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3年04月06日 星期六 20:59 PM

编者注:与癌症顽战多年的美国传奇影评人Roger Ebert在这周四去世了。芝加哥太阳报的Ebert无疑是美国最具影响力、最受大众爱戴的影评人,也是第一位获得过普利策奖(The Pulitzer Prize)的影评人。因为癌症而在几年前失声的Ebert为了能够继续与读者们沟通,在晚年成为了一位Twitter和博客等数字媒体的忠实用户和支持者。1942年出生的Ebert绝对算不上是互联网时代的人,但是具有雄厚人文知识底蕴的他对互联网也有一些很独特的见解。《所有寂寞的人》是他在2010年写的一篇关于互联网和人性的博客,博客标题是披头士乐队名曲《Eleanor Rigby》中的一句歌词。

互联网对于寂寞的人有一种自然的吸引力。它总是在那里,耐心等待着,可以接受任何情绪。但是有时候互联网会让我想起一种人,这种人会令你失去独自一人的宁静,但是也不能给予你拥有伴侣的快乐。

寂寞的人渴望什么?伴侣。爱情。认可。娱乐。友谊。转移。鼓励。变化。反馈。有人曾经说过我们结婚的唯一原因是人性中需要别人见证的渴求。这些都是可能的,但是毫无疑问,所有寂寞的人都渴望不寂寞,或者至少不觉得寂寞。

你们在互联网的缝隙之中。我能感觉到你们。我认识你们中的一些。我在这个博客上读过 7 万多条评论,这都是你们写的。我知道两位读者,如果可能的话,他们希望永远不出门。我也认识一些因为疾病或者其它原因不能很容易离开家的读者。我不认识有旷野恐怖症的人,但是你们之中应该也有。尽管你们恐惧出去,这并不意味你们在家里就是快乐的。

在一个博客上,人们会忏悔和坦白。有些人不用他们的名字,但是在互联网上,一个名字又能代表什么?他们会给我写评论,他们会互相写评论,会给我其它博客的链接,我会去读。他们感觉自身是滞留和困惑的原因。有些人找不到喜欢的情侣,有些人失去了伟大的爱情并觉得不能再次找回,有些人说他们有很多性伴侣但仍然感到空虚,也有人害怕永远不会有人会对他们感兴趣。

读这些评论,看这些博客,我有时觉得自己像是 Miss Lonelyhearts。Miss Lonelyhearts 是一本小说里的主人公,他的工作是通过一个笔名来给一家报纸写恋爱方面的专栏。每天他都会收到读者的来信,需要帮助的读者,但是他没有什么能帮得上的。他觉得只有上帝才能够做他的工作,他对自己生活中的寂寞和痛苦都无可奈何。

我并不是说我已经超越了这些。我完全没有超越,读这些评论就像窃听一个共享电话线上的对话。这些评论说什么事情的都有:政治、文学、电影、艺术、健康、宗教、宇宙。绝大多数的评论是很不错的,有很多评论的文笔很漂亮,有人说这里有网络上最好的评论。

但是你们为什么要写它?你们没有别的事情做吗?每天,互联网上会有无数多的评论、短信和互动。无数多的。而每天,我也会坐在这里,但我的意念会在互联网上。很久以前,人们可能会坐在一个地方什么都不干,像我昨天在动物园里看到的动物一样,但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我们想要看新闻,我们想聊天,想八卦,我们想用一万种方式宣示"我存在"。因为现在我们有了互联网,我们有了一种很容易做到这一点的方式。

我小的时候,每天送信人会来一次。现在我们分分秒秒都会收到邮件。我以前觉得在互联网上寻找爱情的人是荒谬的,但是现在我认识到所有人与人的关系都是虚拟的,即使它是面对面的。无论我们用的是键盘还是我们的身体,它终归都是两颗心从寂寞中发出的呐喊。

爱情的生理原因可能是为了繁衍下一代。但是为什么自然也会有同性的恋爱?为什么有些人不想要孩子但也还是会结婚?两个人可以共同创造的不仅仅是婴儿。他们可以创造一个安全的两人世界。他们可以创造一个肯定他们价值观的现实。他们可以为自己的信念而坚持。他们可以找到一个一起笑的人,一个可以倾诉的人,一个可以紧抱他们的人。但互联网的一个危险是,我们开始觉得即使没有另外一个人在面前,我们也可以达到这些需求的满足。

我现在指的是那些有选择的人。有些读者是没有选择的。一位读者给我写了一些很棒的评论,但是后来我得知她几乎全身瘫痪。我经常会想起她。其他人也有其它的问题。你们知道我的问题(指癌症等问题),但是也没办法,还是要继续做你能做的,在这种情况下,互联网是天赐的工具。

但是你们绝大多数是没有这些健康问题的,你们的寂寞是因为多种心理、社会和处境性原因的组合。我不知道你们的具体情况,所以也不能帮你们解释。我也没有什么建议。说实话,我长大时从来没有感觉到特别寂寞。我是一个独生子女,我父母的婚姻很稳定、美满。校车每天 3 点送我回家,我的父母 5 点后才会回来,但我很珍惜那两个独自一人的小时。我小时候好奇心很强,所以总有事干。如果我在那时向往些什么,它一定是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比如听收音机时,我会向往老科德角和蒙娜丽莎。

我一直也没有明白我为什么会有这种又苦又甜的自恋。我喜欢漫步在陌生城市孤独的街道里,找一家咖啡馆,谁也不认识我,喝我的咖啡,读我的报纸。有很多年,我酗酒成瘾,我会觉得要生病、绝望,但是我没有觉得寂寞,一杯酒总会让我心情很好。大夫告诉我,"那瓶酒变成了你唯一可以信赖的东西。"但是感谢上帝,我后来把酒戒掉了。

我和 Chaz 结婚已经快二十年了,一直很幸福,在这之前,我的生活中也有其他对我很好的女性。但是我从来没有因为寂寞而去和别人恋爱过。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自足的单位,但是几星期前,我的看法改变了。Chaz 病倒了,需要做紧急手术。有两个晚上,我自己在家,而她在医院,就像之前有几个月是我在医院,而她自己在家。夜深时,我开始联想如果 Chaz 的病情发生恶变等等,那我将会是无比的寂寞和悲伤。在那一刻,我终于明白了寂寞是什么。或许我以前不知道什么是寂寞是因为我没有太多可失去的,而我们只有在失去的时候才会知道一些东西是什么。

文章来自36氪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