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来源:大公网王文韬、马浩亮 | 2013年04月18日 星期四 03:52 AM

习近平在晚高峰的北京城打车?「的哥」郭立新想想就激动。

家住北京远郊平谷区的「的哥」郭立新,今年46岁,开出租车已经有8年了。时间过去了一个多月,但一提起今年3月1日晚上那次8.2公里、26分钟的载客奇遇,他仍然是激动不已。

郭立新回忆说:「那天晚上,大概7点多,天已经黑了,我刚把几个小伙子拉到鼓楼西大街附近,车就在路边停了一会儿。这时候,上来两位男乘客。一个坐副驾驶,一个坐在後排。我问师傅您去哪儿,对方说去钓鱼台大酒店。我就又问『您看咱们怎麽走』,对方说『我对北京的路也不太熟,怎麽走都行。』於是,我就从鼓楼西大街往西,在德胜门那边调了个头,然後沿着北二环一直往西开。那天是星期五,7点多还正是晚高峰的时候,主路上挺堵,我就开到了辅路上。」

周五晚高峰遇特殊乘客

一开始,郭师傅对两位乘客并没有太多留意。北京出租车司机有一个形象的外号叫「时事评论员」。像很多同行一样,郭师傅对国家大事非常关心,平时很关注新闻,也经常跟乘客一起聊聊社会热点。
郭立新回忆说:「在路上,我就说起北京今年雾霾天很多,现在空气污染非常严重,引起社会的恐慌,老百姓也有意见。这时候,坐在副驾驶的那位乘客就接过了话茬,他首先对我的话表示认同,说道:『污染容易治理难,原来花1分钟污染,现在可能就要花10分钟来治理。』但同时他又说,也要看到另一面,现在中国人的人均寿命比以往大大提高了,要看到社会进步的一面;而且政府在治理环境污染和提高老百姓健康水平方面下了很大的决心,做了很多工作,也制定了很多措施,但这些措施不可能在短期内就能完全发挥作用,总要有一个过程,资本主义发达国家也经历过这一痛苦而漫长的过程。」

关注民生主动听取意见

「这时候我就开始觉得这人说话着眼点不同,跟普通老百姓说话不太一样,我就侧着脸略微瞅了一眼,但是也没认出来。」郭师傅说,「一直开到动物园批发市场东边榆树馆桥下,赶上了红灯,车停好了以後,我就扭头仔细看了一眼,这位乘客穿着灰黑色的夹克,大脸盘,看着非常眼熟。哎哟,这一看不得了,我就问了:『您出来坐车就没人说您长得像某个人?没人说您像习总书记?』他听了乐了一下就说:『你是头一个把我认出来的司机』。」
郭立新说,「听完了这句话,我简直有点懵了,至少有3分钟,我满头是汗,止不住地哗哗地流。我倒不是紧张,就是激动,我说话都语无伦次,但说的是心里的大白话,我说『今儿我这是赶上通天的事儿了。』我接着就说:『您得给我留下点墨迹,我这辈子都要好好收藏。』然後我就马上就要在车上找纸。习总书记笑着说:『不着急,下车再说。』」
「接下来,习总书记就问我平时开出租车收入怎麽样,我说『凑合吧,一个月能挣三四千,要是五六千也能挣,就是太累了,太耗时间。』总书记听了点点头,然後又问我对党和政府的工作有什麽看法。我就实话实说,我说:『现在党的政策都是好政策,老百姓也很拥护,就是有时候有一些政策到了基层底下,被念歪了,得不到执行,老百姓有些意见。』总书记对我说:『感谢你对党的信任。』之後他还和我聊了一些民生的话题。」
郭立新回忆道:「这时候,我心情仍然是非常非常激动,我对总书记说:『您这样平易近人,走到我们老百姓身边,这是我们的福分。』总书记听了笑着说:『大家本来就都是平等的,我也是来自基层。』」
到了钓鱼台大酒店,郭师傅一看表,一共走了8.2公里、26分钟,车票上显示一共24块钱,加上3块钱燃油附加费,一共27块钱。坐在後排的那位随从人员给郭师傅递过来30块钱,没让找零,也没要发票。「打我本心我是真的不想要,但总书记说『不行,这钱你一定要收下。』我就接过来了。」

「一帆风顺」题赠司机

这时候,郭立新再度请习近平给他题个字。习近平问:「你希望我给你写点啥?」郭立新回答:「写什麽都行。」
「我这车上也没有纸,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我就拿出一叠燃油附加费的发票,反过来,让总书记用我车上的一支圆珠笔,写在发票背面,总书记接过去,写下『一帆风顺』四个字,然後跟我握了握手就下车了,走进酒店大堂。当时钓鱼台大酒店门口也就一个门童,没有人迎接。」
郭师傅拿出题字向记者展示用蓝色圆珠笔写的「一帆风顺」四个字,他已经将习近平的题字跟当天的出租车票过胶,以免受潮损坏。郭师傅还把题字放大了,用镜框镶起来,挂在了自家的墙上,另外一份复印件则过胶後揣在自己的怀里。
记者在郭师傅珍藏的这张出租车票上看到:3月1日当天习近平坐出租车的时间是「19:08-19:34」,一共开了8.2公里,路上等候的时间是8分多钟。
郭立新说:「我觉得这『一帆风顺』四个字,不仅仅是给我写的,更是写给所有出租车司机的。而作为普通老百姓,我们更是希望咱们国家和人民生活都能够顺顺利利,一帆风顺。」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