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中文网特约撰稿 仁直 | 2013年04月08日 星期一 05:45 AM

作为杜琪峰北上拍摄的第一部警匪电影,《毒战》所呈现出的警匪世界的核心冲突正是地上世界(白)与地下世界(黑)各自秩序失衡的双重冲突。当然,地上世界的灰色地带杜琪峰并没有做更深入的挖掘。出现在影片中的公安干警清一色的智勇双全,他们好像上足了发条的"坦克履带"。他们的"爱岗如命"与古天乐的"惟求保命"形成了鲜明的价值观落差。表象上的二元对立,因为有了这一深层次的"落差",一下子,电影变得有趣了起来。

《毒战》一开场就有出现大量的监视器镜头。显然,这个地上世界的秩序正在被他人(中国大陆政府)重建着、维持着。古天乐正是这个秩序的破坏者,所以他的宿命是注定要被秩序的守护者歼灭的。与此同时,单打独斗的他又与公安和七武士这两个团队,形成冲突。相比摸爬滚打了前一个小时的孙红雷(为了执行任务,以身试法--吸毒),地下世界一直到影片最后半小时才登场--七武士。由此可见,影片将它的核心冲突建立在一个处于这两个世界的中间人(古天乐)身上。形式而言,杜琪峰多次将其丢掷于叙事空间的"中间状态"之中。比如,他开着校车在故作姿态似乎要接七武士上车之时突然扬长而去,留下七武士与公安直面枪战。再比如,他躲在校车背后,前面是大小聋意外堵截,后面是特警的闻讯而至。如此种种。原本,地上世界和地下世界的秩序都是平衡的,由于古天乐制毒工厂的爆炸事件,两个世界的秩序失衡了。

大致勾勒完形式,我要说这部电影最挑动"秩序冲突"的那一场戏--红旗舰队。黑白两个世界的交锋建立在一个双重"影武者"的会晤之中。一方面,孙红雷一伙在扮演黑帮人物。另一方面,七武士隐匿在一个"假面人"背后。两方势力都没有以自己的真身示人。那么,两方势力是如何来达到制衡局面的呢?一言蔽之,杜琪峰是在用地下世界的"民主投票"(香港七武士)去对抗地上世界的"一言九鼎"(大陆公安,对秩序的绝对控制)。林雪的那句"饥饿营销"与孙红雷的"一言九鼎"形成了鲜明的讽刺效果。去掉括号里的角色名字,意思就很明显了,这是一个社会历史意识形态的问题。

需要补充说明的是,出现在影片中的公安干警全部以正面形象示人,他们有勇有谋、任劳任怨、不顾一切地企图维持这个地上世界的秩序。有一场笑料十足而又异常残酷的戏,大小聋一伙在烧人民币,粤江警察则因为身无分文,大陆同事主动借钱给他们。前景的借钱动作和监视器里的烧钱动作形成了一个鲜明的视觉反差。我想,这部电影之所以可以突破层层审查的阻隔,其关隘在于,它是在歌颂中港公安干警的形象或者说它完全地将黑白两个世界进行二元对立

更加有意思的是,出现在这里的"一言九鼎"他是一个双重身份的混合体--公安与黑社会。在大陆,公安可以一言九鼎,黑社会也可以一言九鼎。因为,被孙红雷一伙演绎的现实首先必须是自我的现实。用让·米特里的话讲,"现实成为虚构自身的元素。"杜琪峰有意识地将一个主体(哈哈哥)的动词性或动作性给予另一个主体(公安),如此形成一个典型的双重倒置的隐喻。自然,出现在这个叙事段落里的口号、破冰、红旗,都成为了一种特定的符号以及秩序的象征物。尤其是破冰--象征暴力将至。这个破冰的细节又与之前的两处闲笔--凿冰(公安开始"抓鱼")以及大舞台上的脱衣舞表演(最后,香港七武士在这座舞台的地下车库被孙红雷饰演的哈哈哥撕去伪装),形成符号与表意的层层呼应。冰河的几度出场、脱衣舞女与"假面舞会"、红旗与口号,所有的这一切,在整只"舰队"离岗的那一刹那,表意与符号完完全全地粘合到了一起。

最后,我们再来看《毒战》的最后一场戏--死刑。这个时候,影片前半段大量出现的监视器不再出现了。反而,观众仿佛通过摄影机成为了这场死刑的旁观者。此时此刻,观众成为了一个被动的,生活在银幕之外的,却是生活在这个现实世界之中的"监视器"。观众监视着古天乐受刑的全过程,成为了一个冰冷的见证者。哈哈哥被活捉、七武士全体死去、古天乐死去,地上世界的秩序得到了短暂的重新修复。

说完《毒战》,我们可以再来简单回顾下杜琪峰的另外三部电影是如何讲秩序失衡问题的。

《黑社会1》很明显是在讲一个地下世界的秩序失衡问题。反传统的、去兄弟情的、破坏秩序者(扬言重建另一个帮派)的梁家辉,最后死于任达华的动物野性手里。无论任达华的人性最后堕落到了何种地步,至少他此前一直遵循着一个原本的、既定的黑社会传统法则。纵然,我们也可以将其视为为要夺权所做的表面功夫。平衡秩序--失衡秩序--重建平衡秩序,杜琪峰警匪电影的核心冲突非常类似于美国经典西部电影的叙事结构/核心。

《黑社会2》就比《黑社会1》前进了一大步,杜琪峰试图在这部电影里讲述地上世界如何与地下世界产生出一个和谐的局面。具体情节的话,我们可以参考,王天林拽着自己的裤腰袋对反黑警长的那一番话,"你知不知道,在香港,有多少古惑仔在做泊车......"他被白色势力去势的同时他又制约着白色势力。影片最后,尤勇甚至开明宗义地对古天乐说,"和联胜永远是你姓李的(世袭制),我们之间永远以和为贵。"影片的核心题旨正是,两方各位维护自己黑白世界的秩序,达到共和。有心的读者,可以参考下后九七时代的中港关系。

《夺命金》则是讲地上金融世界--这个世界的霸王龙(秩序制定者)是六国会谈,浮游生物则是不断重复"清楚明白"的中年大妈)与地下金融世界的冲突。其中的破坏者(放高利贷者和修改交易密码者,主动形态),他们的宿命注定是死亡。相反,杜琪峰给何韵诗和刘青云注入了浪漫主义的童话色彩,他们是各自原本世界的循规蹈矩者,但是他们却因为连接发生的阴差阳错事件(被动形态)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成为了最后的幸存者。任贤齐则一直摇摆在团队世界与个人世界的冲突之中。而且,《夺命金》和《毒战》也都在讲香港黑社会在面对这个大时代的变迁过程中所做出的被动或主动的逐渐蜕变,所以笔者在看《夺命金》和《毒战》的时候都有仿佛在看《黑社会》番外篇的感觉。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