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3年04月06日 星期六 20:57 PM

著有《华为的世界》《狼战》等经典著作的IT老兵冀勇庆今天又给我们带来了新东西。今日他发表专栏文章,用一幅鱼骨图分析华为目前面临的11大问题。据说,他最近也是受了《中兴面临的13个主要问题的鱼骨图》的一点启发,作为一个前华为人写出这篇文章的。

 

短期问题

冀勇庆分析了华为从2010年巅峰其247亿元净利润滑落到2012年开始出现亏损谣言的原因,指出目前华为主要有国家安全限制、禁运调查、企业业务摊子太大这三个短期问题。
2011年华为在科威特收购Its的BSS业务后,开始进入主权国家宽带投资领域,在接连斩获卡塔尔和新西兰两个国家的宽带业务之后,华为开始自我膨胀,但是自2012年3月起,华为在澳大利亚、美国、加拿大、英国甚至东南亚国家开始遭受禁令或者调查。这些国家以国家宽带项目设计国家安全核心为由,力图阻止华为染指其中。而鱼骨前端中的禁运问题,除了伊朗的禁运调查这一宗之外,也有涉及美国与古巴之间的政治关系,十分棘手。最后一个短期问题企业业务则是2010年华为创造净利润记录时埋下的伏笔,其时,华为意气风发投入企业业务,意图以华为庞大的人力资源优势在这个市场站稳脚跟。但正如任正非所言:"我们过去的成功,可能会成为未来的失败之母"。企业业务给华为带来巨大收入的同时,也奠定了这一部门将因为庞大的人员冗余陷入亏损的序幕。对于华为来说,在企业业务上继续进攻还是就此收兵,是个难题。

华为面临的中期问题主要与全球经济形势、竞争对手以及公司业务架构有关

首先是宏观环境与汇率变动。冀勇庆分析了当前仅有的两家盈利设备制造商爱立信和华为,指出刨除掉出售索爱股份的得利,目前爱立信的利润率不到3%,华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这都是宏观经济因素造成。其次,全球的去杠杆化问题造成了华为自身融资成本上升以及客户融资门槛提高,随着准政策性银行对客户融资的支持的减弱,华为的市场签单将直接受到影响。再次,华为的竞争对手思科在这一次美国调查华为幕后扮演了一个重要角色,虽然华为一直把思科作为假想敌,但是两方在持有现金和技术专利上的悬殊差距注定了这种对抗只是堂吉诃德与风车之战。此外,华为的各项业务都作为管道输出,但没有形成合力,这种四面出击的模式将以人困马乏的方式收场。最后,作为一家全球唯一的在有线和无线业务上都具有雄厚实力的厂家,华为也可能因此遭受败绩。目前比华为体量大的这些巨头,不论是思科、微软还是Intel都不能在企业市场和消费市场同时取得巨大成功,华为可以做到么?

长期问题则是华为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第一,电信运营领域因为其封闭性,有一个形象的说法是"Walled Garden"。目前微博和微信这两把利剑,已经将墙壁捅穿。运营商的日子不好过,作为依附于运营商的设备制造商又怎么会有肉吃?第二,华为接班人选势必涉及孟晚舟与现任高管之间的权力调整。但这关键的过渡阶段,各方利益博弈,内部权力斗争,却足以颠覆华为这艘巨轮,这是华为的长期风险之一。第三,"剑南春罢工事件"已经开始影响到员工内部持股的华为。冀勇庆认为到华为的员工内部持股比例比剑南春高太多,除了上市,没有别的途径可以摆脱这一阴影。

正如冀勇庆在总结中表示:"华为面临的11个主要问题中,有6个是外部问题,5个内部问题,这表明目前通信设备商,尤其是中国的通信设备商面临的严峻的行业形势。而5个内部问题中,从短期到中期,再到长期问题,一个比一个难以解决,这也注定了华为的脚步,越走越沉重。"这些鱼骨究竟会不会卡住华为的喉咙?华为只有迅速调整策略,应对目前的挑战。

文章来自雷锋网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