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中文网见习研究员 房雅倩 | 2013年04月16日 星期二 15:50 PM

4月16日下午3点30分左右,刚刚在中国电影导演协会举办的年度表彰大会上获得终身成就奖的中国导演谢飞在自己的微博上发长微博痛批电影圈的"文字狱",并将它比作"现代文字狱"。"文字狱"一词在《中国大百科全书》中定义为"明清时因文字犯禁或籍文字罗织罪名清除异己而设置的刑狱。"

在这篇长微博中,导演谢飞提及中国电影导演协会"协会奖"设立于2005年,记得第一届获得最佳导演奖的是田壮壮(凭电影《茶马古道》)、最佳青年导演奖的是陆川(《可可西里》)、终生成就奖是吴天明。但是在随后一年,有关领导管理部门指示:防止电影评奖、办节"过多过滥",要减少或禁止电影界里的各项评奖活动;只允许"华表"、"金鸡百花"等两三个电影评奖存在,其他都被取缔(如电影学院的"学院奖"只办了一届,至今未恢复),连刚刚诞生的导演协会奖也就寿终正寝了。

2011年,中国电影导演协会的表彰大会得到恢复。谢飞导演在长微博中也特别提到了这件事,他表示,这次的恢复经过协会人士的多方争取,但不许称作"奖",改为"表彰",否则就不批准、不报道、不转播。于是在颁奖的时候就出现了许多荒唐场面,谢飞在长微博中这样描绘到:2011、12、13年协会的三次颁奖会上,导演奖必须说成"被表彰导演",获奖感言必须说成"被表彰感言",奖杯必须说成"被表彰证明物体"。活动现场导演们总是频频出现说错、念错的情况,场面不仅滑稽、可笑,也令人心酸。

不仅如此,连已举办三届的北京国际电影节也遭受过如此待遇。谢飞提到,由于"电影节"的说法不会被批准,所以近些年国内某些机构与地方也举办了一些电影节,但是都冠以"电影展"、"电影论坛"等名目。连享有盛名的北京国际电影节也是如此,"为了电影业的发展,连偌大一个首都北京,三年前开办国际电影节时,也只好耍个手腕,先申请叫‘北京国家电影季’,获得批准举办后,第二年才改为‘电影节’。明明只有一周七天的活动,非要叫个三个月的‘季’,中文叫季,英文却可以称‘Festival’,因为有关领导不懂或不管外文称呼。荒唐吧?看成现代奇闻!"谢飞在长微博中这样透露到。

即使这样,这位中国内地资深导演也依然诚恳希望新的"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能让可笑、可气、可恨的"现代文字狱"早点消失。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