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中文网研究员 滕昶 发自杭州、南京、无锡 | 2013年04月15日 星期一 10:13 AM

20年没上过医院的杨诚病了,病的毫无征兆。病的让老伴措手不及。67岁是一个敏感的年纪,谁都不知道杨诚这一病,意味着什么,包括他在医院里做医生的儿子。

因为这个病,他们之前从没见过。

症状,是从3月20日开始的。那一天,杨诚开始发烧。这位年近古稀的老人,每天早上都要去家门口的广场上散散步,当做是早锻炼。到了上午十点钟,去家附近的菜场买菜,然后回家给自己和老伴做午饭。

这样硬朗的身体,居然发烧了。打了两天的点滴,并没有让杨诚的病情有所好转,3月25日,杨诚开始住院。

直到4月3日,杨诚被确诊为人感染H7N9病例。在此之前,老伴章芬都没有听过这个病,尽管此前两天,杭州的各家报纸,都开始铺天盖地的报道发生在长三角的疫情。"我每天忙着照顾他,哪有时间看报纸。"章芬一度还以为,老伴的病,是抽烟抽坏的。

"他自己生病的时候,都和我说,以后我再也不抽烟了。"章芬说。她还半开玩笑的告诉杨诚,要把家里的烟都扔了。心疼得老杨认真地说:"干嘛要扔,你送给别人抽好了嘛!"

自从丈夫被确诊,并隔离在负压病房后,章芬才开始每天看报纸。家里订了《都市快报》和《钱江晚报》。负压病房有三层玻璃,章芬无法接近,每天只能从报纸中,了解丈夫的病情。报纸上写,杨诚病情依旧危重,章芬就紧张地攥着报纸,报纸上写,杨诚病情有所好转,章芬便认真把报纸叠好,整整齐齐的放在写字台上。"等他出院了,我要让他自己看看这些报纸,让他知道有多少人在关心着他。"章芬说。

给老伴炒了两只鹌鹑的杨诚病了

当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来询问章芬,杨诚生病前,是否接触过活禽时,章芬怎么都想不起来。

杨诚的家就在西湖附近,是个闹中取静的好地方。虽然家不大,但是杨诚和章芬很喜欢这间老房子,儿子曾想说服父母把房子卖了,和他一起住。老人们守着西湖边这块宝地不愿意。

对一个退休老人来说,杨诚和章芬的生活方式算是十分健康了。每天早上章芬总是起的比杨诚早,然后她就会去家附近的吴山爬山。直到上午七点多,杨诚才会起床。"他睡眠质量比我好多了,他翻个身我就醒了,他自己倒睡得香。"章芬说。

起床后,杨诚便去吴山广场散步,到了上午十点多,他便去家附近的滨盛商行买菜。等章芬爬山结束回到家时,杨诚往往都已经开始在家做午饭了。

章芬起初想,老杨可能接触到活禽的地方,可能就是吴山花鸟城了。这是杭州最富盛名的一个花鸟市场,就在吴山广场的东侧。杨诚逛完吴山广场,有时爱去花鸟城弄弄草,逗逗鸟。

不过事后证明,吴山花鸟城里,并没有监测出H7N9禽流感病毒。章芬直到很晚才想起来,杨诚曾在滨盛商行买过两只活杀鹌鹑。不过那已经是3月中旬的事了,章芬很难和杨诚在3月20日出现的症状联系起来。

那段时间,章芬有些感冒。"杭州人感冒的时候,讲究不能吃水产品,我又吃不下大鱼大肉,他就想给我换换口味。"章芬说,那天,杨诚像往常那样散步后,去滨盛商行买了两只现杀鹌鹑,回到家洗净、切成块、生炒。吃饭时,杨诚并没有动这些鹌鹑,而是全留给病中的章芬。

"我吃的人倒没事,他就是洗洗弄弄,倒给染上了。"章芬说。

后来,浙江省检测机构在滨盛农贸市场的禽类粪便、羽毛上,果然发现了H7N9病毒。

从时间上看,三月中旬买了鹌鹑的杨诚,在3月20日发病,也符合H7N9禽流感病毒7天左右的潜伏期。

目前,杨诚的病情已经有了好转,在4月11日的一次检查中,杨诚的病毒核酸检测出现了转阴,不过到了12日,这一指标又由阴转阳。这意味着他还需要在负压病房中,再观察一段时间。

住在杨诚家附近的郭全也病了

就在杨诚的病情转好之际,杭州又出现了一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

4月13日,65岁的杭州人郭全被确诊为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郭全家住在杭州市上城区源茂里,是杭州一处著名的老宅子。

4月9日下午,郭全突然开始发烧,体温达到39.4度。经过杭州一家市级医院的治疗,郭全的病情依旧反反复复。医院怀疑可能是禽流感,便将郭全转院至浙一医院。最终,郭全被确诊为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

需要注意的是,这里与杨诚的家非常近,距离发现禽流感病毒的滨盛商行,也仅有10分钟的脚程。

与杨诚一样,郭全也是家里的"主厨",日常买菜、下厨,都由他"全权负责"。不过郭全的家属说,他并不常到滨盛商行去买菜,相对而言,较远的望江门农贸市场要便宜一些,懂得持家的郭全常去那儿买菜。

此外,郭全在今年3月23日,还曾去家附近的超市买过一只现杀活鸡。不过除了滨盛以外,郭全长去的农贸市场,与买鸡的超市里,都还没有发现H7N9禽流感病毒的影子。

杭州虽然发现疫情较晚,但是如今已经成为继上海之后,感染H7N9禽流感病患最多的城市。截止4月15日,杭州市共发现8例病患,均为男性。其中,除了两名患者38岁,其余六名患者的年龄都在65岁以上,年纪最大的79岁。两名38岁的中年患者中,其中一人为厨师,接触活禽的频率和机会都较大。除了杨诚和郭全住的较近以外,其余患者的分布都比较分散。

4月14日起,杭州市已经关闭主城区所有活禽交易市场。

这些鸡就在人身边走来走去 

张萍的母亲殷兰,已经在南京鼓楼医院的ICU病房里,住了第11天了。

今年3月28日,张萍像往常下班回家,却看到母亲躺在床上。以往的这个时候,殷兰应该刚接完外孙女回家,或者在厨房里做饭,或者在楼下和邻居一起聊天摘菜。

殷兰说,自己有些不太舒服,有点发烧。由于母亲本身就有甲状腺癌,张萍不敢大意,急忙带着母亲去了母亲此前一直接受治疗的医院。医院经诊断告诉张萍,殷兰只是换了比较轻的肺炎,由于患过甲状腺癌,因此建议殷兰办理住院。

就这样,殷兰在这家医院里一直住到4月2日。当天晚上,殷兰一直高烧不退,躺在床上,说不出话的她,只能用手在病床上笔画着告诉女儿,自己有多难受。当天晚上,在张萍的要求下,院方将殷兰转至南京鼓楼医院。

直到4月5日下午,张萍在接到了南京市卫生局的电话--母亲殷兰被确诊为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此前一天,母亲已经被送往重症监护室(ICU病房)。当时,张萍就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母亲的病房两边,就是在鼓楼医院治疗的另外两例禽流感病例。"

殷兰今年61岁,身体不太好,两年前曾因为甲状腺癌动过手术。术后便一直与女儿一家住在一起。张萍的家,在南京一处拆迁安置小区。

张萍回忆,母亲生病之前,家里似乎并没有买过活禽,家里也不养鸽子不养鸟。她一开始都没想明白,母亲是在哪染上的禽流感。

经过姐姐的提醒,张萍才想起来,自己住的小区楼下,有邻居在空地上养鸡。

殷兰退休在家没什么事做,不常出门,除了每天上午,她要送外孙女上学,回家的路上顺路去买菜。回到家后,殷兰一个人总是觉得闷,她就喜欢搬着凳子,坐在楼下小区的空地上,一边摘菜,一边和邻居们聊天。

然而这个院子里,有三户邻居一共散养了十多只鸡,平时,殷兰和邻居在院子里聊天,这些鸡就在人身边走来走去。

张萍怀疑,母亲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染上了禽流感。

目前,殷兰的病情依然较危重。

目前,南京共有6例禽流感病例,平均年龄66岁左右,其中,最年轻的许某45岁,从事活禽宰杀工作,另一名男性患者50岁,官方尚未公布其职业。其余四位患者年龄均在60岁以上。这些病例也都分布在秦淮区、栖霞区等地,并不集中。

50岁以下病例50%与活禽长期接触

截至4月15日,全国共发现61例禽流感。这样的数字相较于中国14亿人口而言,或许上不具备统计学意义。但是现有的病例,无论在年龄还是性别上,都呈现出了特点。

从性别上看,男性患者有44人,女性患者仅17人;患者年龄则呈现高龄化,50岁以上患者达到46人,25岁至49岁患者仅有12人,14岁以下患者3人。

目前,唯一无法看出普遍规律的,反而是患者与禽类的接触史。根据官方目前公布的消息显示,在61名患者中,长期与活禽接触的患者还不到10人。

但是从杭州、南京的病例看来,老年人在没有直接接触活禽,却患上禽流感的比例,明显比年轻人要高。

杭州的8位禽流感病例中,6位老人除了买菜,都没有长期与活禽接触的经历,而38岁的患者,则是厨师,长期与活禽打交道。在南京也是如此,两名50岁一下的病例中,就有一位从事活禽宰杀工作,另一位的工作目前尚未公开。

值得注意的是,这样的情况,在全国所有61例病患中,也可见端倪。全国46名50岁以上的患者中,只有一名安徽亳州患者,从事活禽销售与宰杀活动,其余患者除了去菜场买鸡,基本上并没有长期接触活禽的机会。

国家传染病重点实验室主任李兰娟表示,老年人的免疫力相对较差,同等条件下,确实比普通人容易感染。

因此,如果将老年人这一"特殊群体"剥离,单看"普通人"群体时,就会发现"活禽长期接触史"对于H7N9禽流感患病风险的重要作用。

12名年龄在25至49岁的患者中,从事厨师,或者禽类销售、宰杀的患者达到6人,占了50%。其中,34岁的河南开封患者马某、38岁的杭州患者洪某与31岁的江苏扬州患者尹某都是厨师,经常与活禽接触;48岁的上海患者储某从事鸡鸭运输工作;45岁的江苏南京患者许某从事活禽宰杀业;27岁的上海患者吴某则在农贸市场工作。

另一方面,在50岁以下人群中,活禽交易从业人员,似乎成为了真正的高危人群。不过李兰娟同时强调,按照目前全国累计的病例,要进行科学的流行病学调查,样本数量还是太少,因此,就此下结论尚为时过早。

(为保护当事人隐私,文中患者及家属均为化名)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