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3年04月13日 星期六 06:06 AM

它既是继《中国好声音》之后的又一匹唱歌选秀节目的黑马,也是湖南卫视触底反弹的良方。让一群功成名就的歌手重新站上被万众瞩目的舞台PK,成了湖南卫视重回卫视一线阵营最有力的武器刚结束的《我是歌手》第一季几乎和去年红透整个中国的《中国好声音》一样,在诸多不确定中完成了确定无疑的"黑马"表演。

芒果台的绝地反击

2012年对湖南卫视来说应该是最难过的一年,去年此时,湖南卫视的收视率跌至十年来的最低点。

在《我是歌手》红了之后,导演洪涛是这样回忆当时的情况的,去年十月,就在《中国好声音》横扫中国电视荧屏的时候,台里高层的指示来了"上《我是歌手》,准备期两个半月,一月就播。"

但,就像去年灿星制作拿着《中国好声音》到处找婆家时一度心焦一样,最初包括洪涛本人都不太看好《我是歌手》。"当时我觉得上,是一步险棋。"

找人来PK并非易事

和洪涛操作过的"超女"、"快男"不同,要找已经成名的歌手公开来PK并非易事。所以,他先找到了同王菲、陈奕迅等人都有长期合作的香港知名音乐人梁翘柏,请他编曲和监制专辑。

"乐手、和声、调音师、音响设备,我都要最好的。"在这种诉求下,梁翘柏给洪涛介绍了大陆最好的调音师何彪。音乐总监是梁翘柏,贝斯单立文,调音师何彪......即便有了这样的幕后阵容,但找来唱歌的人仍是难题。唱功够强且知名度够高,这是洪涛找人的标准。

"大部分歌手或经纪人,一听到我说请他们来PK都觉得我们疯了,基本不用理由就直接挂了电话。"洪涛如此回忆最初找歌手的艰辛。

"我12月有19场演出,我为什么要去你的舞台上跟人PK?"洪涛说,自己找到齐秦时遭遇了如此的反问。洪涛说,对此自己通常用激将法,"你对自己唱功没信心?你怎么知道不会赢?"就因为这句话,喝醉了的沙宝亮,答应了;羽泉看了十几遍韩国原版的视频,答应了......

不过也有例外,就是咱们重庆妹子黄绮珊。如大家现在知道的一样,20年前曾和崔健、那英、朱哲琴一起在广州酒吧驻唱的她是去年12月回重庆时,同洪涛见面的。"她穿一件棉袄,戴个黑框眼镜,普通中年女人的样子。"洪涛说,自己说想听黄绮珊唱一首,她还挺不高兴。最后,在解放碑的一家KTV,黄绮珊的一首《I will always love you》把洪涛唱哭了。

但黄绮珊仍以在新加坡读神学,并不可能休学为由拒绝登台。最终,是洪涛说可以为她改变赛制,才让我们看到了舞台上的"黄妈"。

让口水和收视率齐飞

一如Hifi迷中流传的一句老话,"用耳朵收货":500位观众直接决定7位歌星的去留。这直接让没有转椅、没有精彩明星点评的《我是歌手》获得了同去年《中国好声音》比肩的资格。

观众就是《我是歌手》里的那英、刘欢。湖南卫视曾介绍,现场的38台摄像机中有20台是对着观众的,对动情的脸肯定会重点关注。当然,由此带来的口水你可能已经在微博上见过了:800元"哭"一场的质疑,一度成为微博热门话题和众多网友调侃的对象。一度有其他台的节目组自称,收到"职业观众"要求上节目的自荐信。

湖南卫视究竟通过《我是歌手》赢得了什么?

据记者了解,昨晚的总决赛一共有80多家大陆媒体以及包括台湾地区四大电视台在内的十多位台湾媒体记者前来报道,甚至美联社北京分社都想来采访。这已赶上2005年的"超女"盛况。此外,昨晚总决赛开始前,广告价格已飙升至每15秒超过60万元,在不搭配任何额外资源的情况下,广告创收总额共计超过了5000万元。这些数据,让湖南卫视重回一线卫视的目标已经实现。

(重庆晨报)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