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3年04月07日 星期日 02:43 AM

《我是歌手》作为目前荧屏前最火爆的节目,开播以来已听过无数的网友用“震撼”一词来形容。确实,作为一个纯音乐类的竞演类节目,其中确实很多可圈可点之处,尊重歌手,尊重音乐,让很多真正热爱音乐的人在这里找到安息之地;而每位歌手的用心演绎和诠释音乐,将这一节目不断地提升品质。

这里有一位音乐爱好者对这些真正用心的歌手的逐一点评,从他的点评中,你我可以找到一种共鸣。

作者:人若梅

这些年来不怎么看娱乐节目了,但是《我是歌手》却每一期都坚持看完了,某几期还不断重播,第二遍,第三遍。
但是从未有一期像复活赛那么震撼我,听完第一轮之后,我问自己,如果我在现场,我将票投给谁?是黄贯中的精神与力量,尚雯婕的执着与绽放,陈明的优雅与细腻,杨宗纬的空灵与抒情,还是沙宝亮的放松与高亢?
我难以抉择,不同的曲风,不同的表演,每一位都那么用心,每一位都那么精彩,我能投给谁?假如我真的在现场,我或许宁愿选择弃权(假如可以弃权的话)。
于是想写一些东西,关于看了这么多期的《我是歌手》的节目的一些感想,更重要的是对这些用心唱歌的歌者们,来一次心灵的接触,他们都很棒。
所以我的口号是:不黑不粉,用心听歌,尊重歌者,尊重舞台。真正喜欢音乐的人,应该不会太纠结于结果,顶多是有些遗憾,因为你无法再欣赏那些离开的歌手的表演,但是为此去谩骂留下的人,去攻击留下的人,其实很没有必要,也无法体现自己对音乐的热爱与对自己喜欢的人的尊重。
我并不是什么专业的音乐人,仅仅喜欢在KTV飚几首歌,幸而天生嗓音条件还将就,于是几乎每个年龄段的歌都会那么几首,而台上这些歌者的歌都会那么几首,当他们齐齐站到舞台上,抛却胜负来唱歌的时候,我感动了。
非专业人士,所以听歌,我只用我的心去听,谁打动了我,我便认为谁是好的。

优雅绽放的玫瑰——陈明

陈明昨晚的表现给我太深刻的印象,因此第一个决定提起笔来写她。

记得当年似乎有“北那英、南陈明”的评说,两人同为大陆一姐,都有着不凡的唱功,然而或许是大陆的不善包装,总之她们无法如港台音乐一样深击人心,那会年幼的我曾对陈明评价:长得太土,难怪不红。

然而这次在我是歌手只看到她,感觉她像一支优雅的玫瑰,彻底绽放开了,那样的明丽动人,那样的无可跳入。当《等你爱我》的旋律从她口中唱出时,心灵深处似乎震动了一下,脑海中迅速回放《当爱情进行到底》当年青涩的镜头以及续拍的电影镜头。有时候听这些歌,已懒得去计较技巧,重要的,是原唱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时,勾起的那股深入骨髓的回忆。

都说时光是把刀,但它却没有磨掉陈明的美丽,我们看到的陈明,是在时光中剥去了岁月的青涩与稚嫩的歌者,《寂寞让我如此美丽》,正如现场一位音乐人点评的那样,那就像一个电影画面,每一个细节都如此完美,她优雅的身段,她细腻的唱腔,她完全融入的表情与肢体语言,加上身旁那白色的钢琴,一切美轮美奂。这时候音乐不是用听,而是用欣赏了,眼睛,耳朵,全部调动起来,融入进去,彷佛看到张爱玲笔下的女子,在留声机旁安静思索的模样。

陈明的歌声或许不够大气,不够震撼,不够冲击人的听觉器官,但是绝对够优雅,她对歌词那种细到每一个字的品味与理解,不是一般年轻的80后或者90后歌手能达到的。有一种音乐,是用来细细聆听的,它适合你在一个或是空气氤氲的午后,或是春雨飘零中,或是尘界喧嚣结束的午夜,安静于静静垂下的帘后,一人独自聆听,独自品味,一定不要外人的打扰,一定不要心境的浮躁。

空谷留香的幽兰——林志炫

林志炫的唱歌是歌坛公认的,因此刚看到第一期节目的时候,曾和身旁的人说,你说林志炫要是来了这个节目会怎样?

果不其然,没过几期,他来了。我以为他会唱《蒙娜丽莎的眼泪》,那首歌无论是词还是曲都动人,足够他好好表现自己,没想到似乎所有的歌者都会刻意回避自己传唱度最广的歌曲一样——记得沙包说过一句话,这个节目,应该不是靠脸熟歌熟来玩的。他选择的是难度更大,他似乎更偏爱的《没离开过》。

但是真正喜欢的,是他唱的《烟花易冷》,他似是一个局外者,又似一个亲历者,用近乎于纠结的感情诉说着一个古老的爱情故事。故事的凄迷婉转,故事的无可奈何,故事的沧桑动人,都被他演绎得淋漓尽致,让听者柔肠百结。故事听完这支曲子后,也许是泪点低,也许是自己原本就偏爱传统的曲风,总之深深沉浸其中无法自拔以致泪水滚落,我甚至很刻薄地对一起看节目的朋友说:“没想到《烟花易冷》之所以不如《东风破》等曲红,不是因为歌不够好,而是因为周杰伦唱得太烂。”(注:此处杜绝周粉攻击,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欣赏点)

之后,他一次次用并不讨好的曲子夺得不俗的成绩,给那些评价《我是歌手》不如改名《我是大嗓门》的人以有力的一击,他深情凝望大提琴手的眼神,他空灵无杂质的声音,他已然唱功绝佳却谦逊待人的态度,无不让我欣赏与着迷。他有如空谷悄然绽放的一朵幽兰,不骄不躁,不为名利浮沉而拼搏,没有夺人眼球的表现与华丽的外表,却香气怡人,一香至底,始终静静守着自己对音乐的那一份操守与倾情,使人一见难忘。我想,他带着音乐来寻找知音,他找到了。

傲寒而放的蜡梅——黄绮珊

听黄绮珊唱歌,往往会有些辛酸,与那英等一同出道,唱功不亚于任何人,一出场沙宝就在后台评价“这绝对是个唱将”,小柯惋惜“这绝对是一个被埋没的好声音”。她,是完全有实力在歌坛占住一个位置的人,然而这多么年来,她默默无闻,以至于第一场唱完,因为不够熟悉,她只能得一个第六名的位置。当看到她淡淡说,“排名你无法改变”的时候,突然很怜惜她,很想问,你当真那么不在乎名次吗?不,也许是在乎的,所以才让这句话听起来那么无奈。

其实人生的无奈她应该早就经历得太多,婚姻的失败,事业的不理想,大好青春的逝去。有多少女人能够平和的面对这个现实?

若是我,我不能。

但是在黄绮珊的身上已经看不到什么怨气,反倒是亲切的黄妈形象。当她毫无顾忌地咧着自己并不美丽的嘴巴笑开的时候,就像一朵迎寒而放的腊梅,身姿或许不够美丽,但是足够坚强,足够动人。

黄绮珊的歌,最打动我的不是《等待》,不是《离不开你》,也不是《回来》之类大开大合的歌曲。而是让她的名次滑落下来的《牵手》,“没有风雨躲得过,没有坎坷不必走,所以安心的牵你的手,不去想该不该回头”,这歌词被她唱到极致,几乎每一句都是一个故事,我从中听到了坚持,听到了无奈,听到了风雨坎坷,听到不离不弃,听到了一个饱经沧桑的女人对爱情的渴望,听到了一份最终平稳安定的幸福。这首歌,除了黄绮珊,再没有人能打动我。

嫣然夭灼的桃花——羽泉

你可能要说,桃花是如此俗气而常见的话,如何能配得上羽泉?我想说,羽泉就是这样“俗”的歌手,这个俗,不是低俗,不是媚俗,而是通俗。桃花不会特意选择凌寒之时绽放,也不会在春风中搔首弄姿,桃花,是常见的、美丽的、亲切的、和善的、接地气的。它就是这一切“俗”的代言。

诗经中有著名的句子:“逃之夭夭,灼灼其华。”一句话道尽了桃花放肆张扬夺目的美丽。羽泉这支组合,就是这样既放肆又亲切的搭配。他们选择的曲目,会是你耳熟能详的,而他们的改编,又是让你耳目一新的。

最喜欢羽泉的歌,不是大热的《热情的沙漠》,亦不是饱受赞誉的《狂流》,而是《心似狂潮》与《再回首》,当然,算上煽情,还有《烛光里的妈妈》。《心》将组合的和音表现得完美无瑕,《再回首》看似随意的改编更突出这首歌的内涵与意蕴,当海泉静静坐在钢琴旁奏起若流水一般低柔的音乐时,你会无可抑制地爱上这个亲切的男子。

而《烛光》这首被很多人评价为“故意博取观众同情”的曲子,真真的,唱到了人的心里。当海泉一声低到几乎没有的“妈,我想对你说”传出时,我的泪水夺眶而出,一个儿子对老去的母亲低柔的倾诉,一个孩子对母亲逝去年华的惋惜,一个成人对母亲的敬爱与保证,全部在那首歌中表现出来。

我喜欢他们在每一场开唱前的击掌,那是两个男儿最有力的一握;我喜欢他们在后台对前辈的尊重与欣赏,那是真爱音乐的人最有力的表达;我喜欢海泉不经意的小错误,然后羽凡立即附身做俯卧撑的幽默;我喜欢哥儿俩一粗犷一婉约的搭配,诠释着一首歌的柔情与爆发;我更欣赏他们每一次用心的编曲与表现,那是怎样惊人的默契。

羽泉,这一支才华横溢、亲切和善的组合,我要热情地祝愿他们更上一层楼。

另:建议没有听过羽泉其他歌曲的人听一听《画地为牢》,我很喜欢。

阳光任性的剑兰——黄贯中

当看到黄贯中臂缠胶布走出舞台的时候,我不可抑制地大笑起来,为了挡住纹身吗?何必弄这样一个“犀利”的造型的,也太随意太可爱了。其实每一次阿paul的出场都会让我情不自禁地唇角上扬,也许beyond就是这样让人快乐的歌者吧?

beyond的歌不是俗气的男女情爱,不是婆婆妈妈的纠缠不清,你从他们的歌曲中,可以听到对父亲深沉的爱,对母亲热烈的爱,对世界关切的爱,对青春热情的呐喊,对生命放肆的讴歌,这是一群对生活充满了爱的年轻人,他们把对世界的关注,用一种更为个性更为放肆的方式表达出来,席卷了一个时代。

无可否认,当《海阔天空》的旋律响起的时候,我的眼眶湿润了,我不是摇滚的爱好者,但是beyond陪伴了我年轻的岁月。直到今天到KTV去,唱到兴起处,都还一定要用自己并不标准的粤语吼上几曲,如《不再犹豫》、《真的爱你》、《冷雨夜》、《海阔天空》这些几乎人人能唱的曲子。

但是这里我要说的是,黄贯中就是黄贯中,他有beyond的精神,但他绝对不用依靠beyond的光环。他的唱功也许不是最佳的,但是他的情绪是最动人的,他的歌唱,让我看到摇滚的力量,看到摇滚人内心的精神,看到一颗颗燃烧的心,看到现场高举的双手。

阿paul最打动我的,是他昨晚在节目结束时的一段话,他说,每一个玩音乐的人都是善良的,因为他创作歌曲的时候,首先要关注热爱这个世界,才能创作出好曲子。我不知道别的音乐玩家是否善良,但是我在黄贯中的眼睛里,看到一种单纯向上的斗志。

本来,我以为他在复活中会选择beyond的成名曲以夺得更多关于回忆的票数,但是他没有,很多歌者选歌就是这么任性,而他无疑是最自我的,坚持自我的编曲,坚持个性的演绎。我要说的是,我欣赏这种自我,我欣赏这种《我就是这样的》傲气与狂放,我欣赏这种吼出来的生命力。他如同一株任性的剑兰,花叶不是最美,但是那喜光喜热的个性,那阳光善良的精神,那任性如剑的选择,那指尖如舞的吉他演奏,那种看淡胜败的性情,无不让我钦佩。

另外,我想说,原来小眼睛也可以这么帅。

暗香浮动的清桂——沙宝亮

我一直在想,沙宝肯定是一个颇为自我的,又有些慢热型的人,如一场幽幽的月光,洒在你身,再洒到你心。又如一株秋雨后寂静开放的桂,浸染了你的屋子,再浸染你的灵魂。

沙宝被淘汰的时候说的一段话让我感触至深,他说因为网络下载,因为盗版的盛行,让很多有才华的音乐人不再愿意去创作更好的音乐。

是的,其实很多人都能感受到,这几年来,有诚意的乐曲越来越少了,我们从歌曲中听到的,大多是一些浮躁的词与曲。听完沙宝的话后,我想,怎样才能让疲软的唱片市场充实生命力,可能版权真的需要重视起来了,否则我们的艺术只能永远那么浮躁,那么没有生命力。

写沙宝的时候,感情很复杂,因为他真的不应该走。然而放眼舞台上,谁又该走呢?是灵魂歌者林志炫,是饱经沧桑的黄绮珊,是唱作俱佳的羽泉,是铁肺歌手彭佳慧,是带着摇滚半壁江山的周晓欧,是以情动人的辛晓琪,还是空灵谦逊的杨宗纬?离开的,都不该走,留下的,也都该留。原来音乐也会如此的让人纠结。

沙宝的歌,最喜欢《飘》和《鸿雁》,他似乎更适合这种具有一些古典气息的艺术作品,《飘》的荡气回肠,《鸿雁》的凄迷婉转,都使人着迷。静静听沙宝的声音,“飘,飘浮不停,人似浮萍,真爱不过飘零,落花有情,流水无情,沧桑之后是真情”,你听到的是浮萍无根,还是佳人泣泪?“鸿雁,天空上,对对排成行,江水长,秋草黄,草原上琴声忧伤”,你听到的是游子乡愁,还是萧瑟秋思?他说自己不接地气,不接地气又有什么呢?很多音乐是不需要接地气的。

沙宝有些自我的性格让很多人不欣赏,我想说,古往今来,有哪一个文学艺术家是不自我的?很多人甚至因为自我而潦倒。沙宝让我欣赏的坚持在于,宁愿赶时间重新创作《最初的信仰》,也不要唱他最擅长的《暗香》。我希望他唱《暗香》,又不希望他唱《暗香》,希望他唱,是想他回来;不希望他唱,是不想他真的为了所谓复活而那样计较。最终他没有唱,我在复活赛上,看到的是一个完全放松的,一个心态开阔的,一个希望把舞台留给年轻人的,一个快乐的表演的,一个为唱歌而唱歌的沙宝亮。最初的信仰,让他在舞台上完美绽放,那种开合有度,那种荡气回肠的音乐感觉又回来了。

沙宝,这才应该是真正的你。

恣意盛放的蔷薇——尚雯婕

蔷薇很美,美得绚烂夺目,气势逼人,然而蔷薇有刺,不经意也许会被这种锐利刺伤。这像极了尚雯婕,声音美得炫目,个性却有那么一点点的刺,让喜欢的人无比欣赏,厌恶的人无比挑剔。

超女一直以来只欣赏一个人——张靓颖,因此对尚雯婕并无太大感觉,甚至比赛之初会认为,她的到来会不会降低了这个节目的水准?难道湖南卫视的节目就非得要有超女快男参加吗?

然而她一张口,就让我完全刮目相看了,想来想去,只有霸气、大气可以形容。相信她张口后,曾经质疑她的人,自动闭嘴的不在少数。她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有些土气,有些青涩的尚雯婕了,当然,几分傲气还保留着。

也许年轻,她对得失的计较会比较多一些,她无法对自己的失误一笑而过,如果面对《super star》这样的歌曲时,她能放下那一分孩子气与任性,好好对待,也许她不一定离开。虽然这首歌俗气了些,但是对于带动现场气氛,是能发挥很大作用的。虽然SHE是三个人,但是她们的声音很单薄,如果尚好好对待,她的粗犷定能以一敌三。

可惜,她没有。

她太追求完美。没有个性、没有新的内容的曲子就不愿意用心去唱,这究竟是好还是坏?我想应该是好,只有真正追求完美的歌手,才能创作出更多优秀的作品。从她自己原创的两首歌曲中,我们能看到一个音乐人的严肃与诚恳。

尚的歌,最喜欢昨晚的《love warrior》,和《可惜不是你》,《love warrior》将侗族大歌与流行音乐结合得如此完美,毫不突兀,简直就是一场音乐的盛宴。可惜她的声音有点哑,没有唱《最终信仰》时的豪气干云,一叹。而《可惜不是你》这首歌,让我听到了一种更动人的演绎,梁静茹的演唱是一种过后的云淡风轻,轻然一笑,而尚雯婕的演绎是时已过、境却无法迁的纠缠与无奈,是沉迷在往事里难以回首的覆水难收的痛楚,要说比较,我更欣赏尚雯婕的演绎,她让这首歌有了更深的内涵,更重的凄美。

真诚期盼尚雯婕,能有更广阔的的天空。

另外,我想说,尚,当你拉直了卷发,清妆淡抹,一袭白衣从灯光里翩然而出的时候,是如此美丽。

热情率直的葵花——周晓鸥

在电视剧中看到周鸥的时候,并不相信那是他,以为是东北某个与他相似的男演员。等到海泉介绍完,确定那是他的时候,内心忽然感慨万千。当年那个一袭黑衣立于高台,高亢昂扬地对着台下吼“你到底爱不爱我”,而台下排山倒海般地回应“爱”的男子,竟会在一些三流的片子里,演一些三流的角色。

为什么很多时候,人世间的散总会比聚容易?曾几何时还是兄弟情深,转眼之间法堂相逼,反目成仇。我不想去研究当年那场官司中究竟谁错谁对,无论如何谁错,他都付出了代价,如今的零点,已不见踪迹,而周晓鸥,也告别歌坛数载,将热爱的音乐暂抛一旁。

他是逆袭王,两次垫底,两次翻转。其实如果用心,你会发现他的运气很好,第一次逆袭,刚好抽到《无地自容》这样当年也火遍全国的歌曲;第二次逆袭,在全场都沉浸在齐秦舒缓的抒情中的时候,他如果一颗光芒四射的太阳,突然就将热情射向了大地,震得全场热情沸腾,手舞足蹈。

欣赏周晓鸥的,是他率直的个性。他对胜败似乎也看得并不重,两次垫底时,你看到的都是他近乎于傻气的自嘲与笑容。“就怕第七吧,你还真的来个第七”,谁不喜欢这个年纪一大把,褶子都数不清了,还要戴着个红色框框眼镜卖萌的大男孩?

我不希望周晓欧因为他人的攻击而改变,他要继续自我,继续率直,继续没心没肺,继续与栾树这一帮摇滚世界的大男孩,玩转这个舞台,如果没有那个爱耍帅将鼓棒玩得飞转的王澜,如果没有那个摇头晃脑完全融进音乐的九君,如果没有栾树,如果没有羊力……这个舞台,会少多少光彩?

我欣赏哥儿几个如同黑社会电影般出场的范儿,我欣赏栾树甘当绿叶的风度,我欣赏几个大男孩每次演奏完共同谢幕的和谐,我欣赏这多率直而热情的太阳花——周晓欧。伪摇也好,虚伪也罢,望你用心,为摇滚留住这个位置。

凌云虚心的修竹——齐秦

有写竹子的名句是:“未出土时先有节,到凌云处乃虚心。”竹的高节与谦虚,被这句子写尽。

齐秦的唱功退步了,我不是看了《我是歌手》才知道的,似乎是去年还是前年,他在某电视台的演唱会上唱过歌,当时已经感慨岁月不饶人。

所以,当在这个舞台上看到他的时候,我很吃惊,是对自己实力绝对的信任,还是对比赛结果的看淡与无谓?他竟然会选择这样一档很可能让自己晚节不保的PK节目。

他唱《夜夜夜夜》,我无可抑制地哭了,不仅仅是被感动,更多的是感慨,高音部分当年空灵干净的声音犹在,然而换气时已略显力不从心。这个歌中的浪子,这个唱作俱佳的英雄,这个才貌双全的男子,这个唱透了多少男女心事的歌者,这个当年横扫天下的乐者之王,这个孤独地唱着如同北风刮骨的歌曲的狼,他真的老了。

廉颇老矣,尚能饭否?岁月是人不得不面对的问题,这个话题让人伤感叹息。

当年一头长发桀骜不驯的男子变成慈祥和蔼的父亲,我盯着屏幕出神。我想到他那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想到他曾经让人着迷的歌声,想到年少轻狂时的我也曾在乐队里当主唱,翻唱了他那样多的歌曲。我不断对身旁年龄还小、鄙夷他的唱功的小朋友说,他的唱功真的是很棒的,不信你去搜一下他曾经的歌,又清凉又纯净,可谓百年难寻。

但是,如果我在现场,我想我还是愿意为他投上一票。仅为了他这种不怕输不怕质疑的精神,他值得这一票,如果抱着过去的成绩沾沾自喜甚至固步自封,他不会获得几次事业上的高峰,齐秦,是节高气正的竹,他用他谦逊的态度,诠释了一个前辈对待音乐真正有的态度。一个真爱音乐的人,是不怕输的。

他现在的歌,少了那份锥心刺骨的苍凉与落寞,多了一份轻扬的淡然与守候,这是一种历经岁月后的淡泊与成熟,我是欣赏的。而齐秦对待音乐的态度,值得后辈尊重尊敬,值得为他办一个专场。

一直想听听他再唱《狼》,不知时过境迁,多年以后,洗去浮华,沾了尘埃的他,是否还能演绎出当年的那份狂野中的幽远与深邃?

清水雕饰的莲——杨宗纬

很赞成沙宝的话,这个舞台,应该给年轻人留下一点位置,因此我也希望昨晚的比赛,能从尚雯婕和杨宗纬中复活一位。最终,杨宗纬凭借着他“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般的嗓子夺得了第一,我一边为其他歌手遗憾,一边为他鼓掌。

一个好声音,理应在这个舞台上留得更久,理应被更多的人知道,与尚雯婕相比,他得到的关注少得多,尚雯婕经过几期的比赛,已经积累起了不错的关注度,因此我也许更希望他能留下。

他的嗓子仿佛天籁,空灵而不含任何杂质,我想他要是唱《天空》,定会与周晓鸥的风格截然不同。然而他又并非只能空灵悠扬,一曲《征服》让多少人看到他喷薄而出的爆发力与控制力。

他的歌,最喜欢昨晚的《流浪记》。他哭了,现场观众哭了,我也哭了,写文章也好,做音乐也罢,最先的应该是感动自己,才能感动他人,我相信现场的观众是有感而发的,而非影后影帝,在我一次次在屏幕外被歌者感动的时候,我相信在现场的他们,会比我更加的感动。“如果有一天我变得更复杂,还能不能唱出歌声里的puyuma;如果有一天我变得更复杂,还能不能唱出歌声里的那幅画……”歌词很简单,旋律很悠扬,却直击泪点,同样在尘世的浮华喧嚣中奔跑的我们,是否也还能唱出歌声里的那幅画?太多人变得复杂,幸好,有杨宗纬这样干净的声音,仿佛从天而降的一泓清泉,洗濯去了人心上洒满的点点尘埃。

《馋》表现出了另一种风格的杨宗纬,那傻傻的表情,拙拙的舞蹈,憨憨的表演,让人忍俊不禁,我们的歌坛,真的需要这样一个安静谦和,真实羞涩,似乎未受任何污染的年轻人,需要他来为这个浮躁的社会,增添一抹来自云外的空灵。

他紧张的时候,会习惯性地将手插进裤兜,然后又拿出来,又揣进去。
他的表达能力不太好,欲语面先红一般的羞涩,仿佛一个青春期的大男孩。
他听歌的时候表情很严肃,目光近乎于木呆,似乎不安静欣赏音乐就是一种罪过。
他选歌不讨好观众,自己想唱什么就唱什么,倔强得完全不像那个羞涩紧张的他。

杨宗纬,他需要这个舞台,这个舞台,同样期待着他。

肆意蔓延的藤萝——彭佳慧

紫藤萝是一种毫不低调的花,它的花瓣很小,花朵很瘦弱,但是当它成片地组合在一起,如同瀑布般肆意地悬挂下来的时候,你会被那种触目惊心的美丽灼伤,怎么能够开得这样繁盛,怎么能够美得这么夺目?

彭佳慧就是一个这样的歌者,当你初见她,看到她那瘦弱的身体时,你是否能够预想到她会有如此强的爆发力,会有这样壮观的音乐表现力,会有那样如火山喷发的情感冲击力?

此前,听过彭佳慧的三首歌,《听说爱情回来过》、《相见恨晚》、《喜欢两个人》,因为《听说》和《喜欢》两首歌的细腻与温婉,那种略带沙哑的抒情,让我一直误认为彭佳慧只是一个唱小小的抒情歌曲的小资女,等她似乎用尽全力、又似乎毫不费力地喊出“女人那,要找个真诚的男人,哪有那么难,真有那么难”的时候,我的心似乎狠狠地摔在了地上,碎成一片。

她爱唱歌,因此刚到这个舞台的时候,你会看到她厚厚的眼妆后面,几次都因为感慨与感动而泪水溢出了眼眶;你会看到当歌手在台上彩排的时候,她会忘情地站在台下跟着唱;你也会看到她每次上台前,即便是彩排,也要用心地酝酿感情。

有人将她与黄绮珊比,其实这是两个风格截然不用的歌者,一个适合粗犷高亢,沧桑舒缓的音乐;一个擅长婉转多情,千回百转的表达。《牵手》黄绮珊可以唱到人心,彭佳慧不一定能那样如倾如诉。《残酷的温柔》彭佳慧可以唱到柔肠百结,黄绮珊也不一定能这样细腻抒情。

她也是一个被埋没的好声音,只是因为没有更好的机遇,只是因为没有更好的作品,只是因为没有遇到更好的包装,她像一颗沧海遗珠,在海的深处散着幽幽的光芒几欲沉下的时候,被《我是歌手》拾了起来,捧到世人面前,瞬间光彩照人,于是我们擦亮眼旁的尘杂,齐齐惊叹,原来除了黄绮珊,我们还忽略掉这样优秀的声音。

彭佳慧,希望你能继续开出更绚丽的花,渲染更多的美。

温暖幽静的栀子——辛晓琪

岁月会让充满爱的女人变得更美丽,更优雅,我从陈明和辛晓琪的身上看到了这样的诠释。辛晓琪的生活一定很幸福,所以她保养得那么好,她笑得那么灿烂,她唱得那么平和。

《亲爱的小孩》曾引起了争议,有人说不会控制情绪的歌手不是歌手,有人说以情动人才是好歌手,我不是专业的评委,我只是单纯的观众,所以我不去论计较,不去论情感控制,也不去论歌唱者的基本素质。我只说我是赞同后者的,唱歌不应该是单纯的炫技,还应该从心而发,用心体会,只要灵魂与歌相接,即便是泪流满面,即便是哽咽不已,即便是几回声断,又有什么?总之,作为一个默默听歌的观众,我看到了一颗善良的心,一份来自母亲的温暖,一个歌手的选择。我欣赏她,温暖幽静,如同时光与流年般清扬婉转的辛晓琪。

她就像一株栀子花,白色的瓣,温和贞静;纯雅的香,萦绕人心。她的歌声不会太有技巧,不会太冲击你的听觉器官,只会让你觉得有一弯暖暖的月光,融着春天的画意,缓缓地,流到了你的心底。

如今舞台上的她,不再是寂寞的疗伤歌手,不再是如泣如诉地唱着《领悟》的辛晓琪,而是一个经过了岁月的洗礼之后,变得平和,温柔,善良,充满母爱的女人。这是每一个女子都该有的完美的蜕变。

有位作家曾经写过,“女子最大的幸福,莫过于优雅地老去。”很开心,我看到宽容而优雅的辛晓琪,一位充满了爱的母亲,一个用心唱歌的歌者。

来源:百度贴吧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