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李瀛寰 | 2013年04月08日 星期一 15:18 PM

一场关于"心跳"的争议,怎么就变成了"收费"的全民喧哗?

时至今日,关于微信收费一事,已经有越来越多的蹊跷之处呈现出来。

到底谁在鼓动收费?

一、 中移动与腾讯的博弈:腾讯不改“心跳”

最早对微信表态的,的确是中移动。2012年12月5日的"中国移动全球开发者大会"上,李跃说: "腾讯QQ占用运营商信令资源非常大,原来的一些机制不太适合传统运营商的网络设计,中国移动和腾讯相互之间应该有沟通。"这番讲话被作为"中国移动推动微信收费"的起点和重要证据。

"信令风暴"一说由此而起。随着马化腾在IT峰会上关于"对信令的占用更多是传统2G、2.5G网络,而3G网络上应该游刃有余"的说法,更是把矛头直接指向了中移动。中移动的3G网络不如联通和电信,这是人所众知的。

微信收费一事由此演变成了中移动与腾讯的争执。中移动3G网络建设不力,又借垄断之势逼微信收费,中移动立马成了过街老鼠。

但笔者从中移动内部得到的消息表明,事实并非如此。据悉,微信用户上升到3亿多之后,中移动确实发现信令风暴对网络产生冲击,甚至有些地区的通话质量受到影响,"于是据实向部里汇报了。"微信在不发信息的时候,也要通过心跳信令。

所以,3月初,中移动相关技术部门建议微信"降低心跳的频率"。这个建议提给腾讯之后,但腾讯回应则是"不改"。

4月7日博鳌亚洲论坛上,王建宙与腾讯CEO刘炽平均提到这个情况。王建宙称,"升级技术解决流量压力的好办法,通过优化心跳机制、优化网络,流量压力问题能够得到很好的解决"。而刘炽平则表示,"腾讯会和移动一起合作,腾讯准备了很多技术方案,有能力解决这些问题"。

如同中移动内部人士所言,中移动与腾讯的切磋仍在技术层面,看如何在技术层面上"挥刀",更好地切出未来。

据笔者了解到的信息,中移动至今仍没有提到如何收费的议题。"计费系统根本就没就这个问题展开过讨论,系统不动,能收钱么?"

由此,从目前来看,中移动与腾讯就"心跳"一事仍未达成共识。但在外界却已经演变了中移动逼腾讯收费。

二、三大运营商的博弈

三大运营商里,中移动最先表态,随后在3月底中联通和中电信的财报会议上,后两者也不得己表了态,但大意都是"与OTT运营商共赢"。中联通董事长常小兵在深圳IT峰会上关于"与OTT发展成鱼水关系"的说法也颇为引人注意。

先抛开"收费"与否不讲,就微信带动的流量,对中联通和中电信都是好事,尤其是联通,网络规模小,受冲击不大,微信是促进其流量业务发展的。

对中联通和中电信而言,他们希望微信还能更大地发展,对自己的业务有利。但同时,做在一边看"中移动和腾讯的虎斗",对他们而言也没有什么损失,甚至也乐见其"闹"。

说回三大运营商,中移动的用户数仍是最多的。微信的信令风暴与用户规模关系最大,所以微信影响最大的当然是中移动。甚至有人称,你中移动3G网络建设不给力,你就承认了吧。

的确,中移动也不乏为其4G牌照早日到手、早日上马4G而"闹庄",以全民在意的微信拿来大做文章的意图。

但还是回到原点,收费一说到底如何来的?中移动再神勇,还只是运营商,一家企业,能手眼通天到指挥工信部?

三、工信部与民意的博弈?

此前收费一说在微博上炒得很热,运营商与腾讯之间"你来我往",一嘴鸡毛。但事情在3月31日起了大逆转。

3月31日,工信部部长苗圩在参加第二届"岭南论坛"时称,目前工信部正在协调运营商微信收费一事,他们会考虑运营商的合理要求,但严禁他们利用垄断地位遏制微信等增值服务,微信不会大幅收费。

如前所述,就在运营商还在与腾讯谈判之际,甚至是中移动与腾讯就"心跳"问题扯不清时,工信部急于跳出来表态。

而且明确表示,"收费,但不会大幅收费"。这一表态无异于火上浇油,瞬间激发无数民意。更何况,大多数普通人并不清楚,这个收费到底是向谁收。

无数的微信用户立刻表示,如果收费,立刻卸载不用。

在用户不明就理、技术层面的事仍无定论的情况下,工信部这样的表态到底有何用意?这的确是这次微信收费事件中特别令人感觉蹊跷之处。

苗圩还提到一句:"三大运营商不能串通一气,将分别与腾讯等服务商进行谈判。"三大运营商不能串通,不能私下与腾讯达成共识,那么还是那个本质问题"凯撒的归凯撒"吗?

工信部表态收费,火上浇油。因此有人称,其实不是要收费,意在监管。

关于收费一事,最早是3月14日开始被人大量讨论。源于何处?不是源于运营商,而是源于网络。

不知从何而起,但却平地刮起收费风暴,并在苗圩讲话之后,达到前所未有的高潮。而且被激发出的微信民意几乎全部指向"央企垄断"。

四、腾讯与民意的博弈?

在收费一事上,腾讯成了"被害者"。不明就理的用户,以为是向普通用户收费,于是一面感叹"如果收费立刻不用",一面大骂"貌似逼迫微信收费的运营商如何垄断",并对腾讯寄予无限同情。

事实上,微信所产生的"信令风暴"一事至今仍未有官方答案,因为技术层面的问题仍在争议中。但笔者认为,其实所有的App都会产生信令风暴,如刘炽平所言,微信的在线信令不如Facebook高----如同此刻,笔者订阅的新闻客户端正在不停地推送新闻。

其实信令风暴是一样的,只不过,你微信有3亿多的用户,的确是影响了中移动的网络,甚至你还涉足了前所未有的网络语音领地。Skype不能落地的事实已经是先例。

但腾讯真实的想法是如何的呢?

当下腾讯一方面不停辟谣,声称关于各种网上流传的"收费信息"皆为不实,而且小马哥表明,不想被收费。但4月7日刘炽平还表明了另一点:"不想被收费,微信要做增值高端收费,大势所趋"。

基础服务是免费的,但增值服务却是收费的。如同腾讯最厉害的QQ产品,普通服务都免费,但各种红钻、黄钻服务都是收费的。刘炽平从2005年到腾讯后,其核心商业思维是,腾讯的互联网会像水和电一样融入生活,这就是传统商业模式的互联网翻版。同理,移动互联网也能这么玩。

微信也需要商业化,或者当下正是微信商业化的坎儿。微信商业化到底如何做?刘炽平的话很意味深长。

对于微信收费一事,很多用户至今仍认为是对普通用户收费。这里把腾讯刘炽平的说法再强调一下,对普通用户不会收费,但对微信增值服务的收费却是大势所趋。再强调一点,这是此时此刻腾讯的表态,但未来会如何,不得而知。

腾讯的纠结在于,不能对普通用户、基础服务收费,甚至腾讯面对中移动强硬地不改"心跳"频率,就是要保持微信信息的快速、维护用户的良好体验,从而进一步扩大用户规模。但从长远来看,微信商业化要变现,增值服务可是要收费的。

刘炽平的表态不小心让腾讯从"被害者"变成了"被审视者"。

腾讯的心态我们也能理解,谁不想让苦心打造的产品赢利呢?否则,这不科学,也不符合商业规律。

众声喧哗之下,收费一事已经越演越变形,迷雾也越来越浓。

想看清一件事情的真相,要看这件事最终对谁有益。

对微信收费,限制微信发展,对工信部的管理有利;从腾讯收费,对运营商(确切地说,中移动)有利;普通服务不收费,但收微信增值服务的费,对腾讯有利。

可以说,收费一事,各方都在博弈。某种意义上,这场从网络上开始的"收费讨论",是各方把民意做为砝码的一场博弈。

也许我们最终看到的是,三方皆欢喜的结局。至于最终用户是否欢喜,无它,如果你想用微信,那你就接受吧。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