给了丁香。丁香挺感动的,何西睡着光床板很幸福。

第25集
兄弟们来到一个停业酒吧里面。权筝从楼上走下来,权筝宣布她将要买下这个酒吧。权筝想借开酒吧的机会把大家聚在一起。何北即将当上酒吧经理,高兴的不行。何东对权筝先斩后奏的做法很不满意,权筝说她要不要何东干活还两说呢,让他不要瞎操心。陈伟杰找到何南,他说他将去跟鹏源谈判,因为何南没有经验,会被鹏源压价的。叶坦跟何东说何南否认他曾经表白过,何东把何南表白的录音放给叶坦听。何南还是坚持先创业再谈恋爱的原则。

第26集
王越就纸条事件去小院向大家道歉。何东让王越不要太担心,何北就是喜欢跟女孩搭讪,他们俩吵完就很快就和好。王越走了以后,权筝问何东喜欢什么样的女孩,两人说来说去,何东还是喜欢改变后权筝那样的。唐娇夜不归宿,何北很伤心,他要等唐娇回来。唐娇终于回来了,也不搭理何北。权筝去劝唐娇,唐娇说她要跟何北暂时分手,她要改变自己,重新奋斗,否则总有一天何北会把她甩了的。唐娇搬出了小院,去找王越,何北非常伤心。

第27集
陈伟杰带着鹏源的人事经理彭兴东,跟何南签署了拐棍授权书等。何南终于创业成功,他请大家去郊外野营。大家让何南向叶坦表白,没想到何南摔了一跤,咬着了舌头,表白也没有成功。

第28集
何东跟权筝和解。何西去医院看任知了,被萧霖阻拦。沈昌到酒吧找丁香,被权筝跟何东挡回去,沈昌说他会天天来的。丁香又开始纠结。

第29集
王越说何东他们虽然离开了家长,但是何东却成了大家长,去左右了别人的青春。何东说自己是为了他们好,王越说,他的父母也是这么想的。王越说何东必须要再次出走,才能找到自己。何东很激动。何南回到小院,叶坦骂他是懦夫,何南终于说出我爱你。两人抱在一起。

第30集
何东醒过来的时候,在森林里迷路了。他在树上刻记号,但是一会儿他又会走到了原地。他的食物只够一天了。晚上的时候,林子里有狼叫,何东吓的爬到了树上。何东在森林转了几天,粮食早就没有了,何东想吃皮带,又咬不动何东饿的出现幻觉。等何东醒过来的时候,王越已经救了他了。王越说她是故意让何东体验一下生死的。何东说他要死的时候,才想到有太多的人生遗憾,活着的感觉真好。王越说她一直在追求幸福感。幸福感的确需要一定的物质基础,她边旅行边工作。她在旅行中开阔心胸跟眼界,回去工作时,心态就变了。

第31集
何东带着大家来到了云南,权筝还在为贱卖酒吧的事情耿耿于怀。权筝说她明明不爱何东了,为什么还要跟着他来丽江,何东也无奈。何东让大家自由活动,丁香拉上任知了和权筝一起出去玩。任知了带着丁香和权筝来到一个甜品店,任知了在甜品店回忆起她跟前男友的事情。任知了又陷入失恋的痛苦中,一个人站在湖边,何西把她拉了回来,任知了向何西表白。任知了觉得丁香喜欢何西,何西否认。何西坚持要把真相告诉任知了,但被丁香阻止。

第32集
权筝买了一堆护肤品准备徒步旅行的时候用。权筝问何东,王越是不是喜欢他,何东说权筝吃醋了,权筝否认。

第33集
高军把剩下的最后的巧克力给了权筝,并且承诺不会扔下权筝不管,权筝的眼神都变了。何东把高军拉到一边,警告他不要演过了头。高军说他是真的爱上权筝了,何东一时没反应过来。何北、唐娇、叶坦和何南开始用手机录遗言。他们都检讨了他们的错误给家人祈福。权筝说反正要死了,轰轰烈烈爱一回,她冲上去抱住高军。何东跟高军打了起来。权筝发现了何东的包里都是吃的。何东的计划暴露了。大家气的把何东绑在柱子上。何东说他就是在经历了一次生死以后,突然想明白为什么以前一直过的不痛快,就是因为心态不成熟。他跟王越设计了这个生死局,就是想让大家体验生死,感受人生。

第34集
何守四把自己的80万积蓄都给了何北,让他干自己喜欢干的事情。何守四说他想把工厂关了,何北说他有办法帮助父亲。何南把叶坦带回家,何守三高兴坏了。何西把丁香也带回了家,何守二看着丁香都傻了。何西问丁香什么时候结婚,丁香说她恋爱还没谈够呢。

第35集
第二天何东跟权筝跑步,权筝让何东不要太挑了,赶紧找一个得了。何东试探权筝,能不能两个一起过,权筝说她身边已经有人了。

第36集大结局
三兄弟去找权筝,碰到了高军,原来农场就是高军的。兄弟们让高军不要打权筝的主意。但是权筝拉着高军,让兄弟们回去告诉何东,高军是她男朋友。兄弟们回去劝何东放手吧,高军比何东哪都强,何东郁闷的不行。何东回到家又收到了权筝的快递,里面有张字条让何东自己去求婚。何东才知道他被兄弟们耍了。何东拿着玫瑰花去农场求婚,但是权筝没有答应。原来权筝嫌形式太简单了。兄弟们又出一主意。权筝来到宴会厅,里面没有人,只有墓碑蛋糕上面写着“生死相依,白头偕老”。何东双腿跪地向权筝求婚,权筝终于答应了。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