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3年04月18日 星期四 05:14 AM

《再会,老北京》
《再会,老北京》

 

再会,老北京

一座转型的城,一段正在消逝的老街生活

The Last Days of Old Beijing

作者: [美] 迈克尔·麦尔

译者:何雨珈

出版时间:2013/4

开本: 32

装帧:平装

 

很少有作者能够真正活在一部作品里,融入当地的生活,并让这种探究走向深处。两年来,迈克尔·麦尔在北京的胡同里生活、教书;在当今的英语写作圈,没有人比他更懂这个世界。——彼得·海斯勒(《江城》、《寻路中国》作者)

 

北京,充满活力的中国之都,变化是唯一不变的主题。

对中国人而言,北京是一切的中心:政府、传媒、教育、艺术和交通,甚至包括了语言和时间。自北京建城以来,她就是吸引外来人口、商人、学者和探险者的魅力之地,其中也包括了13世纪的马可·波罗:"全城地面规划有如棋盘,其美善之极,未可宣言。"

这副"棋盘"的遗址仍留在北京城内,二十五平方英里的面积和曼哈顿区差不多大,那些叫做胡同的狭窄巷子也依然存在,由灰墙和屋顶长草的平房庭院组成,纵横交错。几个世纪以来,胡同一直是这个城市的文化特点,即使现在的巷子还不到以前的八分之一。

北京并不是西方人眼中的城市。1962年,一名外国记者将这里定义为"史上最大的乡村"。尽管这里有世界上第二繁忙的机场,近一百家星巴克和一条覆盖到城市核心之外的新的地铁系统,但在某些北京人的眼中,它仍是一个乡村。

过去十年,就像是任何一个崛起中的国家的首都那样,北京这个大乡村走向了国际。穿过天安门广场,七十二英里外的长城标志着这个城市宽广的界限。或许它的改变可以用这个小插曲来说明:

几年前我看到一个充满乐观意味的横幅,挂在一栋老楼的拆迁现场,上写:再现古都。

一天晚上,不知道谁悄悄地将第二个字的左半部分去掉,所以口号变成了:再见古都。

对于路人而言,这两个口号都可以是正确的,北京又处在八百年一次的再建与重生的循环之中。被改掉的横幅在几小时内就被扯了下来,但这无关紧要,因为北京人不需要读它也能感受到这座城市的变化--他们每天都身处其中。

迈克尔·麦尔(Michael Meyer),1995年作为美国"和平队"志愿者首次来到中国,在四川省一座小城市培训英语教师。1997年他搬到北京,居住了十年,并在清华大学学习中文。他的文章曾多次在《纽约时报》,《时代周刊》,《金融时报》,《华尔街日报》等诸多媒体上发表。迈克尔·麦尔曾获得多个写作奖项,其中包括古根海姆奖(Guggenheim),纽约市公共图书馆奖 (New York Public Library),怀亭奖(Whiting), 和洛克菲勒·白拉及尔奖(Rockefeller Bellagio)。他毕业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目前在美国匹兹堡大学和香港大学教授纪实文学写作。《再会,老北京》是他的第一本书。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