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3年04月03日 星期三 05:12 AM

据中国证券报消息 3月末的温州,春寒料峭。46岁的张福林走下飞机,倒吸了一口冷气。3月31日夜晚,出逃两个多月的他,被温州警方逮捕。他曾担任温州市担保协会副会长、龙湾区担保协会会长、温州民诚融资担保有限公司董事长等职,但因涉嫌非法吸收存款罪而"出事"。

温州民间金融危机的后遗症依然存在,张福林出逃被抓,并非个案。今年前3个月,温州警方已抓获涉及金融领域违法、恶意欠薪违法两类犯罪嫌疑人"老赖"近40人。

温州人将专做民间借贷的人为"老高",几经辗转找到了一位"老高",身边的人都叫他阿强,他看起来心事很重,去年三千多万的资金卷进去之后,他甚至几次想跳楼。

而两年前,他是另外一种生活状态。和大多数"老高"一样,坐在茶馆内谈业务。"赚钱快,人轻松,不费精力,躺着就可以挣钱。"阿强说,早些年的"老高"们大多动用的是自己、朋友的自有资金,后来因为银根收紧,很多中小型企业很难再从银行借钱,民间借贷需求越来越旺盛。"老高"的自有资金不能满足增多的资金需求方,于是开始用固定资产抵押、人脉关系等,从银行、担保公司、典当行等机构套取现金,然后加收利息再转借出去。

"老高"们纷纷迷上了"钱生钱"的生意。不占地不占房,工作不需大厂房,无噪音无污染,促进经济大发展。"老高"们把生意都做到了上海,甚至全国。

"之前一个电话,50万、100万瞬间到账,连字据都不签。"阿强说,后来"断贷"风险大规模爆发,多数"老高"资金血本无归,阿强的资金也不例外。目前他四处躲债,陌生电话都不敢接。

温州"老高"躲债的方法很多,有的自砸爱车,造假案在看守所过年;有的为躲债而离婚保全房产;有的跑到浴场躲债。而阿强却是躲在出租屋内。

全城放贷的后遗症仍然存在。目前,温州银行业不良贷款率3.79%,个别股份制银行不良率突破10%,担保公司的融资性担保业务基本中断,担保公司数量减少一半。

温州日丰打火机有限公司董事长黄发静认为,社会集体出现"脱实就虚,以钱炒钱,更能赚钱"的虚幻财富心态。如今温州的社会诚信体系丧失,高利贷几乎全军覆灭。目前温州高利贷几乎无人问津,放贷人普遍感觉资金不安全。

尽管是政府部门设立了民间借贷服务中心,但今年1月借贷平均成功率仅为31.59%,1月登记成交平均年利率为17.40%。

2013年3月下旬,温州出台《民间融资管理条例(草案)》拟设定借款期限在1个月以上的民间借贷,合理年利率应不超过48%,超过48%则不受保护,并按高利贷予以行政处罚。但借款期限在1个月以下的,则可超过48%。温州当地企业主表示,尽管年利率可达48%,但目前温州的民间借贷已经没有流动性。

"就是亲兄弟现在也不敢借钱,更不敢担保。"黄发静说,目前温州民间资金,宁可存进银行,也不愿意再把资金借出来。截至2月底,温州的本外币各项存款余额超过7700亿元,同比增长了7.8%。按照温州常住人口统计,人均储蓄额超过5.3万元。

温州"金改"已经一年,当地中小企业依然如履薄冰。温州市郊外的一家服装工厂,处于半生产状态,"今年订单比去年还少,降幅约50%,员工的工资涨幅在30%,即便这样,也招不到员工,目前企业微利运行,维持不倒闭的状态。"该公司负责人称。连附近的出租车司机也大叹生意差了很多,月收入少了1000多元。

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表示,目前,温州七成以上的中小企业毛利平均只有1%到3%,利润薄如刀片。多位企业主认为,今年贷款难度比往年更难,银行对温州的中小企业只收不贷。银行虽然每天都声称有新增贷款,但在温州,今年新增贷款却少得可怜,由于后遗症尚存,不良贷款余额每天都在增加,从产生风险地区抽贷、压贷成为银行唯一能做的事情。

"由于民间金融危机,温州从事实业的中小企业完全摆脱负面影响还需要3至5年时间,而恢复元气,达到鼎盛时期,至少还需要10年。"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官员称。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