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中文网特约研究员 马晓芸 编译 | 2013年04月18日 星期四 07:37 AM

接下来的几天,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的调查会相当紧张。在这段时间里,有关部门也将要分析大量的视频和照片,以搜查出相关的作案证据。

“这是有史以来本部门处理过的最复杂的犯罪现场,”波士顿警察局(Boston Police Department)官员大卫(Commissioner Ed Davis)在周二早上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此外,一些工作人员也认为,仅是分析科普利广场(Copley Square)附近的犯罪现场就可能花上很多天的时间。

现如今,波士顿爆炸案由美国联邦调查局(the U.S. 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带头处理,此外还包括马塞诸塞州警员、波士顿警员,以及烟酒火药研究局(Bureau of Alcohol, Tobacco and Firearms)和一些其他部门的炸药专家。

目前,FBI还没有对波士顿爆炸案中的炸药装置做出任何定论。有些专家说从初步的证据中能够判断出这是个管状炸药装置。这些专家介绍说管状炸药通常是用金属或是塑料制成,内塞有易燃物质而两端被封,是美国比较常见的炸药装置。

在国务院(the State Department)外交安全部门(the Diplomatic Security Service)工作过的一名特工弗莱德·伯顿(Fred Burton)分析说,从炸药的碎片来看,这是一种威力很大的管状炸药。FBI的老手保罗·菲尼沃德(Paul Fennewald)也说从爆炸产生的白色烟雾能够看出这个爆炸装置是用黑色或者是无烟火药粉制成,而非塑料炸药或者是C-4.

要找出本爆炸案的肇事者,复原DNA会是一个可行的办法,然而这并非易事。2004年《司法科学期刊》(the Journal of Forensic Science)中的一项研究对20种炸药做了试验,然而最后科学家们只能从其中的4种炸药残骸中提取出DNA信息,而且那些实验炸药也属于低火力的无烟炸药。

此项研究的作者还写道,“如果想要成功地从炸药碎片中提取出DNA,碎片的数量和碎片的复原能力起着很重要的作用。而且我们也怀疑,实验结果会受到炸药制造者的影响,比如有的人很容易在制造过程中将自己的表皮细胞遗留在物体上。”

这样一来,从炸药本身提取出基因信息会显得十分困难。然而相比之下,附近遗弃的炸药包装中可能会有更多的信息,比如胶带、包装、炸药控制装置或者是隐藏炸药的地方都可能遗留下一些作案人的汗液、细胞等等,而这些都能提供充足的线索。

此外,烟酒火药研究局(ATF)的特工还将派用出一些经过特殊培训过的狗,让它们去搜查尚未引爆的装置以及爆炸残渣。这种情况下,犬类非常适合派来去搜寻细微的犯罪证据。有科学家对狗的嗅觉做过测试,得出结论证明狗比人类的嗅觉灵敏一万到十万倍。巴纳德学院(Barnard College) 犬类研究者亚历山德拉·霍洛维茨(Alexandra Horowitz)举例说,当我们能闻到一杯咖啡中放了一勺糖时,狗能嗅到在一百万加仑(约378.5万升)水中稀释过的一勺糖。

当前,若能证明出波士顿爆炸事件中的炸药是厂家批量生产而成的,那么我们也能够从美国炸药数据中心(U.S. Bomb Data Center)的供应链中进行相应追踪调查。美国炸药数据中心是烟酒火药研究局的一个部门,主要搜集各大火药生产商的信息。

另外,有关人员还将分析案发现场的损坏情况以及伤亡状况,这样能够更好地判断出炸药的材质、具体的爆炸地点以及爆炸的路径。如果发现有炸药遗留下的坑痕,那么调查者还可以根据坑痕的直径计算出炸药的重量。

当然,以上这些分析只是调查中的一部分。接下来的几天或者是几周内还将有一些目击者被采访,说不定到那时,我们会有更多的进展。

本文章版权归 International Business Times所有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