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中文网研究员 方略 赵晓灵 | 2013年04月07日 星期日 06:16 AM

4月4日下午,张萍(化名)和自己的舅舅、舅妈,坐在南京鼓楼医院住院部的一楼大厅里。整个大厅,只有他们一家三口带着医用一次性口罩。

这一天,她的母亲因为肺炎严重恶化,被送进位于三楼的重症监护室进行抢救。两天后的下午,张萍的母亲殷某被诊断为H7N9禽流感,成为江苏省第五例禽流感病例。

自中国出现禽流感患者以来,舆论就更倾向于将其和十年前的SARS进行比较。尽管至今为止,禽流感并没有表现出像SARS那样可怕的传播力。舆论更关注的,是政府在这一次禽流感侵袭中的表现,是否比十年前进步了。

中国时评人李承鹏在微博中提到:"说实话这次透明度超过10年前非典,但仍不够,因面对重大疫情,你除了解决疫情本身还要缓解惶惶民心。"

民心走向,更多来自于防疫措施与信息透明。病毒来袭, IBTimes中文网直击南京、杭州、无锡、上海四城,准备好了吗?

南京禽流感病例:家属提出怀疑5天后确

鼓楼医院拥有120年的历史,在去年底刚刚建成一栋能容纳上万人就诊的新大楼,耗资11亿元。崭新的医院大楼,和先进的医疗设备,并不能给张萍和她的家人带来安慰。恰恰相反,在张萍看来,母亲的病情恶化,正是由于医院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我妈妈的病,就是被医院耽误掉的。"带着医用口罩的张萍,说到这里,已经泣不成声。

早在3月下旬,殷某就已经出现肺炎症状,在南京中山医院接受住院治疗。4月1日,刚刚获悉中国出现H7N9禽流感的张萍,向医院提出,怀疑母亲得的就是H7N9型禽流感。

但是院方却并没有及时对殷某做相关检测,而是依然用常规的肺炎治疗手段进行诊治。直到4月2日,殷某的病情恶化,转到了鼓楼医院。

4月3日,江苏省疾控中心实验室对殷某进行了检测,检测结果为H7N9禽流感病毒核酸弱阳性,此时,她才被诊断为疑似病例。4月5日,江苏省对外通报,殷某确诊为H7N9禽流感病例,成为江苏省当时第五名被确诊的患者。

令张萍不解的是,在此之前,院方和江苏省疾控中心,都没有让张萍及家人注意隔离。即使殷某被诊断为疑似病例后,张萍和家人也没有收到有关部门任何需要隔离的建议。反而是她主动和家人从家里搬到了酒店生活,进行自我隔离。

在她看来,医院和疾控中心并没有意识到H7N9禽流感的严重性。

最早发现H7N9禽流感病毒的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卢洪洲教授曾指出,在研制出了H7N9禽流感病毒的检测试剂后,一天内就能检测出患者是否感染了H7N9病毒。

但是没有人告诉张萍,为什么母亲从疑似病例到最终确诊,却还需要三天时间。

南京涉疫情农贸市场:发现病例一周后关闭

4月6日,南京市政府终于发布通知,暂停活禽批发市场的交易活动,其中包括涉疫情的江宁区东新农贸市场的活禽交易区。这时,距离南京出现首例禽流感病例,已经过去一周时间。

然而在这一周的时间里,南京并没有从活禽交易市场里,检测出H7N9病毒样本。官方也没有透露,在4月6日(而不是更迟或者更早)暂停活禽交易的依据是什么。

事实上,东新农贸市场的活禽交易区虽然涉及疫情,但是此前却并没有收到卫生、农业部门的更多关照。

如果不是一份内部通报文件的流出,甚至没有人知道东新农贸市场,出现了一例H7N9禽流感病例。

南京市最早收治的H7N9禽流感病患之一许某,此前一直在东新农贸市场从事活禽屠宰工作,在她的档位隔壁,是一家活禽零售铺位。许某因为禽流感住院后,相关卫生部门到东新农贸市场了解了情况,以及活禽的进货渠道,却并未要求活禽零售铺位的主人胡某停止营业。

直到4月3日,胡某的铺位因为受许某患病的影响,一整天没有卖出一只鸡,才于4月4日,向农贸市场管理处请假回家休息。

农贸市场的管理人员王吉光事后回忆,胡某其实本来不需要请假,只是因为怕被人误会自己得了禽流感,引起恐慌,才特地向王吉光说明了情况。

王吉光说,卫生部门在许某确诊后,来过农贸市场一次,并做了消毒工作,此后的消毒工作,均由农贸市场自己做。

另一方面,许某的邻居,直到媒体记者来到许某家进行采访,才知道小区里出现了禽流感患者。

4月4日傍晚,许某居住的小区里,与往日没有多少差别。小区的空地上,依然聚集着很多中老年妇女在跳广场舞,老人们聚集在路灯下聊着天。只有许某住的单元附近,有些清冷。住在许某隔壁单元的一位老人说,之前并不知道许某得了禽流感,"政府怎么着也该告诉我们一下,过来消一下毒吧,但是我们一个人都没看到。"

对于政府没有过多的动作,王吉光的一个推测,或许道出了其中的逻辑:"政府反应太大,反而会让老百姓陷入恐慌吧。"在回答活禽交易区为何迟迟没有被关闭时,他这样说。

事实上,目前已经有上海、南京、杭州三个出现禽流感的城市,相继出台了限制活禽交易的政策。但是却很难从这三个城市的措施中,厘清疫情严重程度,和活禽交易限制的关系。

上海在发现鸽子身上携带病毒后,已经暂停全市活禽交易,同样检测出禽类身上有H7N9病毒的杭州,却只对出现病毒的商行进行暂停交易和扑杀,并且停止景区的人禽互动活动。南京则在什么都没有发现的情况下,关闭了多家活禽交易市场。

杭州最大活禽交易市场:至今未关闭 摊主无保护措施工作

4月5日,杭州从一家活禽商行的鹌鹑中,提取出H7N9病毒,并于6日对该商行存放的活禽进行扑杀,同时暂停该商行内的活禽交易。同日,杭州暂停了风景区的鸽子喂食等活动。

杭州最大的活禽交易市场——城北家禽交易中心,至今还没有被官方强制歇业。真正减少活禽交易的,还是日渐冷淡的零售市场。

城北家禽交易市场为全杭州提供了70%以上的活鸡和20%左右的活鸭。从4月5日开始,这个大型交易中心变得冷冷清清。全市场的80多个摊主,有60多个已经暂时歇业。

4月6日下午,大部分活禽都被圈在各个摊位的笼子里,整个市场全天没有产生一笔交易,摊主也不再从外面进货。但是市场的一位工作人员却说,摊主不进货,是由于市场的原因,至今市场还没有收到任何相关"红头文件"。"明天,可能有关部门要有人来消毒。"这位工作人员说。

尽管杭州已经出现2例禽流感病例,但是整个城北家禽交易市场里,只有一个人戴着口罩。市场里没有任何关于预防禽流感的提示和通知,摊主们在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情况下,穿梭于鸡笼、鸽子笼、鹌鹑笼之间。

"这么多年下来了,已经习惯了,戴口罩干嘛。"一位摊主淡定地说。

无锡疾控中心:不掌握市内患者实时病情

作为江苏省最早的四例H7N9禽流感病患之一,常州患者张某一直在无锡市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无锡市人民医院,是江苏省指定的H7N9禽流感定点医疗医院。在医院的门诊大厅里,专门为此次禽流感设立了发热预检处。专门的发热门诊则独立于门诊大厅,坐落在医院西侧的一个角落,发热门诊有专门的隔离病房。

根据官方发布的消息称,患者张某目前依然病危。不过医院方面却不愿过多透露张某的病情,该院的总值班室表示,有关禽流感的问题,要问卫生局和疾控中心。

奇怪的是,无锡市疾控中心却并不掌握全市唯一一位确诊病例的实时病情。4月5日,无锡市疾控中心的一位工作人员说,具体病情只有医院医生最清楚,疾控中心不会掌握这么详细。

这位工作人员还说,无锡市针对H7N9禽流感的诊断方法和流程,都按照国家刚刚出台的办法进行操作。除此以外,无锡市还没有针对普通人,出台预防禽流感的措施。

即便是在该禽流感病例所住的小区里,也没有关于预防禽流感的告示,很多居民甚至不知道自己住的小区里,已经出现了禽流感患者。

上海:患者家属隔着玻璃探望

上海67岁的女性患者曹某,3月22日出现咽痛、咳嗽、发热寒战症状,24日就诊,27日收治入瑞金医院呼吸科ICU(重症加护病房),4月4日确诊为H7N9。曾一度病情危重,不过在昨日,情况已所好转。

曹某的病房位于呼吸科ICU最外侧一间,隔着玻璃可以看到里面仅一名穿着隔离服的护工背靠玻璃坐着。同在ICU的另一名病人家属告诉记者,曹某的家属在她转入ICU后便被医护人员赶了出来。

每天的下午4点到5点半是ICU病人家属的探望时间,与其他ICU病人家属可以进病房探望不同,曹某的家属只能穿着隔离服隔着玻璃远远看上一番。4月6日下午,至少来了六七个人探望曹某,但由于给每个病房配的隔离服只有一件,一次只能有一个人去探望。

曹某家属不愿对媒体说些什么,反倒是其他病人的家属有些不理解:"既然说了H7N9不会人传人,让他们进去又怎么样?"

据此前媒体报道,上海最早的两例H7N9患者李某和吴某的家属,在病人死后均对另一家医院没有对他们采取隔离措施表达了不满。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