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中文网综合报道 | 2013年04月16日 星期二 20:09 PM

中编办是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的常设正部级办事机构,政府机构改革方案即是由该部门操刀。中编办综合司司长李章泽近日在清华大学演讲,就第七次机构改革方案出台幕后,讲述方案起草的全过程。以下为李章泽演讲全文:

今天的发言,是回到清华来给大家做个汇报,跟我新闻发言人的角色没有关系。因为新闻发言人是代表单位讲的,我今天是代表我个人,所以请大家一定要谅解这一点。

上周沈勇教授跟我说,能否请我回清华讲一讲这次机构改革方案出台的幕后故事,我说这个有点敏感,因为我全程参与了本轮机构改革方案的制定,于是他给我出了个题,让我讲深化行政体制改革,释放制度红利。但是刚刚沈教授又跟我说,还是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次改革的情况,我说行,题目不变,内容咱们做个调整,给大家汇报一下方案起草的过程和内容。

机构改革文件起草小组组长李克强

这次改革是第七次,2008年的改革方案叫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那么这次呢,留心了一下,你看看,叫做机构改革与职能转变,正因为多了后面几个字,这次改革的意义与以往不一样,可能是因为多了这么几个字而已,大家觉得本轮机构不够过瘾。很多同志认为这样那样的问题没有改革,不过瘾。但是如果你看看职能转变的内容,你会觉得很过瘾,非常过瘾。

每次政府换届,都会有一轮机构改革,这是第七次了。早在2012年年中,七月份的时候,我们中编办就开始组织专家,包括我们自己,集中对机构的有关问题进行研究,事实上早在两三年前,中央领导就布置我们要对这类问题进行研究。我们中编办的名称大家可能不了解,当初设立的时候管编制管机构,但是我们的工作重点主要是放在改革上面,所以与我们的工作重点可能不是很吻合。这几年来,我们中编办非常重视基础性的研究,去年七月份开始,我们集中对重大问题进行研究。我们综合司出一个报告给总理,关于深化行政体制改革的,相当于我们这一次机构和政府职能转变的最最早的雏形。

在八九月的时候,我们将研究结果上报中央,十八大结束后,中央就要求成立一个机构改革文件起草小组。这个组长就是李克强同志,副组长是张高丽同志,汪洋、马凯、杨晶是成员。十八大结束后,张高丽同志进入常委,因为工作还没分工,汪洋是新任政治局委员,那边的书记也不做了,过来以后他们两个集中精力,协助李克强同志研究这一次机构改革方案。杨晶当时是书记处书记,也是候任的秘书长,也加入到方案的起草工作。还有中央编办的主任。一共就这么几个人。在这个组织结构下,我们中央编办、国务院办公厅,国务院法制办,还有国务院研究室,还有国家行政学院,一些司长和专家,成立这么一个班子,从12月7日就上玉泉山。刚才杨教授说我瘦了,我说不是我瘦了,是我在玉泉山上被关了几个月,每天从早上8点开始到中午12点,下午是2点到6点,晚上7点半到12点半,三个时间段,3个月时间的时间在山上。根据中央的意见,根据18大的精神,我们研究起草这次的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在研究过程中,是保密的,方案没有公开。

方案起草中听了四十几个部门的意见

当时十八大还有开,网上就流传着各种版本,最早的是2011年底,有一个被炒得最热的是成立18个部委制,影响非常大,当时很多部长都相信,当时流传得这么热,我就说请国家安全局帮我们查一查,这个方案写得非常好,非常有水平,我想找这个人。我请安全部帮我找,我找了半天,说是江苏一个大学的毕业生,后来到金融系统工作了。我说不用找了,肯定不是他,我敢负责任地说,这个方案我们中央编办一半以上的干部都写不出来,非常有水平,非常好。但是它不是中央的方案,是个比较理想化的方案。我们在研究起草中,也非常努力地吸取民间智慧。我们根据自己前几年研究的情况,根据中央要求提出一个构想,向中央汇报,让中央定调,定什么调呢?第一呢,改革的名称加上职能转变四个字,第二呢,就是以职能转变为核心推动国务院机构改革,第三个考虑就是说改革是渐进的,一步步往前走,是上次改革的继续,是下次改革的基础,考虑我们的国情。大稳定,小调整。所谓小调整是机构的小调整,在职能转变上是动大手术。

方案起草中,我们向常委汇报、听老同志意见。在听意见过程中,我们职能转变中,我们听了四十几个部门的意见,听的过程中,我们专门开了四个座谈会,请了20个省市的常务副省长,还有国务院部委的一把手,还有专家学者和国企民企的老板们,听听他们对职能转变的意见。

第一次座谈会,常务副省长不敢讲,当时张高丽主持,都讲得不痛不痒,领导就跟我说,你这个组织得不好啊,他们都没讲什么。 我说我有什么办法嘛,领导不讲,我能咋办。第二次的时候,我就事先跟他们打电话讲,我说你讲什么问题,领导这次跟以前不一样,你就举你省里的例子。哪些职能可以取消、哪些职能可以下放、哪些职能可以整合、哪些职能需要加强,你跟我列个单子出来给我们。第二次座谈会的时候,省长们就都敢讲了,这次领导说,大家讲得不错。中间一个省长说,我前天接到李司长给我打电话,他让我这么讲的,我说你这把我给卖了。

我请梁稳根过来,他举了个例子,他去德国收购一个企业,德国到广州问他,我的手续已经一周办完了,你办得怎么样?三一重工的手续在一个处长手里卡了三个月。我的挖掘机出口出去,我要去国外维修,换颗螺丝钉,都要相关部门批,一批就好几个月,找人送礼都找不到。所以我们说要简政放权,要给企业松绑,给市场放权,我们政府管得太多了。那么究竟政府哪些该管,哪些不该管,哪些该管的没管好。政府你管得太多了,确确实实我们这十年来改革工作没有多大的进展,虽然都在改,步子太小,没有落到实处。

我们中编办主任把草案一一写上名字,交给中央各个部门的一把手过目,80个部门将近100个领导,相当于在京的中央委员都收到了。很多委员都非常认真,一一给我们批注,我们根据领导反馈来的意见,一一修改,再汇报,再开会议,春节之前,领导说还得听地方的意见。我们中编办分成五个小组,五个领导,一个领导带三四位同志,花四天时间跑四个省,听书记省长的意见,然后召开座谈会,然后让各省对我们的方案提出意见,听完后再修改,所以在春节前我们的草案基本就定下来了。

名字太长的问题我们也想过

当时克强同志看了之后,说:“哎呀,你们很辛苦,很不错,春节就继续加加班嘛。”我们一听就晕了,大家都走了,我们20几个人在山上。我们说差不多了,让我们回去休息几天嘛,我们就回去待了两三天。然后又都上山了,我们这个方案不是简单领导拍个脑袋就弄出来了,要上国务院党组会议讨论,党组会审议通过后由它提请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审议,再根据常委会审议意见做修改,接下来跟每个政治局委员汇报,汇报完之后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对方案进行审议,根据审议意见再做修改,再提交中共二中全会。全会上大家提了一些意见,我们又改,再开政治局会议讨论,最后表决通过,提交全国人大表决。

3月10日的时候,国务院上任秘书长马凯同志,在全国人大上向大家做说明,11日下午各个代表团审议,我们中编办向每个代表团派出工作人员听取意见。当时大家意见比较大的就是新闻出版广播电影电视管理总局,名字太长一听就晕了,名称问题我们也想过,传媒总局什么的都想过,一项决策的出台不是一两个人说了算的,每项改革真不是那么容易就出台的,很难,有方方面面的考虑,要达成最大的共识。全国人大审议的时候,总体对我们的评价非常高,大家觉得名称不好,我们就改了,就改成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也不太理想,不是特满意的一个修改方案。到3月14日的时候,投票赞成率是97.2%,我们得票率是最高的,个别方案和部长得票率大家都看到了,两高的报告就不用说了。

铁道部的政企分开毫无悬念

当时有美国的一群博士写联名信给全国人大说铁路改革会造成私有化,不能这么干。理由是铁路私有化不可以,第二说方案没有听意见,第三是票价会大涨。当时我负责监测舆情,我关注到了,我说这不像是海外博士写的,语言都是文革语言,不知道大家注意到了没有。我们有小组对网上舆情进行分析,我们这次机构改革的关注度有6个,最多的是铁道部的政企分开,这是大势所趋,毫无悬念。你写公开信说这样做不对,目前国内最大的政企不分是铁道部,其次是烟草。当时领导一听公开信很紧张,我说他们不了解情况,市场化方向是绝对的。我们非常关注、收集大家的意见。我说步子能不能大一点,或者我们以一个协会的名义给大家征求改革方案,这次没有这么搞,不代表下次不会。

包括去年底那个18个部委的方案,影响很大,领导说你把它封了。我说没必要,你哪里封得住,后来还是把它给封了,封了之后变成短信传播继续发。发就让它发嘛。

以上就是这次改革方案出台的背景,不是少数人的意见,不是短时间内拿出来的,是好几年的积累观察,全国各领域专家学者都有贡献。这个方案是集中民智,经过一轮又一轮的研究讨论,最终修改出来的。这个方案里的每句话,都是有它的意义的。按照我上山之前的想法,我想步子会大一点,有人说到半山腰的时候灰不溜秋的。其实这次改革也不是不解渴。

这些年的改革是一种妥协

这次是第七次改革,前六次改革怎么样?现在有好与不好的评价,理性分析,每次改革都解决一些问题,在当时来讲,都产生了积极的作用。你不能按照今天的标准去否定昨天的改革,朱镕基的时候把中央编制砍掉一半,一些专业性部委全干掉,先改为局,后改为行业协会,再后来就没有掉了。到现在回过头来,朱镕基的步子太大,但没有朱镕基这板斧头下去,就没有今天。在取得很大成就的同时,还有很多问题。政府是个经纪人,部门是自律的,屁股指挥脑袋是改变不了的,你今天当这个部长,就要为大家捞取福利、推卸责任,这是改变不了的,没办法,因为它是一个群体。这些年的改革是一种博弈,是一种妥协,政治就是妥协。政府与企业的关系、政府与公民的关系,它也是一种妥协。

那么改革到现在,我们觉得改革力度不可谓不小,但问题依然突出与存在,特别改到政府自身的时候,就改不下去了。比如说我们中编办副主任在电视直播上讲,发改委权力太大了。发改委一听就不买账了,于是我们第二次只好改口说,发改委这几年还是干了不少事,它确实在宏观经济调控方面确实干了不少,小国务院嘛。全国各个地方,20万以上的项目,都要改革委去批,4万块钱的项目要财政部各部委去管。这种计划经济的理念非常根深蒂固,对社会制约性太强。我当年在地方上当领导,和发改委的喝酒,喝一杯一百万,喝两杯五百万。那又不会喝酒,没办法,要跑部钱进,硬着头皮喝。我从市里到区里当领导的时候,见到市里原来的处长们,平时关系也不错,人家说你来啦,喝多少酒,给你多少钱。你看看,现在哪个地级市市长、书记,哪天不是在跑项目?就是中央管得太多了。我投资,我凭什么让你批。比如说房地产,我拍下来一块地,还要自己去办环保这个那个的,最后还要一个可研报告,这个可研报告谁要?发改委要,可是这个可研报告你自己写还不行,发改委下面有个咨询公司,这个咨询公司它也不去给你做评估,它就有现成的模板,你填一下就行了,交钱,五十万、一百万,你交钱,我给你盖章,盖完之后送发改委去,然后发改委给你批了。你说房价为什么这么高,跟政府有非常大的关系,人家要投资你凭什么管人家。

为什么部里面要牢牢掌握权力

现在中央权力越来越强,地方权力越来越弱,对方的财力也越来越弱,只好卖地。如果不让卖地,政府都破产了。现在政府收钱,一般是怎么收,就是转移支付,转移支付有两种,一种是一般性转移支付,还有一种是专项性转移支付。一般性转移支付有具体办法规定,第二种是专项性支付,就是部委自己认为你项目合格就给你。湖北省常务副省长是我的朋友,他说我村里面厕所改造,要卫生部审,小水库改造,要水利部审,马路改造要交通部审。我就得去跑啊,跑人家才会给我钱啊。为什么部里面要牢牢掌握着这些权力,他说我没有这些权力不行啊,我无权的话我到地方去人家都不接待我。真是这样的。

我们任何一个行政编制都要总理画圈,总理前几天不断地讲,讲了好几次了,说本届政府,我一定要确保财政供养人员只减不增。很难啊,讲完后跟我们说,本届政府财政供养人员能不能只减不加?我说很难啊,你做不到。为什么做不到?比如说我们经济发展,对外开放扩大,边防边检队伍扩大、还有驻外使馆,你说给不给名额,加不加。当然得加。所以我们想了个办法,在事业编制和公务员编制总体数量不加的时候,削减事业单位编制,这样来调整。

老百姓现在对政府的意见越来越大,政府还这么管下去,老百姓没法活,企业没法活。不管谁当总理,这个问题都显然易见,这个大家都清楚,不改革不行,制度性改革不改不行,要释放制度福利,给企业松绑,给市场放权,给社会放权。激发社会活力,只有这样社会才有创新,才能发展。前段时间,汪洋当书记的时候,有两项让我印象深刻的改革,一项是商事制度改革,以前办企业的时候,要注册资金,现在不要了,不用那么多行政审批,也不用去找注册资金,我自己认缴,我有一万缴一万,有两万我缴两万。你们都知道,现在很多注册资金是假的,注册资金一千万,可能它一分钱没有,由此催生了代理公司,它帮你去做,然后验资后过段时间注册资金抽走,你给它付点钱。现在你自己找个场地就可以了。其次是社团改革,慈善类、商会类、科技类等,都不用找挂靠单位了。这些问题不改,你社会发展就会越来越受限制。

六个机构的改革,还有很多遗憾

我们这次没有提到国企改革,但是对于垄断性行业的改革是有的,而且有具体的改革任务。本轮改革是必须的。前段时间王岐山推荐了《旧制度与大革命》,我当年读书的时候也读过,里面描绘的社会状况和我们现在真有点像,不改革不行,改革又危险,看你怎么把握这个点。现在学者提出重启改革,有道理,这十年来改革没有什么推进。

有些机构改革后撤掉了,过几天又成立了,其实撤销和成立都有道理。没法一蹴而就,要适应经济社会的发展,这次改革的总基调是大稳定小调整。我们也想了八个字,叫稳中求进突出重点。充分利用当前的改革共识,对事关社会体制机制建设的领域,条件成熟的,要坚定推进,比如调整食品药品监管体制,比如说改掉铁老大。国务院当家真的不容易,克强同志自从当总理后,现在他吃不下睡不着,特别是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大。这次没改掉的,下次机构改革的时候可能就改掉了。

一共六个方面,一是铁老大终于被改掉了,你不能说铁路对国家经济发展贡献很大,就不改了。这种政企合一在一定时期内确实有很大的好处,在98年就想改掉了,在03年的时候又准备改,说再缓一下,到08年的时候当时方案已经拟好了,受南方雨雪的影响,说不行,不能改。其实跟刘志军还是有关系,他去做了一些工作。最后没动成,这次终于把他们干掉了。这次改,铁道部的同志是高度认同的。运输主体上,成立铁路运输总公司,明确责任人,归国家铁路局监督。这对今后铁路发展有利。轮船、飞机、汽车早是公司了,火车怎么就不能公司化呢。在一段时间内,火车票是不会大幅涨价的。这样一来轮船、飞机、汽车多维体系就可以建成了。上次改革把民航总局撤成副部级,它不干了,天天给中央写信。这次把铁路也撤了,民航总局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第二个是卫生部与计划生育委员会。咱们计划生育主要是服务,但是基层的医院归卫生部管。于是两个队伍互相抢病人,争着搞建设,重复投资。这次两支队伍合并了,就不必打架了。中国计划生育协会好多老领导,好几十个,我们一个个去听意见,结果出乎意料,所有领导都支持,地方领导都同意。

第三个是食品药品监管体制,以前说几个婆婆管不住一张嘴。以前的分段管理是有空档的,比如说养猪是农业部门的事情,杀猪你们猜猜是谁?是商务部在管。商务部还管杀猪,商务部说这个职能不能拿出去,我就纳闷商务部管杀猪干啥,然后我发现,原来财政对屠宰场建设有补贴,财政部每年会划拨一笔钱给商务部。我说要为大举着想,不要为蝇头小利。所以这次调整给农业部了。

原来食品药品监管有卫生部、农业部、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等等好几个部门,我们现在很明确,农产品就归农业部,其他的就给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去管,工商部门原来这块的装备和人员就到总局来,杀猪的划给农业部。食品安全总局,现在上面已经批了,有300多人,还有督察专员。总局长是张勇,他说我最怕当这个局长,以后一旦出问题,我怎么办?我都六十岁了,我天天提心吊胆。

组建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在地方新闻出版、广电、文化,可能已经合并了。这个机构在地方上听意见的时候,意见比较多,我们这次也想能不能弄个大文化部。我说个题外话,我们一讲改革,就是行政体制改革,一讲行政改革就是大部制。其实未必,主要是改了之后要好用,不一定就要大部制。前几年新闻出版总署与广电总局针对网络游戏监管权力上打架,还有网络版权的问题,两家在打架。现在两家合并,就不用打了。从学者的角度来讲,今后出版广电总局和文化部合并了,或许会更好。

重组海洋局,主要是要解决海洋执法问题,要成立一个中国海警局。原来想叫海上警卫局,想想人家日本叫海上保安厅,好像不好。主要是为了解决多龙治海的问题,现在咱们海上有管近海的、远海的,有海事的、有缉私警察、有渔政、有环保,很多。现在队伍这么多,你集中不了力量,看得见管不着。要维护国家主权,设备不行,武器也不行,什么都不行。中国海警局局长由公安部一位副部长出任,正部长级,业务上归公安部领导。

完善能源监管体系。上次改革的时候,我们就说要成立能源部,我们也被舆论吵得睡不着,我们也说成立吧。领导高瞻远瞩说,原来就有能源部,后来撤销了。我们也反反复复研究,说重建能源局,把电监会合进来,电监会的定位没定准,成立十年了,它的事情不多。所以这次把它撤销了,重建能源局。吴新雄听了改革方案,马上说应该取消电监会,很有水平。

以上是六个机构的改革,还有很多遗憾,有些该改掉的没改。在西方国家大体是14-20个左右。这次改革有另一大看点是职能转变,别小看这四个字。

现在呼声很高的是成立国家改革委员会,进行顶层设计。原来有考虑过,重建一个改革委员会,人家说十年来发改委不搞改革就搞发展,不搞发展就搞审批。发改委20个司,就一个司管改革,而且还不是主流司,你说怎么改得动。我们原来打算成立一个中央改革委员会,叫国家体制改革委员会还不行,但觉得现在条件不成熟,现在的改革都有中央领导牵头,比如说文化体制改革有周永康同志牵头,卫生体制改革是李克强同志牵头,事业单位改革是马凯同志牵头。你现在若成立一个正部级单位去统筹改革,你统不起来。要把各个部门的职能捋一遍,太难了,你还搞一个部委专门去改人家,太难了。所以这次国家改革委员会没成立,是有原因的。有些事还没整明白,现在不搞,不代表今后不搞。

我们通过各种搜索引擎来看,大家对这次改革还比较满意。

职能转变刀刀见血

再说职能转变,大家可能没注意到。机构改革有人欢喜有人愁,多过瘾。我前几天看到文章说,这次改革没有公务员下岗,很失败。其实这个话对也不对。我们改革又不是以裁员为目的的,现在从公务员队伍来讲,公务员的盘子其实很小,主要是事业单位人数太多。这次改革要突出强调职能转变,最难改的不是机构,机构改革有什么难改的,你不听话把你换了就行了。朱镕基改革的时候,就是这样,你做不做,不做换人。机构改革相当于要你命,但毕竟被毙掉的没几条命。但职能转变,相当于割肉,刀刀见血。所以机构改革的时候,部长们都说好,一说职能转变,他们就不玩了。你把我职能撤掉了,我的人怎么办?

这次职能转变拿出比以往更实在的措施,这次我们上山之前也没想到会有这么猛烈的方案。一定要给市场、社会、企业放权,要厘清政府与市场、政府与企业、政府与公民的关系,一共理出六个方面十大项目职能转变措施和要求。五个减少,两个改革,三个加强。

五个减少,一个是减少和下放投资审批事项。现在发改委为什么不高兴,第一刀就砍他。我们今天就找了发改委,你在4月10日之前,要给我发个单子,列出项目,哪几项取消,哪几项下放。就是给你削减权力。

发改委一定要改,到4月底就有一批单子要出来。克强同志讲了,国务院现在各部委有1700项行政审批事项,还有200项法定审批事项,一共1900余项,他的目标是在本届任期内砍掉三分之一以上。我们做了很多基础性工作,我先跟你谈,你愿意削减哪几项,你如果不愿意削减,你给我个理由先。再不行,我请个专家组来评估,专家说可以放,你再不放,没关系,我提交国务院。部长们现在明白了,与其被动挨批评,不如主动报。比如说,企业自己掏的钱,自己去投资,只要符合环保政策、产业政策、土地政策,我为什么要你批我,我投资了我赔钱了,我自己埋单。现在你批了我,你又不帮我埋单,我凭什么让你批我。

我们这次去跟地方省市长座谈,很多人跟我们诉苦,说这辈子再也不进发改委去了。一些官员在地方好歹是大员,到了发改委,一张椅子都没得坐,你就站着,然后一个处长在那摆弄电脑,对你也爱理不理。我们把这话也给发改委听了,你不该批的,就不要去批,有人担心说不能给地方太大的权力。这项改革的目的就是给地方和企业自主权,调动大家的积极性,除了涉及国家安全之外,就不要审批了。必须审批的,要减少流程缩短时间,人家梁稳根都说了,我换颗螺丝你都要给我批,批了几个月还不批给我。第二就是发挥地方政府在投资管理方面的作用,已经列入国家规划的,也不要批了。

减少和下放生产经营活动审批权。我们统计,这几年来国务院减少了2500项的审批事项,这个数目你不要太相信,个别部委报给监察部统计,监察部也不太能整明白,就照录。我们目前的1900项很多属于经营活动的审批权,最大限度减少对生产经营活动和物品产品的许可,最大限度减少对各类机构及其活动的认定,充分降低门槛,扩大个人企业社会在生产经营活动方面的自主权。我举个例子,量大面广的事项,就给地方去管,你中央管得过来吗?我们这次跟部委谈,我说我们不去谈了。我们别去,请他们来,去了以后得吃饭,你喝两杯酒就不好说了。所以我让来我们综合办,我们自己谈。这就需要一个权力中立者,中编办这个。这是第二。

第三,减少资格资质许可认定,这个太害死人了。我有个朋友,是保险公司的老总,他说从这个地方到那个地方去,说保监会没有批他的任职许可。我就说,保监会凭什么需要资质许可,我请人家做老总,是你保监会说了算的么?我能聘请一个傻子当老总么。我说你放心,我马上把他干掉。资格资质,有些是安全方面的,你要有职业证书。有些关系到老百姓生命财产安全的。你说像保险公司,银行,需要人家资格认定干嘛。我说,你不要急,马上把他干掉,快的话两个月,慢的话半年。他说我都是老资格的保险公司老总了,只不过是这个地方到哪个地方去。这次我们请人社部牵头,资格认定这方面。这个很多。今天网上说,有个证书,不用去上班,挂个名一个月给你多少钱。今后啊,资格资质认定,不要搞了,有些你行业协会去搞。据我们了解,国务院部门直接颁发的个人水平评价类资格证书,有200多项,国务院直接颁发的23项,比如说,房地产经纪人、企业法律顾问。国务院部门对企业和部门准入资格资质许可,还有230多项,占国务院部门全部许可证的21%。

现在社会反应很大,资格资质证书名目繁多,重复交叉,考试多,也催生了很多培训班。证书滥、培训乱、收费高。这是要解决的问题。我们说,这个有句话,从依照行政许可法要求,具备特殊条件的职业行业,需要资格资质审核之外,其他一律取消。

第四,减少专项转移支付力度。别让大家都跑部进京。在我们听意见的时候,上海江苏一些大的地区,他就不赞成这个。他说,一般性转移支付,我们这些发达地区,给中央做贡献。这个一般性转移支付没有我的份。专项转移支付我们还可以拿点钱回来。专项转移支付就是各部门的标准,给你就给你了。你说建个学校,修个路,就拿到钱了。所以财政部说他也愿意,我说这是加大你财政部的权利,他说不是,现在财政部也要改革,不能又做出纳,又做会计。这个就是减少,各部委,项目和资金的权力。别让大家总跑各部委。中央的八项规定,给各部委请客送礼的情况好多了。但是阻力很大,各部委都愿意掌握权力给扩大。

再一个,减少行政性的不合理收费。咱们行政性收费名目繁多,这些行政性收费大都属于预算外。今天,我找楼继伟同志,我说要列个单子,你们要取消哪些。他说这个很难啊,我说当然很难了。但必须列个单子出来,十项不行你写五项。实在不行你写三项。你要拿个单子出来,你准备取消哪些不合理行政收费。这个不办企业你不知道,你办企业你就知道。很多很多。我们单位,财务这边,每年各种各样行政收费很多呢。我还不知道。显然不合适么。所以这事要拿单子,要取消。

第五,减少部门直接收费,要分散,要整合一些资源。比如我们四月份要出台的,固定资产登记,比如房屋、土地、林产、草原这些东西。原来土地有国土资源部,房屋有住建部,林产有林业局。现在我们要整合一个部门,现在都同意整合,但都同意到自己这边来。你看美国那个一卡通,什么都在里面。如果这个实现,咱们现在这个房产登记证,这个证那个证,今后就一个。他说以前那个怎么办,我说以前那个同等有效,从现在开始,既往不咎。大家都说好,到我这里登记。所以,这个工作不好做。

还有信息化,中央到地方,信息化花了不少钱。很分散,公安部有自己的一套系统,所有金融部门,各有各的系统。你看几项法人,我们都没办,事业法人在民政部登记,职业法人在公安部门登记。今后,制定个平台把它统一起来,这个很难很难,但还是一定要做。

第六个,改革多方登记制度,前面我讲的,一个要解决我没有那么多注册资金的问题,解决我没有办公场所的问题。这个由工商总局来负责。今后你要办一个企业,简单多了。你要办一个什么卖杂货的,我们要求几天就能办好。以前是互相批,比如你要办一个卖酒的,你先要找烟酒专卖批许可,之后我们工商局许可。烟酒说你没有本,怎么办。互相批,互相送礼。现在就在工商局批。解决这些问题。减少这些“中介”。以前讲,你要一百万两百万注册资金,(中介)我给你十万块钱,你就办好了。以后就不用这个。

第七,改革社会组织管理职务。有个合法性问题,据统计有100万个非法社团。因为要挂靠单位,要有主管部门。现在,凡是商会类的,慈善类的,科技类的等类社会团体不需要主管部门,直接让民政部门去审。这个就是给社会放松。

第八,改善和加强宏观管理,就是让政府该管一些大的事情要管好。研究一些宏观政策,对经济做一些重大的研讨发改委,你该去研究一下宏观经济政策,对经济发展做一些研讨。所以今后要加强发展规划,经济趋势发展研判,制度政策制定。包括体制改革体制研究。计生委,对人口发展规划建议,不在卫生和计生委,交给发改委。

第九,关于基础性制度建设。以前确实不足。一些现金管理制度,都是没有的。现在投资实名制,住房实名制,但还是没有研究起来。我们一些基础性制度建立不完善。我们考虑有三个方面,机构设置职能设置运行方式要法制化,你干什么,怎么干。现在是随意性比较大,我们的工作也很难做。第二个是,建立不动产统一登记制度。第三个是,政务诚信?这都是基础性建设。

最后一个,依法行政。处于政府是依法行政,按法律法规办事。现在很多讲,政府最不讲道理。吃完饭不给钱。建了楼之后不给老板工资。当然这个话过重了,政府依法行政。

尽快让新政府有个新的形象

那么着十个里面,有五项减少,两项改革,一项加强,一项制度建设,一项依法行政。十个方面的内容非常之丰富。怎么样能让我们这些措施也好,各项职能转变很快到位也好,怎么能够落实呢?

国务院机构改革,这个方案通过以后。中央就追着我们。还没有做完的时候,就要中编办牵头,任务分工,拿出来。方案已公布,每一项都有牵头部门,每一项都有时间点,一共72项。现在72项任务确定了之后,当天下文件,新华社发通稿。昨天开会,说不行,说公布了之后我们有些还要提前。四月份还要就此开会,所以现在每一个部委都有改革的任务,每一个部长都有他自己的事情。所以我们说这段时间大家都动起来,我们新部门发布的时候,很多职能已经取消。尽快让新政府有个新的形象。72项任务一一落到实处,很难,但我们在做。我们下午还在讨论,研究这个事儿。不仅要把方案做好,还要把政策落到实处。新一届政府非常务实,他想的很清楚,他说本届政府人数,只减不增。那么转变政府职能,是相当重要的一个举措。也是政府职能转变过来,你没事干,庙也拆了,和尚也没事干了。那自然就减少了。

所以这一次,我们职能转变,那就是动真格的。经过几年,我们把看得见的这个行政审批先给拿下,政府职能,给取下来,该转变的,该下放的。我们想,三年之内,把大部分事情做到。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