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黄妃红 | 2013年04月16日 星期二 11:15 AM

我所供职的杂志不过八九年的历史,有那么七八年,我都在锲而不舍地报一个专题选题--"中国性感50强",这个选题曾先后得到杂志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员工的热烈响应,他们提出的候选名单包括刘晓庆、巩俐、章子怡、范冰冰乃至李宇春、干露露等老中青从庙堂到江湖从高贵到低俗的各式性感。某个具体的候选人引发争议是很正常的,比如有人说"某某某的三围不够突出",而另一人则将之理解为中性的性感,不过,从未有一个人选像邢质斌引发的争议那么大。


作为提名人,我认真梳理了一下对邢老师的亲切与好感,很显然,那里面有一个70后的童年记忆--她不分严寒酷暑准时在晚7点后与我们见面,在新闻联播这个美丽温暖的国度里(苦难都在别处)。当然,好感与性感完全是两码事,后者其来有自,那就是她在新闻联播里的正襟危坐,喜怒不形于色、不怒自威,压迫性而又不动声色地把党和国家的喜怒哀乐转化成全国各族人民的喜怒哀乐,这种魅力几近一种制服诱惑的模式,不过邢老师的制服并非真正的制服,而是一种意识形态的制服。我的颁奖语都写好了,"曾经有一份性感摆在我们面前,全党、全军和全国各族人民都没有珍惜,当人们庸俗地将性感理解为前凸后翘肤白貎美时,我只能哀叹这个国家审美趣味的堕落,他们以为性感只是来自两腿之间而不可能来自两耳之间;如果真要给质斌的性感加个定语,这个词会是、也必定只是--'意识形态'。"


这份意识形态的性感具体到邢大姐身上,还要加上一个定语:冷艳。前面说过,她给人的感觉是不怒自威,其实她更牛之处在于不笑自乐。众所周知,在新闻联播这样欢乐祥和的人间仙境之中,要想让人不乐开花那是相当的难,于是,我们看到了不少新闻联播的主播都爱笑。一位叫海霞的播音员就是这样长年笑播的。新闻联播播音员爱笑,终于有一次(其实已有多次),笑容带来了麻烦--女播音员李梓萌在播报一则空难消息时,始终面带笑容。


真正的问题可能就在这里,新闻联播的播音员们从晚上7点进直播室到7点半出来,除了少数国际报道外,嘴巴可能就乐得合不上了,因为,他们说的消息基本上是全国各地"形势一派大好,不是小好",平时播惯了喜讯捷报,碰到播报灾难新闻时,这嘴巴还是条件反射地往上翘。


可见,邢大姐脸上的不怒自威,不笑自乐是何等境界。


"私下里,她的话还是多的。聊起社会上的八卦新闻,一说就是一个多小时,眉飞色舞。""平常不爱和领导多接近,但为人心直口快,开会时小青年们自觉资历浅不吭声,就她敢发表意见。""不喜欢多管事,只想做好本职工作,然后回家照顾生病的母亲。如果在小事上对组员有不满,顶多背后嘀咕两句。但在大事原则上,头脑很清楚。"


大约六年前,我们的记者报道了这位中国人最熟悉的陌生人,许多人第一次了解到,那张模式化的国脸背后,也有着与普通人一样的喜怒哀乐,邢大姐的形象立即生动起来。


然而,对我而言,巨大的情感冲击发生在邢质斌2009年退休之后,她接拍了一些广告。


我们习惯了义正辞严、皇家气象的邢质斌播报党和国家领导人春节期间与民联欢,再听她以字正腔圆、义正辞严、皇家气象播报山东某食品公司老总与企业员工联欢;在录制某肛肠医院的节目中以宣读式的口吻告诫观众--"一直以来,消化道的排泄物都被视为日常生活里避之不及的污秽之物,而事实上,它却是健康的晴雨表,其颜色、气味、形状等都隐含着大量无比珍贵的信息,而这所有的信息中,最危险的,当首推便血......"你难免会觉得有些穿越,有些不适,有些恶搞,有些要变天的感觉。


我的心情很复杂,一方面邢老师以一种极残忍的方式解构了新闻联播,也极残忍地解构了她的端庄大气,义正辞严;另一方面,我也为她的解脱感到高兴,是的,她也是人,她也有爱,有七情六欲,包括对金钱的爱,你不能因为她多年活在新闻联播中,就剥夺她在新闻联播外的生活,一如抹平这个国家在新闻联播外的形象一样。


是的,从一开始,从童年时开始,我就错误地以为,她永远生活在新闻联播里。而实则,她只是在晚上7点到7点半之间活在那个没有不公的美丽新世界。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造成这个伟大变化的,不是气候变迁,不是权力意志,而是市场的力量。


我宁愿相信邢老师还是性感的,她或许少了意识形态的性感,但多了脚踏大地的性感。


最后说明一下,"中国性感50强"专题,在我新闻职业生涯快要结束时,因为种种原因,仍然没有操作成功。 (共识网)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