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3年04月03日 星期三 04:02 AM

香港大公网昨日刊发报道称,从5月1日起,使用了9年之久的"2004"式军车牌照将结束自己的历史使命。空军公开的一幅新车牌,拉开了中国军队换发新式军车牌照的序幕。 这不是简单的更新换代,背后体现出的含义是中国军车治理模式的深刻转变。

报道认为,2004式军车牌照的这9年,是中国舆论生态迅猛变化的9年。正如空军后勤部军事交通运输部部长向阳所说,互联网的全面普及,人人都是麦克风的时代到来了,而"军车特权"和相关的争论,声音也越来越大,军车管理的一举一动都已经摆在几亿网民和监管们的桌前。

近年来,一系列真假军车被卷入舆论漩涡,让很多网民对军车形成恶劣观感。指责的声音,无一例外都会指出美国、英国等国外军车管理的严格,来印证强化军车管理甚至取消军车特权的结论。

事实是,中国军车治理是一个比想象中更复杂的故事,而这个春天,也许是这场硬仗中艰难,但是坚决的一步。

放眼国际,美军军车在本国,不仅没有特权,甚至是一个苦差。军车必须严格遵守交通法规,而且只能用于公务用途,哪怕只是顺路停下来买一杯咖啡,也会被认为公器私用,而被处以一个月停薪停职的处罚。不过美国军人在海外用车则随便得多,甚至"劣迹斑斑",比如日本冲绳就流传一个说法,"美军士兵交通肇事"是当地三大公害之一。英国的军事院校甚至都没有公车,集体出行靠"租车"解决。当然也有恶劣的例子,比如俄罗斯,其在道路上划定的"特殊车道"是只允许特权车辆通行的,早已臭名昭着。

报道还认为,对中国而言,军车治理有着更纠结的历史和现实的困扰。

第一是历史。与其他国家职业化的军队不同,历史原因,解放军在中国担负着超出单纯军事领域的任务。从历史上那些军种名字就可窥一斑--铁道兵、水电部队、黄金部队......直到今天,军队仍然担负着一些公共事业的责任,这种痕迹在边疆等地区更加严重。

另一个历史性的困扰是中国城市化的大发展。军事基地选址原来是在荒野的,转眼就已经被繁华的城市包围,这增加了军车与民众纠纷的可能。这一系列时代性的问题,使得我们无法象美国英国这些成熟的发达国家一样,立刻"轻装上阵"解决军车与民用车辆资源分配的问题。

第二是现状。过去这些年来民众怨声载道的"三公"问题,在军车上的反映就是,勤务用车压力巨大,接待任务繁重,军队公务车需求越来越大。但随着去年到今年中央加强作风建设,严控三公消费,这一问题的压力正在减轻,只要八项规定、十项规定能够坚决执行下去,这方面的压力将成为历史。

第三是文化。深入人心的特权思想,仿佛一颗中国社会的毒瘤,达官显贵,各类成功人士似乎对豪车并不知足,相反觉得有一枚"军车牌照"才能真正体现自己的身份,这种巨大而强力的需求,让一些军车牌照流入社会,也催生了假军牌的热潮。

以上三点,其实分别对应了正常训练用车、勤务用车和其他军车牌照三类不同军车牌的治理困境,但今天的技术条件和舆论环境,还有中央的治理决心,都使得解决军车管理这个老大难问题,正在迎来历史性关口。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