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中文网实习研究员 付珊 编译 | 2013年04月08日 星期一 07:55 AM

新加坡《海峡时报》4月4日发表评论称,中港关系因中国解放军驻港部队在香港一周之内进行了两次演习而变得更加紧张。

评论认为,中央在香港进行史无前例的高密度演习是为了向香港即将在2017年进行的行政长官选举进行施压。

文章分别从香港和北京的角度分别解释了选举行政长官的意义。从香港的角度来说,选举的关键之处在于这个特别行政区有无真正的普选权--行政长官由一个1,200人组成的特区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选出--北京在香港回归时已经向香港人民如此许诺。

从北京的角度来说,这不仅意味着构建一个选举系统,也代表着中国的领土主权与安全。中央政府声称,行政长官的选举如果成为民主人士间的选举,会威胁到国家的主权与领土安全。因为中央把香港民主派视为境外势力敌对、威胁中国的爪牙,因此这种普选权不可能在不受任何限制的情况下实行。

第一次军演在3月22日举行。当天,一批亲中央的特别行政区立法委员被召集过境到深圳,等候北京的决策。

两天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法律委员会主委乔晓阳宣布了两项担任行政长官的必要前提:首先,行政长官"必须爱国爱港",第二,"如对抗中央就不能胜任"。

在另一个指示中,他称那些希望结束一党制度并提倡在中国进行行政、立法、司法三权分立的人都是不爱国并与中央对抗的。他警告,除非香港接受这些前提条件,否则2017年的选举将没有协商和普选权。

第二次军演在3月28日进行。就在当天,"占领中环"运动开始。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组织了这场运动,目的在于集结超过一万名志愿者,在中环闹街上也就是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金融中心静坐。第二次军演的目标正是这次运动。央视的新闻里展示了一连串导弹艇停在维多利亚港的画面,艇上的枪炮正对着中环。

据《海峡时报》报道,军事分析家认为这是一次典型的反城市骚乱行动。中央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万一非暴力反抗运动失去控制,人民解放军可以为解决城市大规模骚乱做好准备。

北京一位消息人士警告说,中央政府可能被迫援引《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十八条,用这个特别行政区的小宪法把这次的运动扼杀在摇篮里。

这条法律是这样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决定宣布战争状态或因香港特别行政区内发生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国家统一或安全的动乱而决定香港特别行政区进入紧急状态,中央人民政府可发布命令将有关全国性法律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实施。"

文章认为,如果基本法第十八条被援引,这将意味着"一国两制"的终结。

然而这些民主人士没有被吓住。就在戴耀廷表达了他的理念之后不久,他收到了从各方传来的支持。这意味着香港当地人在等待了长达30年之后,他们的耐心最终被挫败感代替。

当中国在1982年开始要求英国返还香港的主权时,依靠许诺给香港人民政治权利来赢得他们的信任,例如可以选择自己的首长和独立立法。因此,第一批赞同香港回归的人民都为民主人士。他们的口号"回到中国,回归民主",在凝聚中国、摆脱英国统治上起了作用。

但是,真实情况在1984年中英两国签署了《中英联合声明》之后开始有变。《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1984-1990)见证北京渐渐控制香港的每一步政治发展。令民主人士失望的是,基本法里设计的政治系统只给立法会安排了30%的席位,远远低于在此之前允诺给他们的60%的席位。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