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中文网 特约研究员 施旖旎 编译 | 2013年04月17日 星期三 10:08 AM

诺贝尔奖得主、经济学家约瑟夫·斯蒂格利茨和既是作者又是投资者的威廉·科汉坐在一起讨论了斯蒂格利茨对于当前全球经济状况的见解。这场活动由纽约哈佛商学院俱乐部协办,它也是亚洲协会亚洲系列事务的一部分。

斯蒂格利茨列举了关于美国贫富差距的令人震惊的统计数据。这些数据表明美国是发达国家中最不平等的国家,而这与美国人的自我认知背道而驰。据他所言,在过去的二十年中所产生的所有财富都到了高收入者手中,而有五分之一的的美国儿童生活在贫困中。

 斯蒂格利茨指出,机会不足、特权阶级的寻租、公共投资的不稳定和公共投资的匮乏这四种机制导致了收入不平等的恶性循环。那么为什么美国人能够忍受它呢?斯蒂格利茨认为,美国正在出卖“一票货物”,即为增长牺牲平等。事实上,当问到哪种收入分配美国人认为最公平,绝大多数的美国人会说是瑞典模式。斯蒂格利茨认为,“有毒产品”和被推广到了美洲的这种观念导致了美国人对他们国家的认识和现实之间的不一致。

那么能做些什么呢?斯蒂格利茨把亚洲看做是成功的典范。韩国,台湾和其它成功经济体都下了很大功夫来确保他们经济发展的平等,而且他们经济发展的平等又有助于确保它们经济的持续增长。日本长期是经济增长停滞的代名词,而现在在日本展开了安倍新政府主导的经济改革,并且在劳动力日益减少的情况下,日本实际GDP增长优于美国。那么中国的巨大差距又该如何呢?斯蒂格利茨坚信,中国的新领导层看到了日益增长的不平等,并且认识到,在中国对外影响力不断增长的情况下,不平等作为一个问题需要立即引起关注。

中国模式不一定适合美国,但是斯蒂格利茨具有说服力的论据是,美国目前的模式已经无法运作。虽然没有“灵丹妙药”,但是美国人可以采取措施来解决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日益加剧的不平等,那么普通美国人就有可能被亚洲或者世界其他地方的人远远甩在后面。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