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中文网见习编辑 刘静 | 2013年04月12日 星期五 10:10 AM

中国第九届中国政协主席李瑞环同志,最新推出又一著作《看法与说法》(中国人民大学出版。他常说:"凡事都要有一个看法。""看法是头脑改造过的认识、观点、主张。""不断地追求反映事物本质的看法,对于训练思维能力、提高理论水平、搞好工作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说法是看法的表达","在坚持准确性的前提下,力求通俗、简洁、鲜明、生动和富有个性。"

把握好改革的力度、发展的速度、稳定的程度

改革是动力。实践使我们认识到,改革是使中国摆脱贫穷、走向富强的根本途径。没有改革开放,就不能实现经济的发展,就没有中国的现代化,就没有人民的富裕和国家的富强。发展是目标。长期蒙受贫穷落后之苦的全体中国人民迫切要求发展经济。近些年中国的国民生产总值有了较大幅度的增长,但按人口平均在世界上仍然处于较低水平,中国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过高地估计中国的经济实力是不符合实际的。中国拥有世界1/5的人口,每年新增加的人口即相当于一个中等规模的国家,不保持一定的发展速度就必然导致人民生活水平的下降。当然,我们也反对脱离实际的高速度,我们主张经济的发展既要快速又要持续、健康。稳定是前提。我国和世界上一些国家正反两方面的经验都证明,稳定是深化改革、促进发展必不可少的先决条件。没有稳定和谐的社会环境,各项事业都难以进行。因此,我们提出任何一项改革措施,都十分注意把握好人民群众总体受益原则和总体承受能力原则,以便把改革可能引起的社会震动缩小到最低限度。总之,不深化改革,就不能解放和发展生产力;不重视发展,就不能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不保持稳定,一切都无从谈起。当然,没有改革和发展,也难以实现和保持稳定、和谐的社会局面。把握好改革的力度、发展的速度、稳定的程度,是我们研究处理中国问题始终重视的一大原则。--《中国的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在瑞典瑞中贸易理事会的演讲》(1994年5月9日)

金钱加饥饿是很难稳住社会的,不能迷信高压政策和紧急手段

劳动用工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现在的难题是,如果提高劳动生产率,人员就富余,而如果大量多余劳动力不能得到妥善安排、疏解,没有必要的生存条件,就会造成社会不稳,人民就不能正常地生产、生活,一切也就无从谈起。我们搞改革,目的是促进生产力的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逐步提高,因此,要十分注意调动职工的积极性,不能过分强调"危机感",不允许使大多数人都感到危机。真要是造成一支失业大军怎么得了?要"先挖渠后放水",也就是要先找出路再减人,哪个厂裁下人来,哪个厂就必须就地消化掉。金钱加饥饿是很难稳住社会的,不能迷信高压政策和紧急手段,这个分寸一定要掌握好。--《谈当前改革中需要注意的几个问题》(1989年1月5日)

我们的改革要坚持多数人受益、少数人过得去的原则

我们的改革要坚持多数人受益、少数人过得去的原则。那么,多数人是多少?比如说90%的人受益,那10%的人不受益。下一个改革又是90%的人受益,10%的人不受益。两个10%,加起来是多少?毛主席过去老说,团结95%以上的干部,团结95%以上的群众。可一次运动团结了个95%,扔了个5%,第二次运动又团结了个95%,扔了个5%,几次运动以后一算总账,被整的人就多了。这种现象过去在许多社会主义国家都有。一是看多数人受益了没有,二是看少数人是否承受得了。少数人不是指一次改革中的少数,累计起来也要是少数。--《在地方政协主席座谈会上的讲话》(1999年3月11日)

中国多少年来一直讲,耕者有其田,居者有其屋,一下子变成了危机、失业不行

过分强调和相信压力与危机感的作用,有背于社会主义制度。从社会主义制度本身讲,不允许有更多的人感到危机,也不可能造成像资本主义那样的危机。如果大多数人真感到了危机,事情就不好办了。这么讲,不是否认企业应有的奖罚权和对违纪工人的处理权,而是说,不能完全依靠这方面的作用。中国多少年来一直讲,耕者有其田,居者有其屋,一下子变成了危机、失业不行。--《在讨论〈群体经营工作法纲要〉时的讲话》(1989年1月5日)。

住房改革必须重视、抓紧;但也不能过急,还得从国情出发

住房改革是很好的事,又是很难的事。目前在中国真正有钱的人是极少数,工薪阶层是大多数。一个处级干部,每月工资600元,本人消费300,老婆孩子都不管也买不起房呀!工资构成没有买房钱。高级干部多点,严格说也买不起。还有个工作调动后房子怎么办的问题。吃饭问题解决后,最大的事就是住房,住房改革必须重视、抓紧;但也不能过急,还得从国情出发,从社会主义制度出发,无论如何不能搞夹生了。要多找一些人反复认真研究,研究世界经验,研究中国特色,研究工薪阶层。这件事慢了不行,快了容易看不准。--《同部分政协委员就经济问题座谈时的谈话》(1998年7月13日)环境保护是人类面临的共同课题

环境保护是人类面临的共同课题,是一个国际性问题,因此必须通过国际合作来解决。人类生活在一个地球上,生活在一个大气层中,很难说一个国家的污染不会跨越国界影响其他国家。比如中国的大气污染就有可能影响日本,严重到一定程度甚至可能影响美国、加拿大。而发达国家的污染也不是没有可能影响中国。共同的课题,需要大家共同努力来解决。发达国家在环保问题上走过一段弯路,应当积极向发展中国家提供先进的环保技术和经验,使发展中国家不再重复那些曲折,较快达到环保先进水平。开展环保合作不能过分强调各国经济利益、专利、保密等等,因为环保事业是造福人类的事业,是高尚的事业,开展这一领域的合作比什么合作都有意义。--《会见中国环境与发展国际合作委员会第三次会议中外代表时的谈话》(1994年9月22日)

历史是无情的,人民是公正的

历史是人民创造的,但由于政治家的地位特殊,他的工作影响国计民生,他的行为对社会的发展有加速或延缓的作用,因而他总是不可避免地受到历史的检验和人民的评论。历史是无情的,人民是公正的。只要他为人民谋了利益,办了好事,为国家为民族立了功劳,争了荣誉,人民就不会忘记他。"功过谁评说,后生定先祖。劝君莫论一时遇,九泉之下看荣辱。"--《参观南非罗本岛博物馆时的谈话》(2001年4月19日)

"上山下水问渔樵,要知民意听民谣。"

对社会情绪要高度重视,同时要认真分析。目前,群众的情绪总的讲是顺的,但实事求是地讲,社会上不满情绪不少。比较普遍的是对党风和社会风气不正有反感,对分配不公、贫富悬殊有意见,对实际困难得不到及时解决有怨言。现在顺口溜很多,网上传闻很多。可以肯定地说,有若干个东西是没有的,但反映了一种情绪。"上山下水问渔樵,要知民意听民谣。"历朝历代的统治者都重视民谣,特别是童谣。为什么是童谣呢?实际上是成年人编出来让儿童念的,儿童念出来不犯法。皇帝一听见童谣直接奔他来,就来个罪己诏。我们对顺口溜之类的东西也要重视。昨天总书记和我听一个委员讲,现在民间流传一副对子,上联是"上级压下级,层层加码,马到成功",下联是"下级骗上级,层层加水,水到渠成",横批是"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类似的对子讲了若干。总之,对目前社会存在的各种情绪要重视,绝对不能麻痹大意,同时也要分析,看哪些是对的,哪些是我们应该引以为戒的。我们政协委员接触群众面广,了解真实情况多,可以多向中央提点建设性的意见。不能光说这个不对那个不对,这个不行那个不行,要说怎么对怎么行。--《看望全国政协中共界委员时的讲话》(2002年3月5日)

我们不是民主太多,而是不太会搞

八九政治风波后国际舆论界掀起一阵风,似乎中国不要民主,不要人权。其实不是,我们是坚持民主、人权的。去年国内也有另一种意见,说前几年民主太多了,我也不同意这种说法。我们不是民主太多,而是不太会搞,高度的民主是社会主义的内容之一,没有高度民主,社会主义不可能建成。但民主是具体的、历史的,而不是抽象的、绝对的,不能脱离一定时期的经济、政治、科学、文化的发展水平。空谈民主,简单照搬西方的民主在中国是行不通的,否认中国的民主建设还需要进一步加强也是不对的。--《会见日本客人时的谈话》(1990年7月27日)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