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中文网实习生 周棪梦倩 编译 | 2013年04月08日 星期一 10:04 AM

4月5日,counterpunch网发表了一篇关于肉制品行业的报道,文章揭示了肉制品生产背后的高昂成本。文章还指出,在频发的食品丑闻没有带来任何实质性改变之后,我们真正需要做的是将关注点从"牛肉"意面的成分上拓展到现今全球农业体系的交叉路径上。

全球农业体系的发展目前一直以出口为目的的大规模生产为唯一目标,以盈利最大化为目的的专业化则是其中心。在新兴国家,财富增长促使对肉制品需求的扩大,从而也刺激了使用农业用地饲养家畜的需求。

根据该报道,肉制品业占全球GDP的比重不到2%,却释放全球18%的温室气体并消耗大量自然资源、土地和农产品。牧场占据了全部农业用地的68%(其中25%已被耗尽或已贫瘠),同时,饲料种植占据了35%的耕地。整体上,畜牧业占用了全部农业用地的78%。

对劣质肉制品生产的拨地加上对生物燃料的进一步土地需求直接影响了贫困群体。联合国食物和农业组织2006年年度报告中提到:"饲料生产及进口不断增长,总饲料进口量激增。所有这些使得对中国畜牧业的扩大可能导致的价格高涨和全球食物短缺的担忧进一步扩大"。此后,由于国际市场原材料价格前所未有的飙升,象牙海岸,客麦隆,印尼和菲律宾在2008年爆发食品骚乱。

数百万人“被致贫”

在金融危机早期,政府就应禁止对基础食品的投机却错失良机。尽管谷物生产的实际成本下降,价格却持续上升。2011年2月,世界银行发出警示:"食品价格上涨已经使数百万人落入贫困,让将收入一半以上花于食物的人承受重压"。

报道还提及,绝大多数家畜为放牧饲养,随着牧群密度的增长环境破坏也不断增加。在过去几年中,过度放牧使得南美洲土地贫瘠,处处充斥着动物粪便。同时,生产商很容易就可以借助非法伐木摧毁新生土地。亚马逊雨林也遭到破坏,主要用于生物燃料生产和牧群饲养。根据"农民之路"农民运动的消息,"此类种植对拉丁美洲人们和坏境的毁灭性影响证据确凿并为人们所公认。"

在拉丁美洲生长和成熟的谷物和油料作物被运至欧洲农业跨国公司,制成全球各地群养的猪和鸡食用的浓缩饲料。工厂化农场则提供全球性的处理器和超市。该行业试图通过生产链和销售过程的"合理化"、劳动力削减、工作自动化,产品标准化和机械化恢复廉价加工餐的肉泥生产来最大限度地降低成本,而这也正迎合了农业跨国公司和大型超市的需求。

流水线上的动物

该报道还指出,在某种程度上,加工食品生产商所使用的动物成了农业研究的人造产品。在饲养过程中,他们加快这些动物的肌肉发育,激发其繁殖能力,使他们的主要器官弱化而无法再正常运作。这些动物极易感染病毒,生产商试图通过加热动物所生长的饲养房来加以补救,但是通常这并不足以抵抗传染病,于是他们给动物喂食抗生素。这些动物所制造的固体粪便是氮和磷的混合物,非常危险,被撒在已经过度充斥粪便的土地上进行处理。

传统农业通过培养牧场、帮助牧草再生和防止动物粪便危机土壤及水质,使得动物和谷物及蔬菜作物和谐共生。目前,新一代的农民从传统农业中吸取灵感,他们希望在不破坏环境的同时生产健康的本地食品。这些农民已经研究、测试、提高并模式化了传统农业,其中一些农户已经进入联合国食品和农业组织所提倡的农林业阶段。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