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中文网 实习研究员洪梦玥 | 2013年04月15日 星期一 20:16 PM

近日,江西卫视《深度观察》栏目播出了一期名为《争议中的"复旦退学生"》的节目。因为这期节目,袁涛再一次成为公众热议的人物。从大二下学期开始,袁涛就因为不断在日志中表达对复旦大学的种种不满而受到关注。去年12月29日,他没有办理任何手续,发表了一篇题为《再见,"自由而无用"的复旦》的日志后,单方面宣布退学。IBTimes中文网对袁涛进行了专访。

尽管已经从复旦退学,但是袁涛仍旧约记者在复旦大学邯郸校区的一间咖啡吧进行采访。"白衣服,牛仔裤,昨天刚剪的丑小平头,小个子,很好认出来。"这是袁涛对自己形象的描述。周日的下午,复旦大学的学生不少,经过咖啡吧时,不少人指着袁涛窃窃私语,他们称袁涛为"袁公知"。

IBTimes中文网: 你如何看待很多人称你为"公知"?

袁涛:"公知"即公共知识分子,我认为公知是有兴趣对公共事件发言的人。如果你只是讲几句批评政府的话,你也只能算是"公共知道分子"根本不能算"公知"。它原本是个褒义词,但在现在社会上早就变成了贬义。后来人民日报、环球时报都在批公知,也就是差不多复旦发生"插班生事件"时。当时也不知道是谁起的头,复旦学生开始称我为"校园公知",我只要一写文章,他们就"袁公知又怎么怎么"。我并不厌恶"公知",复旦学生却老拿"公知"来恶心我--他们以为这个词会让我感到恶心。

IBTimes中文网: 在你退学的时候你写了日志《再见,"自由而无用"的复旦》,你给"自由而无用"打上了引号,你具体是想表达什么?

袁涛:自由而无用一直是复旦所标榜的,原本意思是自由并且远离功利。但是我所说的"自由而无用"的复旦是贬义的,是自由而没有用的。复旦的自由是假自由,假自由就是思想上不自由。一旦思想上不自由,你再怎么不熄灯,规章上再怎么样都是假的。就比如我写篇文章,复旦还要让我删帖,这就是思想上的不自由。什么东西都要经过党委同意,学生会不能真正代表学生,这些都是不自由。

IBTimes中文网: 你的微博备注信息是"你才复旦的,你全家都是复旦的。"你好像一直表现出很讨厌复旦?

袁涛:大环境。我曾经说过,让我谈为什么喜欢复旦我能写一本书,但是让我谈为什么讨厌复旦,我可以写两本书。我觉得复旦相比于中国其他的大学算个好大学,但是单看现在的复旦大学,(和以前的复旦比,或者和现在的国外大学比)它存在很多问题,所以复旦是个差学校。如导师制,名义上希德书院的学生都有导师,但是学生一学期都不一定能见到导师,诸如此类。我讲出来的只是很小的一部分问题。我之所以讨厌复旦是因为它一直标榜自己"自由而无用",这是复旦在立牌坊。复旦想要跻身世界一流大学,但是它根本就不够格,这个让我很不爽。复旦的大环境很功利化,非常功利。包括我自己从多方面了解,以前的复旦不是这样,以前就是氛围很好的,大家都拼了命地去读书。而现在,学生为了绩点读书,老师教书都是很不用心在教。所以一旦你不喜欢这个环境,你就完全没法融入。我大一就想退学,后来想过就忍一忍,但是最终我发现自己没法忍,还是没法融入。

IBTimes中文网: 那复旦有你喜欢的方面吗,举个例子?

袁涛:当然有,硬件环境。还有就是我的朋友包括喜欢的人都在复旦。我讨厌的是大环境,但是我不是针对具体的人。复旦还是有我喜欢的老师的,例如我听过一次讲座的王德峰老师,我虽然没上过他的课,但是从他讲座的内容和他的言谈举止,可以看得出来他是一个有水平的老师。在复旦,我最佩服的两个专业是哲学系和数学系,但是我没法用这仅有的两个专业来扭转我对这个大环境的不满。你现在去表扬复旦的好,有什么意思?那些是留给善于发现美的复旦学生去做的。大环境已经是这样了,我是就事论事指出复旦存在的问题,我没必要去说复旦的好。

IBTimes中文网 :你在人人网上发表了不少日志来抨击复旦所存在的种种弊病,除了写日志来"批复旦",你有想过做点什么来改变这样一个让你不满的现状吗?

袁涛:我改变不了这个环境,我不改变,再说凭什么让我去改,我偏不改。我不满意这个环境我选择退出,谁爱改谁改。很多人把我想得太崇高,我觉得这是对我最大的误解

IBTimes中文网:你怎么看待自己因为这一系列的事情而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关注?之前南方人物周刊有一篇报道说你认为自己的个人营销很成功。

袁涛:我也不知道之前的报道是怎么得出结论说我个人营销的,我自己并没有说过那样的话。其实我把这个所谓的"出名"看的很淡。但是现在回过头来看,"出名"还是对我做一些事情是有帮助的。就比如之前我做募捐的时候,一点都不出名,那时候做那个事情好累啊,一点影响力都没有。甚至是"出名"之后就逼着我去读书,我觉得这是对我最大的害处。并不是说我自己不爱看书,而是所谓的出名之后,让我有一种紧迫感。本来我是对商业感兴趣,想从事那方面的职业,可能就看那方面的书,但是现在我就"被逼着"要看很多书。因为你要通过看书积累东西,然后通过文章来呈现自己看问题深刻、理性。就比如我现在准备写书,但是你出一本书就一本书呗,没人知道。但如果在大家已经关注你的情况下,你再呈现出理性的东西,这个效果自然要好。

IBTimes中文网: 因为大家已经关注你,所以效果好,那么你觉得自己有通过这一系列的事情博关注的嫌疑吗?

袁涛:我是"被博关注"。并不是说我一开始目的就是为了写书,就策划了这一系列的事情来求关注,而是事情发展下来,我觉得这些事情不做不行。包括我所说的写书,现在正在筹备当中,我也会在书里面把这些事情的经过讲出来。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