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中文网见习研究员 姜炜 | 2013年04月12日 星期五 20:24 PM

对于世界上的大多数人而言,作为全球经济引擎的中国农民工不过是无名的、可以替换的一块零件。《华尔街日报》记者张彤禾,却用两年时间在南方的新兴城市东莞调查报道,努力将他们还原成有血有肉的人。她令人惊讶地发现,除开经济因素,大多数年轻女性选择外出打工,是出于离开农村去看一看外面世界的愿望。她们,比起其他任何一切,都更能代表当下的中国:一个正挥别乡土和动荡过去、并拥抱光明但又忐忑未来的国度。——《时代周刊》

对不够了解的人群,我们往往容易符号化地去理解,说到中国工人,西方世界往往首先想到的是血汗工厂。一系列关于富士康的报道也容易让人们将打工者的生活定义为长时间加班、单调、重复、高强度、缺乏交流、社会底层等等。面对媒体上符号化的农民工形象,张彤禾决定写点不一样的东西。她深入东莞,和普通女工深入交往,用一线材料血肉丰满地还原了一群打工女孩的形象,她们真实而鲜活,并非时代的牺牲品。

这本由美籍华人、前《华尔街日报》驻北京记者张彤禾历时两年追踪报道所完成的《打工女孩》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引进出版。作者也于4月初来华,在京沪两地和读者见面。昨日,IBTimes研究员受邀参与了此书在上海民生美术馆的新闻发布会,会上作者张彤禾毫无保留地与媒体分享了此书的写作过程以及她对于中国打工女孩这一群体的认识。

《打工女孩》成书背景

新闻发布会从作者张彤禾的一段简单的写作背景介绍开始:"我第一次去东莞,那个时候我在街上看到很多打工女孩,那个周末结束我觉得我可以写一本书了。很多人问我,我是怎么得到这些年轻女孩的信任,其实跟她们一起聊天不难,我在街上就见到了几十个打工者,她们基本上都很和气,愿意跟我谈。因为她们是外来的,我也是外来的,所以她们比较可以接受我。"

"跟她们保持联系"是张彤禾觉得采访这一城市迁徙群体最困难的部分,"因为每个人随时都可以换工作、搬家或者是改她的手机号码,我有时候觉得,我后来写到的这几个人,其实也是她们选了我,我对她们的故事很好奇,她们对外面世界也好奇,对我这个外国记者也好奇,这样的相互兴趣让我们保持联系,后来也成了很好的朋友。"

外媒对于中国打工群体的报道重点通常置于恶劣的生存环境、各种工伤、虐待、死亡等耸人听闻的事件上。张彤禾认为"这个事情不可能这么简单,如果出门打工真的只是受罪,那不可能有一亿五千万人都会跳进去。"她有种感觉,这个群体自己对出去打工这件事情看法可能很不一样,"虽然出去打工很辛苦,但也带来一种机会,一种有趣的探险。"这种想法也构成了她这本书的写作动机。

对于在中国生活的感受,张彤禾说"我觉得我这十年可以在中国生活感觉很幸运,亲眼看到这么多人生活在改变,觉得在这个时代连平凡的人都可以活的很精彩。"

打工女孩:当代中国的微观写照

张彤禾所描写的打工者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农民工,并非五十岁左右,皮肤黝黑,从农田里来并终将回农村里去的那些人,她想要描写的是更年轻的一代,"是农村里的精英,他们年轻,受过较好的教育,比留在村里的那些人上进。......而且如今大多数年轻的农民工不再是种地出身,而是从学校出来。种地其实只是他们看见自己父母做的事"。他们出来是为了留下,是为了追求城市里的机会,他们的生活变动代表了中国的城市化进程,

对于中国农村根深蒂固的"重男轻女"现象,张彤禾认为虽然这对女孩而言当然十分不公平,但农村家庭因此会把教育资源及更多的关注重点放在男孩身上,于是农村女孩儿就得到了某种程度的对自己人生的把控,这种"自由"使得她们更容易走出农村,而工厂也更愿意雇佣"听话"的女工,于是她们从流水线做起慢慢发展成为相对等级较低的文员、秘书、助理......

张彤禾在《打工女孩》中专注描写的是年轻一代打工者中的女性。外出打工整个地改变了她们的命运,城市生活改变了打工女孩对婚姻的期待,她们不再愿意嫁给依然留在农村的男性;挣钱变多提高了她们在家庭中的经济地位,也改变了家庭的权力结构,她们变得比父辈更有权威;城市也改变了她们的生活习惯,她们回乡后会在有雾的早晨关上窗户,告诉母亲湿气对身体不好,要求弟妹把垃圾扔在口袋里而不是随地丢弃。张彤禾在东莞仔细的记录下了打工女孩的人生转变的过程,而打工女孩的生活变化正是当代中国的微观写照。

对于张彤禾在书中用吕清敏和伍春明两人的具体个案来记录这一群体的人生转变,很多人也因此质疑内容的典型性。"我觉得这些打工者一代一代很不一样,80后、90后差别很大。这一代的流动人口他们的性格、他们的梦想跟过去很不一样,他们的要求也比较高。所以我觉得从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到现在,我们看这个群体,其实他们的变化也很大。张彤禾认为她写的这两个女孩背景还是具有一定代表性,比如她们是农村来的,没有受过很多教育,家里很穷,有很多经济上的负担......但她也强调,她的书中主角应该是一个比较有意思的、有个性、有看法的女孩,"愿意跟我谈,愿意思考未来,对自己人生有计划......当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精彩方面,我挑她们是因为我觉得她们很有意思,很有野心。"

另外,张彤禾也提到自己的采访也参考了当今社会学家对于这个群体的调查报告,"我再继续调查里发现,他们得到的结论跟我在这些女孩生活中看到的变化是一致的。"

未来计划:记录中东普通人生活

张彤禾的先生彼得·海斯勒(中文名何伟),曾任《纽约客》驻北京记者,以及《国家地理》杂志等媒体的撰稿人,曾推出过中国纪实三部曲《江城》、《甲骨文》和《寻路中国》,通过叙述普通中国人的经历来展现中国变革的实质。《江城》一经推出即获得"奇里雅玛环太平洋图书奖",《甲骨文》则荣获《时代周刊》年度最佳亚洲图书等殊荣。何伟本人也被《华尔街日报》赞为"关注现代中国的最具思想性的西方作家之一"。

在谈到《打工女孩》写作中何伟对自己的帮助和影响,张彤禾也毫不吝啬对自己丈夫的赞美,说他的鼓励最自己非常重要,"当时我在东莞进行采访的间隙,都会把所见所想通过E-mail发给他,和他的交流在我这几年的采访期间感受到了极大的鼓励和关心。"张彤禾表示自己写完书稿都会拿给何伟先看,何伟审稿会细致到对用字,标点提出修改意见。张彤禾笑称何为是"世界上最仔细的编辑"。

目前张彤禾与何为定居埃及,这也与他们的最新计划密切相关。张彤禾表示他们二人现在正在努力学习阿拉伯语,希望深入了解中东普通人的生活,然后把那里人民的真实生活带给更多读者,"中东和中国一样也是非常丰富但外界了解程度不高的一个地方,对于中东而言,似乎外界的关注焦点只在政治、恐怖主义、以色列问题等,其实这里也有实实在在的生活,他们的宗教、现代化进程是如何的,都是值得分享的。"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