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3年04月10日 星期三 07:40 AM

埋有唐代著名高僧玄奘法师灵骨的西安兴教寺,正面临大规模拆迁。当地政府给出的拆迁原因,是丝绸之路联合申遗的需要。联合申遗名单上只有兴教寺塔,不包括寺庙内其他建筑。《云南信息报》记者了解到,申遗拆迁的背后,是著名的曲江系公司的商业运作。兴教寺这座千年古刹正成为业界知名的“曲江模式”新的目标。

根据规划,兴教寺大殿前的两座石碑要搬走,玄奘塔是为数不多的保留建筑。

兴教寺为中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座建于唐朝的古刹,距今有1300多年历史。因为埋葬着玄奘灵骨,它在世界宗教界占有重要地位,是汉族地区全国重点寺院。兴教寺每年举办的护国息灾水陆法会,在全国和东南亚佛教界都享有很高声誉。

2007年开始,西安市开始将兴教寺纳入申请世界文化遗产工作范畴。2012年7月,陕西省确定5处8个点列入丝绸之路联合申遗名单,包括兴教寺塔在内。

2012年10月,兴教寺第一次得到消息,因为申遗需要,该寺许多建筑需要拆迁。从那时开始,申遗拆迁计划开始困扰着兴教寺的僧人。

今年1月份,西安市召开了一个申遗工作协调会议,兴教寺住持宽池法师出席。宽池法师提出兴教寺退出申遗,但没有奏效。

2013年3月7日,西安市各相关部门到兴教寺视察落实申遗工作。次日,兴教寺收到长安区民宗局限期拆迁的通知。通知要求兴教寺的整个拆除工程在5月30日之前完成。

3月13日,丝路申遗申报文本编制总负责人陈同滨来兴教寺考察,有多位政府官员在场。宽池法师当时对陈同滨表达了担忧,“修学和生活是一体化,兴教寺拆除这么多的建筑,僧团失去食宿的基本保障,等于是破坏了僧团,破坏了正常的宗教活动。”但他的话被西安市一位官员打断。该官员对陈同滨说,不用考虑兴教寺的意见,申遗的事情政府作了决定。

据宽池法师回忆,有关领导称他“理念不超前”,并称“在兴教寺下面建一个寺庙花不了多少钱”。根据该领导的构想,最终兴教寺的面貌是“只留三个塔,周围全部绿化”。

西安市长安区民族宗教局局长张宁告诉记者,“兴教寺拆掉部分建筑是为了环境更优美。具体规划还没有完全定下来,正在等国家专家组认定。兴教寺要发展,对僧人工作和生活的阶段性影响有,但不是很严重。”

2011年11月7日,西安市长安区政府在答复网友时提到,大明宫集团投资建设的兴教寺佛教文化旅游景区建设项目,占地面积412亩,建成后将成为集佛教文化、佛教养生、佛教旅游为一体的高规格旅游文化景区。

公开资料显示,大明宫集团是西安曲江文化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曲江文投”)的全资子公司。曲江文投又是曲江新区管委会的下属公司。

兴教寺佛教文化旅游景区建设项目是2011年中国东西部合作与投资贸易洽谈会长安区项目集中签约成果,规划中的兴教寺佛教文化旅游景区将建设四个功能区:佛教园林区、佛教寺庙区、佛教文化区、佛教休闲区。其中佛教寺庙区包括玄奘文化广场、三门四柱牌楼、108级朝圣石阶和天王殿。该资料估算,项目计划总投资1亿元人民币,其中征地拆迁费4000万元,土建工程费6000万元。该资料分析认为,项目建成后,年净收入1000万元,投资利润率16.7%,投资回收期为6年。

所谓“曲江模式”,即先在历史文物附近圈地,炒作文化概念,后进行招商引资,打造项目使得地价升值。这一模式全国知名,也饱受争议。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舒乙甚至将“曲江模式”形容为:挂着文物的“羊头”,卖房地产的“狗肉”。

今天的“曲江模式”不仅在西安复制,同时也开始在陕西其他城市和外省复制开来。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