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中文网见习研究员 王倩阳 | 2013年04月16日 星期二 12:04 PM

对于CJ Entertainment娱乐来说,《分手合约》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中韩合拍电影。在韩国,CJ娱乐绝对掌握韩国核心资源的,《分手合约》的摄影灯光都是在韩国拍大片的,音乐制作是《老男孩》和《建筑学概论》的原班人马,剪辑师、造型师也都是一流的,"真的很想做用韩国团队做一部完全的中国电影",身为CJ娱乐株式会北京代表处电影制作部经理和《分手合约》制片人的齐霁告诉IBTimes中文网,韩国因为市场比较小,所以他们的导演、编剧、制作团体很愿意来到中国,"CJ娱乐将中国市场看得非常重,非常想将韩国的资源带到中国本土。以电影为平台,离核心资源更近,逐渐融入到里面。这是两种文化的融合,会有一个磨合的过程"。

中国的编剧和演员,韩国的导演和制作团队,中韩之间的文化差异的确为电影的创作带来很多分歧。齐霁举了一个例子,原剧本中,他们约会的咖啡厅最后是李行送给俏俏的,这也是彭于晏所赞同的,但是白百何在看完剧本后觉得俏俏应该为李行做什么,两个人都站在自己的位置上觉得自己更该多付出,最后导演吴其焕赞同俏俏买了咖啡厅送给李行,这也是观众在电影中所看到的。当彭于晏觉得自己所饰演的李行付出得太少时,导演解释说"你爱她,你用一辈子爱她",一如大多数韩国影视剧中女主角为男主角付出所有,男主角只需付出爱情。"我存在一个任务就是要融合中国编剧和韩国导演之间的文化上的差异,首先我们在类型上非常符合类型电影的起承转合和衔接,这是导演的硬性要求;其次,在人物设置上尽量接地气,所以白百何是女主角的不二人选,可能它没有《33天》那么接地气,但是我们还是希望能够呈现白百何身上的这种特征"。

在谈到韩国电影的特长时,齐霁非常肯定得说那一定是某些类型片的理念,这也是中国电影最值得借鉴的。类型片是电影产业高度发展的结果,各类型电影内部所存在的固定结构,让电影生产成为高效率、低成本的规范化过程,是美国好莱坞等电影发达国家的生产主流,"但是当我们谈到电影需要一个结构时,很多国内导演不以为然",齐霁说韩国电影却非常看重电影的结构。

据齐霁介绍,在韩国,所有的电影项目在投资前需要做剧本调研--将剧本拆开对每部分做问卷评分,对每个部分进行平均评分的计算,合起来形成一个曲线。这仅仅是完成了第一部,随后,用调研所形成的曲线去比对在市场上已经成功的同类型的电影,它们的曲线越接近,那么这部新项目成功的可能性就越大,这正是类型片的规律。

韩国电影在过去十年类型化和市场化的道路中,形成了一个比较完备的商业电影的片库。相比与此,中国因为还未形成完整的片库,这与中国类型片还未形成有关,但是因为《泰囧》、《北京遇上西雅图》的出现,中国电影开始呈现出都类型片的苗头,"中国电影越来越商业化,一些导演渐渐接受了'电影结构'的观念",齐霁回忆起《分手合约》最早的创作也经历了调研,前后在中国做了过百分的问卷,"受访者提到的问题后来也是编剧自己承认的存在的问题,所以我们在做电影时还是不能太主观的相信自己,普通观众尽管不懂电影,他们就是凭直觉给你的评价,但那个评价往往是最直观、最珍贵的"。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