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3年04月18日 星期四 03:41 AM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消息 拖延超过两年的IMF份额与治理改革有望在近几个月内生效。改革后中国在IMF的投票权可从目前的3.81%增至6.07%,成为该组织的第三大股东。

"我们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展,但是仍需努力,希望在今后几个月内就将这事情办成功。" 美国时间4月16日,正在参加世界银行与IMF春季年会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秘书长林建海透露。

美国发布最新的汇率报告之后,人民币汇率问题似乎不再是众矢之的了。前两年讨论沸沸扬扬的议题并没有在今年成为热门话题。目前来看,哪些中国方面的议题是国际上特别关心的?议题的聚焦点近两年有什么变化?

林建海:两个方面:一是中国经济增长趋势。比如说中国经济是否能在2013年达到8%的增长目标,一旦放缓,将对全球经济带来怎样的影响。本周早些时候中国公布的季度GDP增长未达预期,导致金融市场 波动,就是一个证明。目前中国注重高质量的持续增长十分重要,7%-8%比较合理,符合中国劳动力资源等各方面的实际情况。

二是国际间的不平衡问题以及重新平衡的努力。这一方面大家也认识到,中国近年来已经做出了很多努力,比如国际收支中对外账户从13%降到3%。IMF目前对人民币的汇率评估是"轻微低估"(moderately undervalued),表明仍有一定的升值空间。这与中国未来的进出口问题等都紧密相连。

在这两个问题中,我觉得大家最为关心的应该是前一个增长问题,中国的短期增长与中期增长潜力十分受关注。

目前在国际金融层面上,中国受到的批评多种多样,近期受到议论的是广义货币供应量(M2)占GDP比重过高,是否有货币超发的泡沫问题。您对此的看法是什么?

林建海:发达国家的非传统货币政策带来大量的资本流动,这些资本一旦流入中国,就对中国的货币政策产生冲击,中国人民银行必须想办法应对,这是一种挑战。如果央行不采取措施,人民币就会有升值压力。央行想要缓解该压力,就必须吸取这部分外汇,那么我们自己的货币供应量就会增加,造成超发的现象。

但必须注意,央行有自己的工具可以抵消超发现象,即发行央行债券,回笼市场上的货币。这里有一个过程,央行也一直在做。另外央行的货币政策得当与否,关键看通胀能否得到有效抑制,能否保持在目标线下,而目前3%的通胀率在目标范围内。

总体上说,中国人民银行的货币政策必须服务于相互冲突的目标,在保持汇率稳定与保持物价稳定之间做出平衡。目前看来,我认为中国的货币政策还是保持在良好的状态下,今后则要看CPI的发展水平,来调整货币政策的方向。

IMF的不少官员认为中国财政以及公共债务数据的透明度不够,使得他们无法判断中国的中央和地方债务问题究竟如何。IMF在数据统计上如何取样?中国方面的数据是否可信?

林建海:确切地说,IMF引用的数据是官方的,但不一定公开。比如以前中国对外汇储备的数据就不是公开的。当然我们希望所获得的官方数据都是公开的,这意味着透明度提高。

数据获取的难度很大。25年前我加入IMF的时候,当时主要的目标就是收集和分析数据,在此基础上做政策建议。当时数据非常稀缺分散,我们的工作是将全球宏观经济数据收集起来,将所有数据放在一起,使之变成一个系统的宏观经济框架,一个完整的"球体",一旦哪个地方有漏洞,我们就知道大致哪个地方的数据不准确,或者有所隐瞒。有时候第二年去查问题就可以查出来,哪里数据有缺口,没有完成等等。这对于很多国家,包括中国在内,都是一种贡献,因为可以依据这些数据进行分析。当然,现在各个国家的数据收集能力已经大大改善了。

每件事情都取决于努力,数据收集也是如此,哪些数据有问题,重新取样或者确认,都需要一个过程。有些经济数据方面,也必须过几年就对其基数进行全面评估并作出调整。如果在某些数据上地方政府上报不对,那么就可以在这些评估过程中进行纠正。

拖延超过两年的IMF份额与治理改革有望在近几个月内生效。改革后中国在IMF的投票权可从目前的3.81%增至6.07%,成为该组织的第三大股东。

数据欺骗的情况不太可能发生,因为一旦错误的数据进入整个系统,以后就麻烦大了,此后都会有人不断质疑,为什么其他变量都变了,这一数据却没有改变。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