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中文网实习生邓灵灵 编译 | 2013年04月10日 星期三 11:50 AM

在Google中搜索“Ordos(鄂尔多斯)”,第一条新闻是2010年时代周刊报道的“Ordos, China: A Modern Ghost Town(鄂尔多斯:一座现代的鬼城)”,第二条新闻是2012年BBC的“Ordos: The Biggest Ghost Town in China(鄂尔多斯:中国最大的鬼城)”。这些报道讲述鄂尔多斯这座空城的故事,也映出国外媒体对这座城市的第一印象。

在过去十年里,鄂尔多斯从一座位于北京西边350英里的沙漠城市,逐渐变成贴上“过度城市化”恶名的无人之城。美国Bloomberg报道,2010年,鄂尔多斯康巴什新区90%的新建房屋无人居住。但Adam Smith和Song Ting相信鄂尔多斯的现状比想象中更为复杂。他们刚刚进入鄂尔多斯拍摄关于这座“鬼城”新生的纪录片《宫殿之城》。The Atlantic采访了这两名电影人。

鄂尔多斯(至少是康巴什新区)被看成是“过度城市化”的代表,以无人之城著称。而你们的纪录片似乎要表达,有许多人正在进入这座城市居住。康巴什新区发展起来的背景是怎么样的?新区的现状又是怎么样的?

大约10年前,鄂尔多斯被发现是中国煤储量最大的城市之一,于是许多人开始大量地开采这座城市的煤矿,他们获得了巨大的财富。但是一旦人们有了钱,他们默认能够永不亏本的方式就是兴建房屋。政府为了获得资金建设学校、医院等基础设施,也大力支持房地产开发商。然而这只是过分地追求表面成功罢了。

鄂尔多斯其实是一个未完成的计划。这个计划只完成了一半,原本他们打算建设能住下100万居民的城市。现在,只能容下50万左右。

和北京一些居民交谈时,我们发现他们只知道鄂尔多斯在煤产业繁荣之前是块穷地方,依靠羊毛和纺织品产业支撑。鄂尔多斯本来是中国最贫穷的地区之一,10年里一跃成为最富有的。

指向鄂尔多斯的这些负面报道会不会使政府或市民开始觉得这是一个失败的城市?如果是这样,政府要提供什么激励措施来吸引新居民?

我不认为政府会承认鄂尔多斯是失败的。他们还在努力招徕新居民。政府已经将办事处搬到新区,他们还把鄂尔多斯市一些最好的学校搬到新区以吸引年轻人。

我们的第一反应是:“噢!这简直是政绩工程!”但是我们采访的一些村民却表现得很开心。实际上,他们已经变得很富有,他们开设了银行帐户,购买了别墅,生平第一次——他们大部分已经退休了——把一大笔存款存入银行。

相对于新城区域的繁荣,鄂尔多斯的旧城区现状如何?

所谓的“旧城区”是指东胜区,不过它也比10年前规模更大了。现在有一个计划正打算把康巴什新区和东胜区结合起来形成一个新的特大城市。当你在新建的高速路上驾着车往来这两个地区之间,你会看见很多已完成或正在建的新事物。

尽管东胜区听起来也那么美好,人们还是选择往康巴什新区去。我们两年前第一次到康巴什,那里还十分空荡,现在就变得有生气多了。不同地区的人汇聚到康巴什:重回鄂尔多斯的居民,生活在旧城区的居民,寻找新机会的外地人,建筑工,还有举家从北京迁移而来——因为这里空气污染更小,生活空间更大。

说说影片中的那些角色吧。为什么他们要来到鄂尔多斯?他们如何反映这座城市的故事?

我们跟拍的其中一个角色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人。她在这教一些老农民成为城市居民,告诉他们如何开通银行账户,如何使用城市的“文明”举止,如何装修自己的寓所。但她现在面临两个选择,一是继续留在这里工作,二是离开这里,搬去丈夫的居住地一起生活。

片中的许文(音)就是我们提到的对现状很满意的那类人。他原来是一个放羊人,拿到政府的补偿以后才进入新城市生活。放羊的收入很微薄,所以他一直过着贫苦的生活,我想他现在应该很高兴能退休吧。

出租车司机代表的是为个人梦想而来的那类人。他已经在鄂尔多斯生活将近一年了,但还没有实现他的真正目标:在房地产事业上获得成功。他有一刻在想“我应该坚持下去吗?还是我应该搬到其他地方?”他在新疆生活过七年,他想回那儿去。

国际媒体普遍把鄂尔多斯报道成一座典型的“鬼城”,你们是怎么通过在鄂尔多斯的所见所闻,看出这座城市的不为人知之处的?

我们拍电影必须要获得鄂尔多斯市政府的批准,我们本来以为这很难,结果出乎意料地容易。政府办事处在一个非常庞大的建筑里,当我们去敲办公室的门时还很忐忑,以为这里面的人一定会对我们说“不行!已经有很多关于鄂尔多斯的负面报道,我们不希望有任何媒体曝光,尤其是电影制作。”但事实完全相反。政府官员说:“我们欢迎电影制作人、艺术家、研究人员或学者,我们欢迎任何人来记录我们的城市。”

鄂尔多斯人民的乐观让我感到惊讶。尽管存在许多挑战,他们始终相信这座城市。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