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3年04月19日 星期五 10:02 AM

 

掘坟现场。4月8日,智利黑岛。

聂鲁达墓。前方是太平洋。

聂鲁达和妻子玛蒂尔达·乌鲁蒂亚。萨拉·法西奥摄于1972年。

智共党员、聂鲁达的同志、秘书、私人助理兼司机曼努艾尔·阿拉亚·奥索里奥。吉迪恩·朗2013年4月摄于黑岛。

 

已故智利共产党诗人、1971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巴勃罗·聂鲁达的遗骸已被重新掘出,以期在入土40年后,确定他的死因--病亡,或谋杀。

挖掘成功

按照计划,挖掘工作于当地时间本周一(4月8日)在太平洋沿岸的黑岛正式启动。这里是聂鲁达的故居,也是他最后的归葬地。工友和十余位法医专家在法官马里奥·卡罗萨以及律师们的监督下,进行挖掘。

北京时间周一午夜前,美联社从黑岛发出快讯,称遗骸已"成功掘出"。

聂鲁达的坟墓建在故居的花园内,距离太平洋不过咫尺之遥。他身边埋着后葬的妻子玛蒂尔达·乌鲁蒂亚。

一直以来,专家们认为,黑岛的高盐和高湿环境,可能对挖掘成果造成不利影响。但是智利法医协会负责人帕特里西奥·布斯托斯说,在一个小时的挖掘中,聂鲁达覆盖着智利国旗的棺木保持了完好的形态。专家们顺利开棺,取出遗骸,以带往首都圣地亚哥进行检验。

"我们先要采取生物医学上的安全措施,全力保持警惕,再到实验室里看看,然后就能给进度定个时间表了。"布斯托斯在岛上说,"最复杂的部分是寻找毒物,因为它们可能不仅仅是传统的毒药,而且按照证词,还有可能是某种药品,但是剂量非常高,足以伤害诗人。"

"赶快回来呀!"

1973年9月11日是智利的"9·11",在尼克松政府--特别是其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亨利·基辛格的策动下,智利当天发生右翼军人的流血政变,聂鲁达的密友、民选的阿连德总统被推翻。12天后,聂鲁达去世,随即在圣地亚哥被军人政权草草下葬。

正式公布的死因是前列腺癌,聂家人也相信这一结论。

但是2011年,智利共产党入禀公堂,向卡罗萨法官请求掘坟,并彻查此事。智共一直怀疑聂鲁达被杀。他当年的亲密同志、秘书、私人助理兼司机曼努艾尔·阿拉亚·奥索里奥则出面指证,皮诺切特将军通过政变上台后,便命令手下的情报人员向病床上的聂鲁达胃中注射了致命药物,毒杀了诗人。

4月8日,阿拉亚和聂鲁达的四个堂表亲戚出现在了黑岛掘坟现场。

阿拉亚曾说,聂鲁达于1973年9月19日住进医院,"不是因为健康状况恶化,而是由于日益险恶的安全问题。"第二天,墨西哥政府同意接受他的流亡。他计划在24日前往该国。

本周末,阿拉亚回忆40年前:"9月23日早上,玛蒂尔达和我回到黑岛,去帮他收拾东西。在那儿的时候,我们接到了聂鲁达从医院打来的电话。他说:'赶快回来呀!我正睡觉呢,有个大夫进来,往我肚子上打了一针。'"

阿拉亚说,他立刻与玛蒂尔达驱车赶回圣地亚哥,但是,"聂鲁达死在了当晚22时30分。"

玛蒂尔达·乌鲁蒂亚于1985年去世,生前始终否认丈夫死于癌症,但从未公开指称他被人谋杀。

阿拉亚此前说,聂鲁达感到"焦虑和紧张",深信新政权一心要置他于死地。阿拉亚认为,皮将军害怕聂鲁达流亡后成为极具影响力的政治异见者。

"皮诺切特是杀人犯。他杀了聂鲁达,好让他无法出国,因为他是个知识分子,[皮诺切特]不想让他成为反对派。"阿拉亚两年前告诉法新社。

周末,他在黑岛又对BBC说:"到我死的那一天,我也不会改变自己的故事。"

谋杀早有先例

民间认为,当年夺去聂鲁达生命的不是癌症,而是悲伤。他已经听闻政变是多么残暴,阿连德在总统府殉职得多么壮烈,死难者的浮尸漂荡在城内的玛波丘河上,又是何等的凄惨!荷枪实弹的士兵曾在他家的花园掘地三尺,寻找武器。聂鲁达对他们说:"你们在此地能找到的唯一武器,就是文字。"

掌管诗人文学遗产和作品版权的巴勃罗·聂鲁达基金会也认为,聂鲁达在1973年9月23日死于前列腺癌,但政变造成的精神痛苦加重了他的病情。该机构曾表示,"没有迹象也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巴勃罗·聂鲁达死于癌症之外的原因,他的癌症当时已到了晚期,他一直深受折磨。现在仅凭司机的看法便建构一种有关他死亡的全新版本,似乎于理无据。"

但阿拉亚的指证并非全无理由。1981年,智利前总统爱德华多·弗雷据信在同一家医院被六人下毒,其中数名皮将军的特工,因与弗雷1982年1月22日的死亡有关,而于2009年12月被捕。

官方曾宣布弗雷死于1981年小手术后感染引起的败血症,但法医在他体内检出了芥子气和铊的遗留物。法官因此裁定弗雷死于毒杀。

2010年12月,法医掘出了前内政部长何塞·托阿的遗骸,进行死因调查。

近40年前的官方结论是,托阿于1974年在医院病房的衣橱内自缢,但是去年10月,法官宣布,他是被人勒死的。

智利共产党主席吉列尔莫·特列尔此前对圣地亚哥的上诉法院表示,对聂鲁达是否以封口为目的被杀一事做出澄清纯然出于道德需要,而非针对任何个人。智共的人权律师爱德华多·孔特雷拉斯则在一次采访中说,司机阿拉亚并非唯一对诗人死因提出质疑的人,受雇于聂鲁达的其他人也曾多有怀疑,而墨西哥前驻智大使贡萨洛·马丁内斯·科尔巴拉也透露,死的前一天,聂鲁达的健康状况看上去相当不错,而且当时媒体对他死亡状态的报道,亦与死亡证明所述不一致。

"毫无疑问,聂鲁达若流亡,会让独裁政权处境艰难。"马丁内斯·科尔巴拉说。

疑点重重的死亡

法医专家向BBC表示,他们将主要寻找两种证据。首先要从诗人的骨头里寻找癌症的痕迹,看看是否已经病入膏肓,以支持--但并不是证明--现有的死因结论。其次便是寻找毒药的痕迹。但这并不容易。

埋在地下40年,诗人的器官和软组织已经分解殆尽。布斯托斯说,这很难,但是近年来的技术进步也许能提供帮助。

法学牙医和人类学家克劳迪娅·加里多-巴拉斯说,虽然已经过去了40年,但是通过毒物学分析,仍然有望从遗骸上发现有用的证据。

"能否检出使用了毒药,要看毒药的类型、使用的次数和剂量。"加里多-巴拉斯女士说。

另一个困难之处在于,聂鲁达临终留医的圣地亚哥圣玛利亚医院没有保留他的病历。当年的报纸援引医院发布的公报称,诗人死于心脏衰竭,但这一点在他的死亡证明上完全没有提及。

聂鲁达死前数月,亦曾在首都另一家医院就医,该院官员现在也说没有他的病历。

卡罗萨法官甚至向法国方面提出请求,以期找到聂鲁达担任驻法大使期间的医疗记录,不过同样一无所获。

阿拉亚和智利共产党据此认为,病历不寻常的缺失,更加深了聂鲁达死因的疑问。要知道,聂鲁达并非寻常百姓,而是高级外交官和诺贝尔奖得主。

"知道真相非常重要,"聂鲁达的侄子鲁道夫·雷耶斯在挖掘现场说,"整个世界都在注视着这次调查。"

共产党员聂鲁达

聂鲁达本姓雷耶斯,1904年7月12日以内夫塔利·里卡多·雷耶斯·巴索亚尔托之名生于智利帕拉尔,1946年为纪念捷克作家扬·聂鲁达才正式改用笔名。1924年,他年仅20岁时便出版诗集《二十首情诗和一首绝望的歌》,一举成名。30年代以外交官身份出使马德里时,亲睹了西班牙内战,其政见和诗风从此大变,遂于1945年加入智利共产党。

1954年聂鲁达过五十大寿时,中国诗人艾青曾率团亲往圣地亚哥祝贺。聂大师告诉艾青:"中国是从梦想变成现实的一个范例。"他于1955年和1957年两度访华,并在长江上度过了53岁生日。

在皮诺切特将军统治智利的17年中,聂鲁达的作品几乎完全被禁,独裁政权改尊另一位诺贝尔桂冠诗人加夫列拉·米斯特拉尔为"国母"和智利的文化偶像,由此造就的一代"独裁体制的孩子们",在长大后才开始对聂鲁达有所了解。及至皮将军下台,新政府才举办国礼,将聂鲁达的尸骸移灵黑岛,重新安葬,终于完成了诗人的遗愿。

在《漫歌集》一书中,聂鲁达写道:

同志们,请把我埋葬在黑岛

面对着我熟识的海洋,

每个狂暴的空间

都有岩石和风浪,

而这一切,我那遗失的双眼

将永远不能再看见

(来源:中华读书报)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