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中文网见习研究员 田娟 综合报道 | 2013年04月03日 星期三 10:26 AM

3月12日,原联通时科总经理翟一兵宣布出任神州泰岳CEO一职,翟一兵去年离开联通,在他之前,业务创新部总经理杨可可也辞任。继他们之后,近期,联通又有两位高管相继辞职,分别是研究院副院长童晓渝和电子渠道部副总经理林剑锋。

据传,出任神州泰岳CEO一职的翟一兵年薪高达三百万,而他此前任职的联通时科,只是一个年销售额上亿的小公司,经营传统的增值业务,发展前景不明,这样状态下他的薪酬可想而知。曾为中移动元老的翟一兵自然不会甘心这样的状况。

2008年,联通与网通重组,曾任联通增值业务部总经理童晓渝从计划部被"挤"到研究院任副院长,成为五位副院长之一,令他萌生去意。

87年北邮毕业的林剑锋被誉为联通少帅,曾参与中国第一个商用无线网络建设,四十出头就出任广州联通总经理,风头一时无二。而合并后,林少锋只是担任了电子渠道部副总经理,淡出核心岗位。在辞职信上,林少锋称要"游学",令人震惊,也有许多人以为是笑谈。

唯一特殊的是杨可可,据内部人士透露,原本他受到重用,担任产品创新部总经理,但由于一些工作方式问题,无法继续胜任。目前,杨可可在某家云计算公司任职,一位地方公司老总透露,有虚拟运营商发出年薪200万的邀约。

运营商人才流动近年来屡见不鲜,但像联通这样屡屡流失高管不多见,这些高管几乎都是一毕业就在运营商工作,拥有深厚的行业、技术和管理背景,可以说是通信业的活化石。他们的离开,有联通自身的原因,也反映出整个通信业无奈的"被冲击"。

大变局即将到来之时,还有多少运营商管理者继续做"温水里的青蛙",又有多少人在筹划一个新的未来?在人才几乎是决胜优势的高科技行业,出现这种明显的人才外流后,运营商又该怎么办?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