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中文网实习研究员 付珊 | 2013年03月04日 星期一 07:00 AM

2月初,美籍华裔企业家傅苹因自传《弯而不折》内许多内容被质疑不真实,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在自传中,傅苹讲述了自己少年失学、儿童劳改、校园轮奸、四马分尸、黑头套抓捕、政治迫害等诸多故事。其中,关于她自己10岁遭一群男青年轮奸的事情着实吸引人注意。

但不仅诸多读者在分析当时情形后认为傅苹的"回忆"漏洞百出,打假卫士方舟子也站出来撰文表示质疑。

"10岁遭轮奸"引争论

《福布斯》杂志曾刊登文章《从劳改犯到高科技企业家:傅苹的人生路》,里面记述了傅苹这段惨痛的经历。文章写道:一群男孩追赶她,把她打昏,强奸了她。她并没有受到开导和安慰,她的同伴反而开始造谣,把她叫做"破鞋"。

傅苹说,"有好多天,我都想到,死了比活着更容易。但是我还有妹妹。我不知道,如果我丢掉了性命,或者粗心大意,别人一时疏忽,我的妹妹会出什么事。正是责任感支持我活了下来。"

一位网友读完此书后根据自己过去文革期间的经历写下长篇评论文章。"作为一个中国人,我经历过那个时代。我和她有着类似的家庭,教育背景,我们都在童年经历了文化大革命的磨难。我认为她大多数(如果不是全部的)在中国的经历是伪造的、想象的,过度夸大和故意误导。"

对于傅苹10岁遭强奸一事,他也表示了自己的看法。"红卫兵是"革命者",不是街头混混或者强奸犯,他们也许会打人迫害别人,但是他们不强奸。在媒体采访里,她说她10岁的时候被一群年轻的红卫兵轮奸(在书里她说被一群十几岁的男孩在大学校园里光天化日之下轮奸),因为她试图去救她的小妹妹,这简直无法想像。如此有违于中国的性文化,中国人的思维方式,特别是不符合红卫兵的思维和行为方式。"

曾在文化大革命时期当过红卫兵的RAE对傅苹的悲惨经历也表示难以置信。"在1966年,我是一名红卫兵,住在北京。我必须说我没有听到过任何关于红卫兵轮奸的事件。那个年代里,'性'被看做肮脏和危险的东西。强奸罪甚至可以处以死刑。"

在她看来,那个时代人们过着严格禁欲的生活。"高中时期,要是女红卫兵和男红卫兵住在同一间教室里,什么也不会发生。"

然而哈佛大学教授Martin K. Whyte却认为在那个"禁欲"气氛浓厚的时代,10岁小女孩遭轮奸的可能性并不是没有。他回忆了美国作家Fox Butterfield的Alice in the Bitter Sea书中描写的文革时期见闻:"当他抵达中国,年轻男人在公交上暗中摸身边的女人,还有其他性骚扰的方式都令他感到不安。"

在他看来,文革时期人们人们对性的敏感可能会造成相反的效果。

红卫兵犯下这个事情的可能性不大

上海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金大陆在接受IBTimes中文网采访时表示,如果傅苹10岁遭轮奸一事为真,那么社会上的"流氓阿飞"作案可能性较大。

金大陆认为,这件事情要结合当时的年代和背景来分析,"城市很关键,阶段很关键"。

傅苹1958年出生于南京,1968年南京的红卫兵还处于"前红卫兵时期"。据金大陆介绍,1968年南京的红卫兵处于一个复杂的状况,这个时候主要由青少年群体构成。在这些青少年中,红卫兵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闹革命的青年。这一类红卫兵里有各种类型,有的造反闹革命,有的干其他事;还有一类称作"逍遥派",就是离开学校回家。在这些人中,有的老实在家织毛衣、学习,有的则成为小混混。

金大陆说:"红卫兵的概念是变化的。在1968年到1878年的'后红卫兵'时期,社会上呈现出两极分化。当时红卫兵已经离开学校,进入社会,但大部分的红卫兵在这方面还是很安分守己的;另一极端就是社会上的小混混,打群架,男孩子玩女孩子。"

在文革时期,人们对于"性"的态度是一种矛盾的状态。金大陆认为,这个社会在两极上游走;一方面整个社会对性是打压严控的,革命把情爱性爱看做邪恶的东西。但反过来,越是这样的笼罩排斥,越是河底下的暗涌。文革时期,人们越往纯洁方向靠拢,压强越大,反过来,反弹也就越大。

金大陆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时也谈及了这个问题。"1966年,红卫兵动不动就剪掉一些人的头发、衣服,当时都认为是纯洁、赤诚的行为。可是半年不到,流氓阿飞就上街了。各种服装、发型都出来了。还有北京叫拍婆子,上海叫搓拉三,这个已经是非常非常泛滥了。这个是一种扭曲的反弹,是对性压抑的强烈的放大。"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