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中文网研究员 连清川 | 2013年04月09日 星期二 06:41 AM

1989年夏天,美国保守主义祖师爷列奥·斯特劳斯的再传弟子弗朗西斯·福山发表了引起整个世界学术界哗然的文章《历史的终结》,宣布缠绕了200年之久的意识形态竞争已经结束,历史终结了。这时,有份共同参与终结苏联的美国总统里根即将卸任,而他的盟友撒切尔夫人内焦外困,支持率下跌,离辞职时间只剩下了一年。

从今天这个时间点回望彼时,一切如梦亦如幻,似乎一切不曾发生。而那个时代中曾经叱咤风云、一时无两的人物,都湮灭在历史的风尘之中,无从记忆。只有当昨晚撒切尔夫人去世的消息不胫而走的时候,整个世界似乎都拾回了那个年代的记忆片段。

二十世纪的七八十年代,乃是一个混沌未明的世界。对于中国人而言,在挣扎着逃出灾难岁月,刚刚开始改革开放之时,一切都是新鲜和刺激的。但对于整个欧美世界来说,经历了战后的复苏和60年代的资本主义蓬勃发展之后,他们已然在福利国家的停滞和低迷之间徘徊了许久。整个资本主义世界,都在下行的恐惧中惶惶不可终日。

两个人的出现,终结了这一切,把欧美世界,甚至把整个世界带进了一个如果不能说是明媚,至少也是清朗的时代之中。1979年,撒切尔夫人当选英国首相,并且执政至1990年;1980年,里根当选美国总统,并且执政到1989年。

笼罩在撒切尔夫人身上的荣光与贬损都众多,至少在英国,用毁誉参半来形容丝毫不为过。然而,纵观其一生,保守主义的信念才是贯穿始终的本色,至于铁娘子的标签,不过是对她的这一信念坚守的方式的认定,尽管她不妥协的政治性格也决定性地影响了她执行这一信念的手段。

对于撒切尔夫人,自由主义的市场理念和政府管理方式,是决定一切行为的终极政治哲学。她在国内削减福利、减少公共开支、打压工会权力、进行私有化的举措,都出于这种政治信念的执行。战后的欧洲包括英国,都对于福利国家和社会主义政策有着近乎执着的迷恋,整个社会的竞争性降低,企业成本高昂而公共服务国家化。

撒切尔夫人所进行的社会改革,恰恰所要进行的,就是对于市场经济的原则的重新尊重,把政府规模大规模缩小,降低公众对于公共服务的依赖,对企业发展进行松绑,将人们重新推回到竞争性的市场中去。这一举措立即激发了社会的活力,于是英国迅速地回到了资本主义的体系之中,在某种程度上,恢复了昔日大英帝国的些少荣光。

在对待欧洲的态度上,撒切尔夫人反对的,就是欧洲一体化这个多少带有乌托邦式的政治构想(这个设想,来自于法国总统的政策顾问科耶夫),否决将英国绑进整个欧洲的战车,否决将英镑取消加入欧元体系。

撒切尔夫人的政治信念,也是她在执行对外政策,尤其是对苏政策的根本行动来源。她终其一生,都和里根保持了稳固的政治友谊和私人友谊。是他们一起共同强硬地对抗苏联的政治理念,甚至共同发动了对苏联的军备竞赛,从而把苏联拖进了一个长期的消耗竞赛,拖垮了苏联的经济,直接导致了苏联的垮台。而比里根幸运的是,她亲眼目睹了这一政策的成果:柏林墙的倒塌。

如果未曾把撒切尔夫人放在一个历史的背景下去关照的话,人们很难发现这种保守主义的执着对于世界政治的格局以及社会形态的构成具有多么重大的关系。在6、70年代欧美国家的绥靖政策与社会主义迷恋的情绪之下,整个世界的低迷,都和这样混沌的思维相关。一方面人们固然依然相信资本主义所推动的自由民主人权的珍贵,一方面却同样期待国家福利政策的施行和平均主义的神话。

撒切尔夫人和里根这两个凭空出世的保守主义者,共同构筑了几乎整个20世纪下半期乃至21世纪初期的世界政治信仰:自由主义与市场经济的根基不容动摇,自由民主的信念不容动摇。

这乃是对于整个世界体系的中流砥柱式的坚守与铁腕。于是他们共同恢复了当时世界两个最重要国家的经济活力,终结了冷战的混沌状态,开辟了全球化的新世界。

当整个世界走出那个历史三峡的时候,站在今天这个时间点回望的时候,人们才会蓦然发现撒切尔的功勋原来如此地卓著:英国以脱离福利国家的形态保持着资本主义的活力,在整个欧洲的经济结构中独树一帜,从而依然是欧洲的领路人;不加入欧元的决定使英国免于欧元危机的戕害,而欧洲共同体的乌托邦如今摇摇欲坠,挣扎在欧债危机的共同困境之中;整体社会的健康化让英国依旧保持着旺盛的活力与坚定的自由信念,而并非如同其它欧洲国家那般摇摆而混乱。

至于香港回归的谈判和马岛战争的决绝,都只不过在那个时间点上的明智政治决策,绝说不上是什么不可替代的荣耀。

今天,我们已经处在了一个以全球化和互联网为主流话语的体系之中,低迷、冷战和社会主义国家政策都显得那么遥远而飘摇。但是,如果不是撒切尔夫人和里根历史偶然性的政治结合,今天的世界到底会以怎样的形态呈现,尚未可知。惟一确实可知的就是,恰恰因为他们的存在,世界市场的开放与交流、自由市场主义的全球性认同以及自由民主信念的普遍通行,才更加具有可能性与现实性。

历史总要翻过一页。撒切尔夫人的离世,就是对已然逝去的那个时代的一个总结。福山的理论具有其历史哲学和政治哲学的致命缺陷,因为意识形态的竞争永远有其旺盛的生命力,而人类的生涯之中,对于意识形态的构建总是有着痴迷和执着。但是,至少对于那一代人而言,历史已然终结。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