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3年04月11日 星期四 13:12 PM

《电影》杂志 杨天东

在李冰冰饰演重要角色的合拍片《生化危机5》上映不久,美中合拍的《钢铁侠3》又即将上映。今日《被解放的姜戈》放映被临时叫停,再一次引发人们对于引进片和合拍片待遇不同的猜想。然而合拍片的情况也并不乐观,国内《电影》杂志曾对此进行了深度报道。

"中国电影系统和美国电影系统不同,做中美合拍片,就得让这些系统的各种各样的口都能得以对接"。在谈到中美合拍的机制问题时,乐视影业CEO张昭如此说道。正如同DMG娱乐传媒集团总裁丹·密茨所说,"中美合拍并不是那么容易,要经过很多坎儿"。作为中国电影人来说,既然选择了合拍,就意味着走上了一条颠簸的路,无法避免利益上的冲突与文化上的抵牾。在这个意义上说,中美合拍,可谓步步忧心。

第1步:主导权之属

根据《电影管理条例》,作为"合拍片",首先得符合几条基本的规则:中方投资超过三分之一、至少有一位中方主要演员、拍摄地在中国......这些都是硬性条件。

时光网副主编徐元曾经采访过许多有合拍片经验的专业人士。在他看来,摆在中美两国电影人面前的是两种方案,其一是中国资金参与投拍的纯种好莱坞电影,这类名义上的"合拍"至多为了满足中国官方的"合拍规定"而加入一些中国情节和中国面孔罢了。其二则是以好莱坞的主创人员、拍摄技巧和营销推广手段拍摄"中国电影",尤其在商业类型片领域里的计算机特效技术,以及电影衍生产品的开发方面,好莱坞确实全球领先,值得师法。站在文化保护的角度来看,第一种合拍模式并不是中国人期待中的"合拍",其动机只是为了绕开中国的电影进口配额制度,因为合拍片是享受国产片待遇的,在分账上会获得更高的比例。若以进口片的身份在中国上映,美国片方所分走的票房比例仅为13%。而且从今年开始,不仅进口片分账比例提升至25%,合拍片的分账比例可达到43%。"说得严重些,就是一种贸易倾销",徐元如此说道。

于是,令人忧心的情况便会跟随出来。正如去年6月份结束的第15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上,新原野娱乐总裁裘华顺在被问到《云图》是否最终会被以"合拍片"身份进入内地时,也难掩尴尬之情,"《云图》是合拍还是引进?我们还在等待,但是媒体非常关注,去年纽约时报和洛杉矶时报,包括香港的南华早报,很多报纸找到我们这边打听《云图》,已经不是娱乐事件,其实是一个财经方面的话题,因为我们在思考的是全球市场到底是谁在把控?"

第2步:谈判之艰

2011年初,通过一个美国朋友的引见,新原野娱乐总裁裘华顺认识了影片《泰坦尼克号》的制片人,对方向他介绍了一个非常大的项目,并说那是他一生中见过的最让他兴奋的剧本,二人相谈甚欢。最后,裘华顺问他,这个片子需要投多少钱?对方告诉他需要投1.8亿美金,"这是一个大螃蟹,我一个从来没有吃过螃蟹的人,这个东西端到我桌子上,怎么咬这个东西?"带着疑问,裘华顺拜访了很多业内的朋友。

对于裘华顺来说,经验的缺乏令他必须谨慎再谨慎。他跟对方从基本的概念开始谈,这个过程进行了半年。在这期间,双方动用了7个律师,其中有6个是中方的,1个是美方的。"因为我们公司有一个版权律师和概念律师,当时谈概念的时候用中文,包括邮件往来、电话联系。当框架一点点清晰,进入到实质性阶段后,就开始使用英文版本。我们公司的这两个律师都不会英文,我只好去英国的一个律师事务所又请了两位律师,一个大律师是1000美金一个小时,一个律师是600美金一个小时"。

有了6个律师,裘华顺根本没有参与任何谈判,全权交与律师处理。从2011年的春节开始谈,到5月底的时候,合同基本上定了下来。双方确定了主创人选。导演为《黑客帝国》的导演沃卓斯基兄弟以及《罗拉快跑》、《香水》的导演汤姆·提克威,演员方面则是娜塔莉·波特曼和汤姆·汉克斯,后来娜塔莉·波特曼怀孕,取而代之的是哈里·贝瑞,双方统计了一下,演员和主创加起来得过50几项奥斯卡提名。

时间到了7月28号,离合同中规定的开拍时间越来越近了,美方制片人告诉他,德国方面(《云图》这个项目注册在德国)希望在8月1号收到中国方面的信用证。也就是8月1号,这么多好莱坞大片明星必须得拿到片酬,才能在西班牙拍戏,但是信用证还没有开具。另外,公司还有导演、制片人,这么多合伙人,如果这个钱不打到,资金链就会出现一系列问题。无奈之下,第二天,裘华顺便带着美方制片人去了香港,准备通过朋友的帮忙借钱给德国方面,让他们拍起来,但是在香港待了7天,裘华顺没有借到一分钱,几乎所有的朋友都告诉他,电影投资风险多大,1000万美金借给老外将来出了问题怎么办?结果,裘华顺无功而返。

就在此时,乔青山干了一件令裘华顺非常感动的事情,他对所有未领取片酬的演员和剧组人员说,"我见过这个中国人,他说过的事情我相信能够做到......"在乔青山的调解下,众多大腕明星第一次在没有拿到全部的酬金的情况下,就先投入到《云图》的拍摄中。

第3步:混搭之难

张家振是吴宇森的制片人,当年双雄联手,意气风发地杀入好莱坞,打拼出一番辉煌事业,从而为好莱坞留下了《变脸》《碟中谍2》等享誉世界的商业大片。后来,二人准备拍《飞虎》--一个讲美国飞行员在中国的故事。当张家振拿着剧本给美国人看的时候,对方告诉他,自己不希望有那么多的中国人在里面,因为美国观众不爱看。其实,张家振也知道美国人要什么,"他们可以拍'万里长城',但要的是'建万里长城来对付外星人'。"

但是,对于合拍片来说,中国元素的输出是一个硬性的要求,如何把中国元素很好地包装进一部合拍片中,得到中美双方的认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美国人丹·密茨正在做的就是这样一件难事儿。他能说一口流利的京片子,也在中国生活多年。在2008年以前,作为中国DMG娱乐传媒CEO的丹·密茨就想把他熟悉的好莱坞跟中国拉拢,但直到近两年,他才觉得时机成熟了。于是,他拉来好莱坞,合拍了两部动静颇大的电影--《环形使者》和《钢铁侠3》。

《环形使者》是一部穿越题材,故事设定在2072年,本来故事有很多情节是发生在巴黎的,后来DMG加入投资后,《环形使者》成为中美合拍片,巴黎也改为了上海。上海是《环形使者》故事的重要发生地点,也是影片的重要拍摄地。中国制片方DMG负责了影片在上海的取景、拍摄、美术设计和制作工作。这是好莱坞电影第一次把未来世界的中心放到了中国, 在丹·密茨看来,《环形使者》中的中国元素和东方审美,并非是刻意为之的一种点缀,更是影片故事和创意的需要。"我们并不是想利用中国元素来讨好或者占有国内市场,而是因为确实这个故事需要,有了中国的元素,变得更加有趣了。因为好莱坞不可能为了中国市场硬将中国元素塞进去,这样会把其它市场破坏了。我们要做的就是把最新的中国元素加入到好莱坞大片的模式里面去,成为全世界都能欣赏的大片。"

虽然对新片信心满怀,但是说到热闹的中美合拍现象,丹·密茨说得也很坦诚:"对好莱坞来说,中国是非常重要的市场。然而即便再重要,好莱坞也不会因此就把百年形成的模式改变了。好莱坞电影票房很好,揉进去中国文化,就很难,角度上很有难度。现在缺的是,能拍中国元素又懂好莱坞的做法。"

第4步:语言之惑

几个月以前,黄建新与一个很大的国际公司谈合作,对方要求用英文来拍一个中国故事的电影,黄建新拒绝了,因为在他看来,这里面势必要出现文化上的冲突。"母语的语境决定了人的行为,日本的女孩子看起来比较静,美国的女孩子永远在动,语境习惯和文化习惯决定了一个人的行为。如果我们现在用英文拍一部戏,这会对中国观众的心理有一个特别扭曲的打击。"

与他有同样观念的有让・雅克・阿诺,作为有过多次合拍经验的导演,最近正在为中影集团拍摄一部合拍片《狼图腾》,他也认为电影一定要以当地的语言来拍,"我的电影,我会收集不同配音的语言,芬兰语、丹麦语、印尼语、马来语,我们不光要关注艺术的问题,对于语言问题也要很小心。在我们这个行业,我们需要认识到语言这个问题。"

其实,黄建新和阿诺都指出了中美合拍片的一个很大的问题--语言。一部合拍片究竟应该用英文拍还是中文拍,这恐怕是摆在电影拍摄之前最直接、最现实的问题。如果用英文拍摄一部中国故事,就会出现黄建新所说的文化冲突问题。但如果用中文拍摄的话,美国人接受不了,正如冯小刚在一次论坛上说到的:"我们的电影都在说汉语,在中国是主流文化,在全世界并不是,在世界各地大部分电影观众都是看英语的,我们还是'少数民族语言'。美国观众是不习惯看字幕的,能看字幕的观众只是少数一些知识分子。所以,有很多情况决定了我们的电影出不去"。

第5步:沟通之苦

2009年8月,电影《狼图腾》在北京举行了导演签约仪式及电影启动发布会。因拍摄动物电影(代表作有《虎兄虎弟》、《熊的故事》)而闻名的法国导演让·雅克·阿诺成为该片导演。然而,时隔三年之后,2012年7月6日,《狼图腾》才在北京正式开机。据知情人透露,该片是中影集团筹备七年的中美合拍项目,中间因为迟迟未拍,导致与小说原作者合约到期,中影不得不再次签约,眼看着合同就要再次到期,同时,在各方面的压力之下,《狼图腾》不得不极速启动。

外界对《狼图腾》的拖延拍摄一直有着种种传闻,比如,工作方式和处世理念不合导致导演与中方人员不合。欧洲电影人一向喜欢在电影的细节上提出很多要求,这与赶进度、追档期的中国电影拍摄有着太多的不同,稍微不慎,很有可能会一拍两散。为此,阿诺表示,他会坚持拍自己真正想拍的东西,完全不需要为投资方施加的各种不正当要求做取舍,"王家卫跟英国演员合作,拍出来的电影一点都不像英国片,还是王家卫的电影。我的一部电影最多的时候有来自四个国家的投资方和制片人,但开拍之前我就会声明我必须享有绝对的创作自由和最后的影片剪辑权。如果制片方不认可我的艺术创作,我就拎包走人",面对中国影视界的所谓潜规则一事,头发花白的阿诺无不风趣地回应,"如果老板要他的女朋友来做主角,我会直接告诉他:你换个导演吧。"

张家振曾说,"如果一个美国导演,拍的又是华语电影,那肯定会有更多的矛盾",基努·里维斯正是那个不幸的美国导演。去年,他以导演身份执导了中美合拍片《太极侠》。该片将以半中文、半英语来拍摄。即使是有着充分的准备,该片在香港拍摄期间,因为对于当地拍摄环境不甚熟悉,基努·李维斯情绪一度非常低落,从知情人和媒体的反馈来看,在片场的里维斯除了拍摄必须的交谈之外,几乎是一言不发,对记者的提问,更是视为空气。

在合拍片的拍摄现场,除了语言沟通以及文化理解上的偏差外,还会面临着工作管理方式的差别,中方人员为了赶景、抢天光等一系列拍摄要求,往往连续工作24小时,甚至更长,但是好莱坞团队有工会制度,每天只能工作8个小时,到12小时还要多付一半的酬金,而且对方可以拒绝不做,因为这已经违反了工会法。如此一来,在现场,导演的自由度下降了,制片人的自由度也下降,整部影片的成本也就随之提高。如果在现场,这些问题没能达成很好的沟通,一场争端是无可避免的,因为中国人往往喜欢讲人情,讲交情,而美国人往往更认死理。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