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3年04月09日 星期二 23:15 PM

据中国经济网报道,上海H7N9禽流感感染者、27岁的吴亮亮离世后,其家属曾向医院索赔107万元。经过协商后,医院最终给补助13万元。

在妻子吴晓雅的眼中,吴亮亮是一个“踏实憨厚,不抽烟不喝酒,身体一直很健康”的人,但是却没想到他因感冒而住院一个星期后就撒手人寰。

吴亮亮家属最初认为,医院在对吴亮亮的治疗中存在失误,导致其死亡,“为什么好好一个人送进来才一周就去世了?”

因此,家属向院方索赔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失费、抚养费、赡养费共计107万元。

僵持一周后,双方最终在3月27日双方达成了一个协议。

院方在协议中称,患者因发热咳嗽入院,诊断“社区获得性肺炎”无误,虽经抗病毒性治疗,病情仍持续加重。院方通过多种途径积极为患者治疗,无奈患者终因疾病因素,医治无效死亡。患方提出,患者青年,家境贫困,希望予以人道主义补助。医方考虑治疗过程中存在医患沟通不畅、文书书写欠规范等情况,予以一次性补助患方13万人民币。

“我们家40多人,每天在上海的吃住开销都一千多元,实在耗不起。”吴晓雅说,家属最终同意了该方案并签字。

在吴亮亮病情严重时,得知其病危的40多位亲属,从老家江苏盐城赶到医院。

3月28日,吴亮亮在上海一殡仪馆被火化。”

吴亮亮自2月27日感冒不适,到3月10日因呼吸衰竭去世,这最后12天的生命轨迹如下:

2月27日,在猪肉摊上,吴亮亮脸色泛红地说:“婷婷(妻子小名),我难受。”回家后,他测了下体温,39度,已经烧得有点迷糊了。而后,他去一家小诊所挂了一瓶点滴,温度渐渐退下去。

2月28日上午,吴亮亮体温又骤然回升。他再次去诊所挂了两天点滴,然而体温居高不下。

3月2日,吴晓雅拉着丈夫去了上海市第五人民医院,挂了急诊,拍了x光。结果显示吴亮亮肺部上有几个白点。医生说,可能是肺炎,建议他接着打针治疗。

3月4日,吴亮亮开始咳嗽,呼吸困难,住进住院楼14层的呼吸内科,和其他两名患者共用一个普通病房。就在同一楼层的另一个病房内,这天有一位87岁的老伯和他感染了同一种病毒去世。

3月5日,吴亮亮咳嗽加重,食欲不振,什么东西都吃不下;当天下午,吴晓雅给吴亮亮的父亲打电话,要他过来看看,她觉得“亮亮体温一直古怪地不下去,怎么治也没用,兴许是中邪了或被不干净的东西找上了”。那天晚上,吴亮亮彻夜咳嗽,无法入睡。

3月6日凌晨2点,吴亮亮对妻子说:“我好难过,气上不来了,你叫医生来看看。”

“医生过来看了一下,说肺炎就是会咳嗽,过几天就好。”吴晓雅说,整个晚上,她就看着丈夫咳得气都喘不上、吐出带血的痰液,但除了轻拍后背外,她束手无策。

3月6日,吴亮亮病情急转直下,出乎所有人意料。

医院的病历单上记录:患者出现气急,呼吸窘迫,约16时呼吸窘迫较之前加重,无法平卧,双唇发绀,双肺呼吸音粗,立即转入ICU加强监护治疗。

当天下午,吴晓雅接到了科主任的病危告知:“他的病很重,你们要有心理准备。”

当天,吴亮亮没有来得及和家人说句话,便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怕有传染性,家人就不要进来了。”医生说。

3月7日,得知亮亮病危的40多位亲属,从老家江苏盐城赶到医院。但不能够进入监护室探望,只有吴晓雅被允许进入监护室。

此时,吴亮亮喉管被割开插入管子用于输氧,进食则需通过胃管,很难开口说话。吴晓雅和他用写字的方式进行交流。

吴亮亮病重期间,此间上海市肺科医院的专家、上海市疾控中心的专家曾先后来为吴亮亮会诊,并提出了一系列的救治方案,但都无法制止他的病情继续恶化。

3月10日上午8点,家属被允许进入重症监护室看吴亮亮。

吴亮亮喉部、鼻腔插了很粗的导管,双手双脚插满了细管子,为了防止病人因疼痛不适去拔掉喉咙的管子,他的双手被捆绑在了床边。

9点多家人再进去看时,病人的脸更黑,双臂也已经泛黑,脚趾往上翘起。心电图监视器上的数字变成了每分钟40多下。医生开始抢救,患者家属被推出门外。

3月10日中午12点10分,吴亮亮抢救无效后死亡,当时的死亡原因是重症肺炎,呼吸衰竭

直到晚上8点,重症监护室的大门才重新打开,医生宣布了病人的死亡,并将遗体运往太平间。

死亡的降临让家属猝不及防,他们情绪失控,要医院给个说法,并拒绝将遗体送入太平间。

最终院方报警,强行将遗体送走。

3月28日,吴亮亮在上海一殡仪馆被火化。

3月31日,官方公布了吴亮亮真正死因,感染了H7N9禽流感病毒。

4月6日上午,上海市第五人民医院医务科的一位负责人向吴晓雅证实:吴亮亮是由禽流感引发的重症肺炎去世,之前之所以没有告知家属,“是因为H7N9是一种新型病毒,只能由国家卫生部门确定发布”。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