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3年04月09日 星期二 10:53 AM

韦家辉是"银河映像"的核心人物。《毒战》前期创作中他带领团队做资料搜集和剧本创作。如今银河映像第二梯队中的核心人物游乃海是他的弟子,而韦家辉近年来还收了一个学电影的重庆男孩当徒弟,也正是这个徒弟在帮整个团队斟酌《毒战》中所有的台词,让它们不带丝毫"港味"。

韦家辉的编剧团队正在慢慢向内地靠近,对待需要作出的种种调整,他显得很从容。无论是道具枪需要向公安局报备,还是处理只有内地法律中才有的"戴罪立功",他都自信不会改变银河映像的风格。

为什么拍贩毒--

毒贩人人恨,过审无碍

新浪娱乐:在内地拍摄公安题材还蛮难的,这个题材是怎么确定的?

韦家辉:其实我们之前不是想拍这个题材,是拍另一个和重庆有关的公安题材,当时那件事情很轰动。所以因缘际会,能够有机会到重庆,访问了很多警察,搜集了很多资料。后来这个故事没做成,但是我和杜生(杜琪峰)还是希望能够在内地拍一部警匪片,那有什么可以拍呢,就想到了贩毒的题材。

新浪娱乐:为什么是贩毒?

韦家辉:因为其实在国内拍警匪片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们将要面对的一个很难的关--电影审查。想来想去,有一种犯罪是不用争辩的,那就是贩毒,毒贩人人都恨。

如何了解内地警察--

在重庆看到很多靓仔警察

新浪娱乐:《黑社会》的时候去采访您,您的办公室有一本书,是黑社会历史和切口的,印象很深。你在内地一定找不到这样的书,只能找公安和刑警去聊,什么途径找这些人?他们跟香港警察办案方法有什么不同?

韦家辉:最开始我们想做重庆公安题材的时候,重庆方面安排了很多警察跟我们见面,聊了很多案件,我对内地警察的印象很多是来源于那里。他们给我印象很好,长得很靓仔,干干净净,制服穿得很挺,非常有电影感的警察。我看到他们的第一眼,就觉得很适合放在我们的警匪片里面。

新浪娱乐:毒贩也见到真人吗?

韦家辉:真的毒贩见不到本人,只能看他们抓捕的录像。另一方面我们自己私下去找不同地方的缉毒警,去聊他们缉毒会遇到什么问题。

新浪娱乐:他们给你们什么信息?

韦家辉:我们遇到的缉毒警是很不同的,给我们的感觉和给我们的信息都很不同,几乎是南辕北辙,也让我们感觉到内地之大,警察的工作方式完全是一个地方一个样子。但是没关系,我们记录下来,然后消化,再融合到在重庆见到那么多警察精英的形象里拍出来。

香港和内地警务的不同--

只有内地有"戴罪立功"

新浪娱乐:那你们觉得他们办案方式和风格,跟香港的缉毒警察有什么不同?

韦家辉:噢,那很大不同的,而且不只是缉毒警的查案方法,查案方法的不同,是因为法律背景不一样。香港是普通法,警察做错很小的事或者不依法律途径办案的话,他就没办法告疑犯的了,就要放人。但是国内呢,挺不一样的。法律背景和办事手法都完全不一样的。最重要一个分别就是,就是内地很兴"戴罪立功",我们也放到《毒战》里面了,在国内经常看新闻看到。但是这在香港很少见,戴罪就戴罪,立功也不能改变戴罪,但内地就很多"戴罪立功"。

新浪娱乐:你觉得这种戴罪立功会带来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危机吗?

韦家辉:噢,我不是这样看,戴罪立功就是抓另一些坏人,没什么不好。就是制度不一样嘛。

创作方式的不同--

每只道具枪都需要向公安局申请

新浪娱乐:内地有电影审查制度,没有分级制度,这也是和香港非常不同的地方。你们触碰的警匪题材,以前拍的人很少,你当然知道这在内地很敏感,那从创作的角度,你怎么去处理这些敏感和尺度的问题?

韦家辉:其实也是边摸索边拍。首先我们知道,教唆人犯罪的方法、吸毒的细节,不能拍。警察不能拍成他们乱来。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中国大陆看起来,其实每个地方都很多枪,但是不能拍太多。

新浪娱乐:我听说开始拍的时候,给毒贩大聋、小聋他们的设计,不仅是制毒,还卖枪。所以房间里到处都是枪,后来是剪掉了是吧?

韦家辉:对,剪了一些镜头,不能表现民间有太多枪。可是还是挺喜出望外的,很多开枪镜头都保留下来了。

新浪娱乐:在枪的道具方面会遇到困难吗?

韦家辉:很困难。香港的军火道具很好找,但是我们在内地拍,这些枪没有香港那么好找。只能慢慢拍,拍得比香港慢很多,因为我们用每一支道具枪都要跟公安局申请、报备。

新浪娱乐:怎么申请?

韦家辉:跟公安局申请,告诉他,我们今天有七支仿真枪。还好数量没有限制我们。

新浪娱乐:从制作上没有什么区别?

韦家辉:区别很大啊!坦白讲,在香港每样事情都容易一点,因为我们对整个规则都很习惯了。在内地的话,天气我们都不是很熟悉。最可怕的是围观人群,我们电影开头那场撞车的戏,你看镜头里面很多群众在围观,都是真群众。因为没办法,他们就是要站在那里看,怎么劝都劝不走,怎么说都没用,在香港,这样的情况是不会出现的。

银河映像与内地的结合--

跟欧洲像跟好莱坞不像

新浪娱乐:银河印象的警匪片有自己风格,比较冷峻,到内地拍片,是怎么把内地这种工业区、城乡结合部、污染的空气,和原来比较冷峻的风格糅合在一起的?

韦家辉:很简单嘛,我们完全可以跟着大氛围一起去变的。其实银河映像的创作方法有一个好处就是--我们会变。跟别人拍电影不一样,我们不是想好一个场景,然后把现场变成我们想要的场景。而是根据现场,想我们要什么。当时挑天津这个地方拍,我们是想把天津拍成美国纽约的感觉,冬天,沟渠都冒白烟,然后人讲话都是冒白气的。然后钟汉良他们从广州开车过来,没有厚衣服穿,冷得要死。开始的美术画面设计是这样想的。可是后来我们到了天津,冷是很冷,可是沟渠没有冒白烟啊,人讲话也没有冒很大的白气,跟想的不一样。我们就把它整个改了,氛围也改了,就那种建设中的工业区的感觉,很空,很新,很乱。能够拍什么就拍什么,不能强求,无法改变。

新浪娱乐:这也是你们长期的一贯的方式吧?

韦家辉:对,我们在拍摄上,跟欧洲电影的方法比较像,70年代欧洲人拍电影就是这样的,遇到什么就怎么拍。不像好莱坞,好莱坞是想什么,就把场景改成那样。拍到夜里,很多发电机,把灯光都打成白天来拍。我们不是,我们跟欧洲的方法。陈弋弋/文

(来源:新浪娱乐)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