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3年04月15日 星期一 15:05 PM

近一段时间来,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不断升温,目前韩国总统朴槿惠已经第三次表示将与朝鲜展开对话。如果朝鲜半岛发生冲突,工业增加值占韩国GDP六分之一的三星集团必定首当其冲。而一旦三星电子不幸成为战事的牺牲品,饱受打压的深圳厂商或许有机会喘息,甚至创造功能机时代的辉煌,但是短期内将会受到的震荡同样不可轻视。为什么会这样呢? 下面我们来看一下三星的生产布局。

水原-- 研发中心和芯片生产基地

水原是三星电子的研发中心,毫无疑问所有的Galaxy系列手机都在这里最先诞生,然后交付量产。此外,作为三星电子的芯片生产基地,三星的大部分半导体业务--芯片代工和DRAM生产都在这里完成。除了水原,三星的芯片生产基地还有美国德州奥斯汀和目前在建设的中国西安工厂,但可想而知,目前的所有Exynos芯片和一部分iPhone/iPad芯片主要都在这里出厂。

而根据DRAMeXchange的分析报告,2012年四季度三星电子在全球DRAM市场上的份额为42%,同期的海力士为25%。也就是说,台湾、日本、美国三地的DRAM制造商联手也不及三星水原工厂。

水原

水原尽管在韩国首尔以南,但是距朝鲜已经关闭的开平工业园区不足100公里,完全在朝鲜火箭炮的200公里射程内,情况堪忧。若发生战事,则全球超过四成智能手机处理芯片和DRAM供应将中断。

龟尾 --手机制造中心

在1970年代初以输出为主的政策主导下,韩国政府与企业携手组建了龟尾国家产业园区,也是韩国内陆最大的输出产业园区。也正是这里,以卖蔬菜起家的三星开始大量生产电视,最终在90年代向电子厂商转型,构筑今日的三星帝国。

今天的龟尾是三星的手机装配中心,面向全球发售的顶级智能手机(如国际版的Galaxy S3、Galaxy Note 2)都由这里组装,然后流向全球各地。而从地图上看,这一工厂似乎在火箭炮的射程之外,但是作为钢铁中心浦项之外韩国最主要的工业基地,龟尾难免会成为目标。
龟尾
尽管三星已经投资20亿美元在越南北部的太原省成立了新的手机组装基地,这一工厂直到上个月才开工建设。事实上,早在2007年三星就有将手机组装工厂移至越南的计划,后来随着时任总统卢武铉访朝并与金正日会见缓和了双边关系,以及2008年的全球金融海啸,这一计划暂被搁置。无论如何,三星只能求上天庇佑,最近两年朝鲜半岛有风不起浪。

天安 --AMOLED生产基地

三星的AMOLED生产线在忠清南道的天安市区。近年AMOLED市场成长年率在8%左右,而三星在AMOLED的占有率超过90%,这些AMOLED显示屏都来自天安厂区。而天安的位置相对于三八线虽然比水原远,也会不超过200公里。随时会受到波及。
天安

深圳手机制造的机会?

一旦韩国陷入冲突局势,三星帝国很有可能解体,或者沦落为OEM厂商,全球供应链将在DRAM和手机显示屏幕上遭受重创。

屏幕方面,除了华为中兴这样的大型厂家,目前大部分深圳厂商采用的是还深天马的LCD屏幕。由于先后在武汉和成都设立工厂,深天马的产能十分充足。而近期传闻深天马今年就将量产AMOLED屏幕,或许可以让深圳厂商接力完成4.5英寸以上大屏幕手机。因此,深圳的手机制造商有机会依靠本土生产的手机屏幕获得巨大的发展空间。

而另一方面并不乐观,国内的智能手机厂商在DRAM上只有转投美光、尔必达或者南亚。短期内,这些厂商肯定要面临DRAM价格的高企,到时候能不能够在苹果这样手持千亿美金现金的对手前抢到一点点DRAM资源用于装配手机,的确是个很难解答的问题。

早在2010年台湾的业者就对此做过研究,当时朝韩之间曾经出现了延坪岛炮击事件。他们认为如果朝鲜半岛发生冲突,并导致三星和海力士DRAM无法正常出货,台湾产商当然是会受惠转单效应。但以台湾是全球科技产业生产重镇的角度来看,台湾也不可能吃的下这些转单,届时台湾下游系统业者同样会受伤。而对于深圳厂商而言,也是同样的道理。大陆电子及通讯行业记者孙昌旭在两周前就在微博上表示:

若朝鲜地区爆发局部冲突,手机供应链就全断了。不仅Memory,屏幕也是大问题。国内虽有BOE、天马,可也是被三星手机吃去大部分产能。

因此可以做出的预判是,这一可能发生的冲突将在短期内进一步压缩深圳手机厂商的生存空间,但在DRAM价格风波得到平息以后,深圳手机厂商将冲突之后一到两年获得短暂的发展机会。而一旦苹果将其芯片生产转交台积电或者Intel,并逐渐恢复产能,深圳智能机厂商又将进入新的轮回。

文章来自雷锋网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