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3年04月11日 星期四 04:39 AM

据BBC中文网报道,武装中立国瑞士一直实行义务兵役制。但是近年来,欧洲其它国家包括法国、瑞典和德国都先后实现军队职业化。常年无战事,养兵是不是浪费?瑞士也出现了希望结束义务兵役制的呼声。BBC记者伊莫金• 福克斯说,今年,义务兵役制遭遇新威胁。一支凶险的"特种部队"袭击了新兵营房......

每年春天,7000多名瑞士男子开始首服为期21个星期的义务兵役。现在又到了一年当中这个特别的时段了。火车上,满是身穿军装、满脸朝气的年轻人。他们好像刚刚匆匆忙忙、草草率率地理过发。

虽然瑞士保持严格中立,但是,军队不复存在?许多瑞士人仍然根本无法想象。

军队可能永远都不会参战,但是,它仍然被看作社会的一个顶梁支柱。有时候,人们会亲切地将其称为"男孩儿成长为男人"的地方,甚至,伟大的国家团结者。在军队里,富有银行家的孩子和农民家的孩子同吃同住;说德语、法语和意大利语的人学会彼此之间如何沟通。

年满19岁的瑞士男子必须前去义务征兵学校报到,此后10年之内定期在军队服役。但是现在,许多瑞士人怀疑,每年开支高达45亿美元的军队是不是一个昂贵的时代错误。

在他们看来,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发动所有身强体壮的人去保护国土边界没有问题,但是,二战以后,瑞士军队到底干了些什么?看起来,这种怀疑论调好像在新兵当中最强大。最近,瑞士国防部一次调查发现,只有40%的士兵相信军队的价值。

前不久,BBC记者伊莫金•福克斯加入了一班刚刚开始服首期12个星期兵役的新兵。

费比安是名大学生,军帽下露出一缕缕长头发。在零下几度的大冷天,费比安哆哆嗦嗦、挣扎着和手中的突击步枪较劲,他说,他非常看重在军队里结交的新朋友。

但是,当BBC记者福克斯问他,你能不能想象自己真的开枪呢?他好像没听懂,反问道,"什么?你的意思是,打仗开枪?"

然后,他接着说,"上帝,没想过。但愿不会有那么一天吧。"

马克满脸忧郁,坦白说非常怀念山里的家人。他的回答更加直接了当,"不会,不会。我会立刻放下枪,逃走。"

BBC记者福克斯认为,这肯定不是军方希望向新兵灌输的精神。在前面提到的那次令人失望的调查结果公布时,国防部承认,必须向新兵提供更加合理的挑战。

没错,今年这批7000名新兵真的遇到了新的挑战。但是,这个挑战恐怕不是将军们想象的那个挑战。

秘密部队来犯的对手十分阴险,只在夜间发动攻势,悄然无声,且几乎无形。天一亮,人不知、鬼不觉地消失。后果是,士兵们精疲力竭、周身不适、士气低迷。

那么,这只秘密部队到底是谁呢?为什么它要攻击爱好和平的瑞士人呢?

答案:臭虫。

这一切,都起源于第五步兵师的一间宿舍。刚参军没几天,新兵们起床后周身瘙痒。祸首,肯定比让人彻夜周身不适的粗糙军毯更加强大。

虽然消灭害虫突击队迅速采取消毒行动,臭虫问题还是不断扩散。

国防部网站上发表的一份措辞强硬的声明承认了臭虫问题的存在,但是,为了安抚军心,声明还说,所有受到臭虫骚扰的部队都已经转移到了新的地点。
但愿,他们没有带着"敌人"一同搬家。

BBC记者福克斯在文中写道:“我禁不住怀疑,这个小害虫会不会演变成有关瑞士军队存在意义的大问题。”

“我担心,臭虫入侵----甚或只有一只臭虫,是不是也足以让那些以特爱干净著称的瑞士母亲们无法忍受。”

“我可以想象,新兵回家后,药店里消毒肥皂脱销,花园里点起篝火焚烧军装。”

瑞士在今后一到两年之内即将再一次就义务兵役制度举行全民公决。

瑞士军队,这样一个几十年坚持中立、冷战后都继续生存下来的机构,会不会最终败在小小的臭虫手下呢?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