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3年04月16日 星期二 03:22 AM

据第一财经日报消息 惠誉上周将中国的长期本币信用评级从AA-降至A+,理由是担心政府债务膨胀及影子银行扩张损害金融稳定。这是自1999年以来中国主权信用评级首次被一家大型国际评级机构下调。

"四万亿时代"过后,以平台贷款为主的地方债务风险,一直是各界关注的焦点,成为盘旋在中国金融体系上空的一层巨大"黑云",惠誉此举不过是中国内外忧虑情绪的最新反映。

2011年6月,国家审计署发布了有史以来最权威的一份地方债务统计报告,据其披露,截至2010年末中国地方债余额为10.7万亿元。去年以来,由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家曹远征、德意志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马骏和中国社科院副院长李扬领衔的三支团队,相继发表了关于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的研究结果,引发强烈反响。

进入2013年,政府债务问题更是成为机构的研究热点。近期包括华泰证券、招商证券和平安证券等纷纷进行了测算,对于15万亿左右的地方债规模,基本形成了共识,同时均对以城投债和政信合作为代表的"影子债务"表示了担忧。

某种程度上,相比中央政府债务,中国地方政府债务既是"糊涂账",也是"黑匣子",没有人知道规模究竟有多大,也没有人了解这些钱的确切去向。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由于地方政府没有合法的举债权力,加上普遍政企不分,人们很难界定地方政府债务的范畴,对其统计就难上加难。

在刚刚结束的博鳌亚洲论坛上,财政部原部长项怀诚表示,地方政府债务的透明度不高,不是那么容易说清楚,他的估计是超过20万亿元。

在3月底发表的《估算地方政府债务》的报告中,华泰证券估计,地方政府债务金额2011年为13.2万亿,2012年达到15.3万亿,2013年预计在16.3万亿。

招商证券亦在近期指出,据初步估计,2012年末地方政府债务余额约15万亿,较2010年末增长38%。

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钟伟将问题核心放在了投融资平台上,他认为平台债务可以分为两大块,一块是在银行体系内,估计余额大约是10万亿;另一块是在影子银行系统内,余额在3万亿~8万亿之间都有可能。这样一来,仅地方融资平台负债就在13万亿~18万亿。

实际上,无论官方还是民间,上述统计均着眼于省市县三级政府,而对于基层的乡村债务并未覆盖。去年9月份,海通证券在总结历史资料的基础上指出,2010年末我国乡村两级的债务约1.68万亿元,而且"这一估计仍然相对保守"。

从《预算法》的修改,到县域财政整固计划,似乎折射出中央已经关注到了地方债务问题。钟伟称:"我们认为这块是中国式影子银行中,风险最容易失控的部分,地县债务状况尤其令人担心。"

今年3月初的两会期间,银监会主席尚福林曾透露,目前地方融资平台贷款规模为9.3万亿元,两年只增长了2%,总量规模得到了控制。

不过,分析人士认为这一口径很可能偏保守,因为这一数据或许没有包括之前被整改为公司类贷款的退出类平台贷款。所谓退出类平台,是指资质较好、治理完善并且现金流全覆盖的融资平台,对其发放的平台贷款可以视为一般公司类贷款。

去年末以来,监管部门出台了一系列新政,旨在限制地方政府新增债务扩大,避免地方债务风险进一步积累,尤其是影子债务的无序扩张。

诚如新任财政部部长楼继伟近日所言,对于地方债务,要分门别类,先采取一些政策,制止住地方政府债务扩张的趋势,再研究什么样的制度,开一条正道,堵住那些歪门。

一位接近决策层的经济学者说,地方投融资平台经过过去两年的展期,到今年已经拖不动了,目前的方案是建立地方政府的资产管理公司,标志着政府可能在地方财政上有些新构想。

申银万国分析师李蓉认为,一旦地方融资平台出现难以清偿债务的情况,风险最终会转嫁到所借贷的银行。如果地方政府风险积累到一定程度,就可能引发系统性风险,随着风险向上级传导,地方债务的偿还责任不得不由中央财政兜底。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