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中文网见习研究员 姜炜 | 2013年04月19日 星期五 10:41 AM

"朱令案"大事年谱三(1997-2006)

1997年5月9日

孙维收到朱令舅舅寄到宿舍的第二封恐吓信。(来源:孙维声明)

1997年6月26日

当时的清华大学党委书记张再兴约见朱令家属,重申了几点:朱令没有接触过铊盐;学校毒品管理是按照规定做的;事发后及时报案,凡是公安局要求的都做了;朱令宿舍被盗不能简单说谁有责任。

朱明新说,在化学系有无铊盐的这个问题上,清华大学对外统一了口径。

1997年6月30日

清华大学92级毕业典礼。之前,化学系领导通知孙维,由于孙维被公安调查,学校通过官方渠道接到公安通知缓发孙维毕业证书和学位证书。孙维方当即去公安局14处了解情况,14处否认发出此通知,表示警方只管破案,学籍管理是学校自己的事儿,和公安没关系,公安局从来没有,也不可能向学校发这样的通知。(来源:孙维声明)

1997年7月初

孙维家三人到公安局领取孙维的出国护照,公安局没有发给她。(来源:孙维声明)

1997年7月18日

孙维方把孙维哥哥拍摄的录像带和查到的其他师生使用铊的文献交给公安。(来源:孙维声明)

1997年7月28日

国家教委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加强学校实验室化学危险品管理工作的通知"(教备厅[1997]13号),指出:"1995年5月,1997年5月,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先后发生了两起学生铊盐中毒案件。除涉嫌人为作案外,铊盐未按剧毒品管理是其重要原因。"

1997年7至8月

孙维方给清华党委领导写信,要求学校将缓发毕业证书的决定尽快以书面形式通知孙维方并加盖公章。经多次交涉,学校坚持不给书面通知。(来源:孙维声明)

1997年8月下旬

在孙维方要求下,清华校党委、校办及系领导等再次在校招待所(丙所)接待孙维及其家人,谈话不欢而散。之后,孙维方又给党委领导打了两次电话,坚持要求学校如不发证书就应该给一份不发证书的书面通知。(来源:孙维声明)

1997年9月29日

清华大学化学系领导打电话给孙维方通知孙维第二天去学校领证书。(来源:孙维声明)

注:孙维未说明是否同时取得了毕业证书和学位证书。

注:据清华同学透露:孙维毕业时并没有拿到毕业证书,没有官方原因。孙维毕业后清华除了没有发孙维学位,还有如下规定:不许给孙维开出国留学所需的一切有关材料。不许给孙维开找工作所需的一切介绍信。... ... 很多人一直在尽力阻止该名嫌疑犯出国,先后阻止了她在美国、英国、新加坡使馆获得签证。在前年她和一个美国人结婚了,再次申请出国,美国使馆要求同仁医院对她的精神状况进行检查;这是1999年的最后消息了。(来源:skyonline文章"天妒红颜" 发表于天涯网2005年11月30日)

注:坊间传言是,孙维1997年出国未果。后与一名海归结婚。(来源:《南方人物周刊》2006年1月10日的报道)

注:孙维从小的学习不错,北京四中毕业,考上清华大学。同时,她的托福成绩非常好,毕业前申请到了国外的奖学金,但是没有办法出国。网络所说的清华大学不 让她出国的事情是真实的。在出国没有希望之后,孙维就一直在北京工作,似乎最近才结婚。网络上面说她出国和美国人结婚的事情报道不实,孙维至今还住在北京 市复兴门外大街的部长楼里面。(来源:jieluzhengxiang 发表于天涯网2006年1月12日)

1997年10月

北京市医疗事故鉴定中心作出鉴定,认为协和医院在朱令案中没有过失,不属于医疗事故。

1997年12月30日

薛方渝教授探望朱令时说,毕业证书由他交给孙维了,因为公安局不承认是他们授意不发证书。解除对她出国限制的原因为:从目前看孙维有疑点,但认定其犯罪的直接证据尚没拿到。(来源:《南方人物周刊》2006年1月10日的报道)

1998年8月25日

北京市公安局约见朱令家属,以下事实得到确认: 经朝阳医院职业病研究所化验鉴定,确定朱令是铊中毒; 查清清华大学铊盐的使用情况,确认清华大学实验室购买过铊盐,铊盐毒品的使用没有经过严格的管理和登记; 朱令是在学校内中的毒; 排除了朱令本人曾使用或接触过铊盐; 排除其家属或亲朋接触过铊盐。

1998年8月26日

公安14处宣布解除对孙维的嫌疑,承认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孙维和朱令中毒有关。

1999年4月2日

朱明新起诉协和败诉。接理此案的北京市东城区法院也在收集了双方的证据后,基本根据医疗事故鉴定中心的说法作为最终判断的标准。用当时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法官的话来说是:"我们是很同情原告一方地作出了一个不公正的判决。" 法院的判决为:"本病案经二级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鉴定不属医疗事故,原告所诉被告有延误诊治的过错,证据不足......"

1999年12月

朱明新委托浩天律师事务所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出再次对朱令作出鉴定的申请。

免费为朱令辩护的,律师俞蓉说:"这个案子其实就是一个权势问题,被告是一个权威医疗机构,根底很深很牢固,要他们承认自己犯过什么过失基本是不可能的。诉讼时间的漫长就是一个最明显的标志。我们受理这样的案子,首先没有经济利益,其次没有新闻效应,可以说完全没有好处,完全是出于义愤。"俞蓉还介绍说,当时媒体基本被封杀关于本案的报道,她一度想求助境外媒体,但考虑到朱令一家的处境就放弃了。

2000年6月

委托北京市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再次鉴定,接受该案的法医刘鑫将所有既往病历重新整理一遍,并重新取证,发现其中有时间和人物上的不符,鉴定基本否认协和医院曾对朱令铊中毒四处寻求检测机构的努力。从而认为:"(协和医院)该不作为的行为导致被鉴定人朱令病情被诊断的延误,因此,北京协和医院在本次医疗行为上存在一定的不当之处。"

2000年6月19日

因严重肺功能衰竭,朱令再次住进医院。据东方医院神经内科的陈志刚副主任介绍,朱令是今年6月19日因肺部感染导致严重肺功能衰竭住进医院的,当时她血液中的氧气含量很少,而且抗药很厉害,这种情况的死亡率是70%。奇迹是国庆节前她已基本康复。

2000年10月14日

《北京青年报》发表文章《朱令又挺过来了》,报道朱令的情况。

报道中说:朱令的床头上放着《平沙落雁》等古琴传统名曲集,就在1995年她中毒前几个月还在北京音乐厅演奏过《广陵散》。记者问朱令还会弹琴吗,朱令说:"会。"边说边在腿上比划起来,一招一式让记者俨然听到了铮铮的琴声。记者问朱令病好后想做什么,朱令想也没想就说:"想上学。"吴先生告诉记者,朱令中毒后的意识经常停留在读清华的时候。

2000年11月26日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协和医院补偿朱令医疗等损失10万元,但是这一赔付至今没有执行。

《法制早报》报道:在回忆起起诉协和医院的艰难历程时,最让朱明新老人难忘地就是一审和二审中的律师,中孚律师事务所的陈建民和 冯素芳,浩天律师事务所的马晓刚和俞蓉,四个人的名字朱明新一直记得,他们都是无偿地为朱令一家提供义务法律援助。陈 建民律师个人还赞助了朱令5000元钱。

记者电话采访陈建民和马晓刚时,两人的第一反应出奇地相似,都是问:"朱令现在怎么样?"

作为一审中朱令的代理人,陈建民知道告协和医院有相当大的难度,但是当他看见躺在床上头发脱落、脸部扭曲的朱 令时,一种要帮助她的想法无法遏止,陈建民义无反顾地接过了案子。

"我们知道二审很难打,只是想给女儿一个交待。"这是朱明新第一次见到马晓刚律师时说的第一句话,至今已经6 年,马晓刚依然记得特别清楚,尤其是朱明新坚定的眼神。

着手调查时,马晓刚面临一些证据不足的问题,"吴承之夫妇是为了给女儿看病,不是为了打官司。所以一些医疗单 据就没有保留。"

马晓刚坦言接手这个案子最大的压力来自于当时的规定,就是医疗鉴定制度不完善,就朱令的事件在当时进行医疗鉴 定,结果出来不属于医疗事故,"当爹的不能打死儿子吧!"马晓刚如此形容当时的医疗鉴定和医院的关系。

"二审开庭审理选在了周末,到场的只有为数不多的记者,案子的审理特别奇特,各方代理人,包括审判长都是从道 义上来考虑,其实赔偿的10万元对于朱令家来说,根本不够。"

在马晓刚的眼里,吴承之夫妇是特别坚强的父母,为了救孩子,已经家徒四壁,但是朱明新仍然要给马晓刚代理费, 马晓刚委婉谢绝,"我们的律师费不用考虑,如果非要给的话就用在孩子康复上好了。"

2001年2月19日

新浪网《三联生活周刊》2001年第5期发表文章《医院:被延误的病人和从不延误的权力》,对协和医院在朱令诊断,治疗和诉讼过程中充当的不光彩角色提出批评。

2001年03月13日

《环球时报》 (第七版《中国报道》) 发表《三联生活周刊》记者的文章《朱令的官司没结束》,并被人民网转载(人民日报主办) 。

2001年后

迫于生活压力,朱令只能在家休养。一次,由于二氧化碳滞留,导致朱令呼吸困难,老吴马上送往就 近的东方医院。其后的一段时间,朱令甚至没了呼吸,吴承之夫妇也没有放弃希望,主治医生受到老两口的感染,人工呼吸就 做了半个多小时。老吴在旁边攥着拳头也喊了半个多小时:"吸!吸!"终于,朱令有了微弱的呼吸,在场的每个人都满头大 汗,朱令的"奇迹"也再次发生。

2001年12月31日

《北京晨报》发表文章《探访当年奇异"铊"中毒的清华女生朱令》。

2002年

贝志城在网上发表文章"朱令案件的一些情况",第一次在网上明确表示怀疑孙维为凶手。

2002年至2005年

朱令事件每年都在网上流传,至少mitbbs(又名"未名空间",系北美最大的留学生网上社区)几乎每年一次,其中孙维祖父拉最高领导人求情说和公安局长的麻袋说广为传播,每次的传言都指明了孙维是凶手。

2004年

孙维与清华计算机系毕业,现为北京一家IT公司老板的一名海归结婚。同年,孙维曾在诺基亚中国有限公司北京任项目经理,后辞职离开诺基亚。

2004年

全国政协十届一次会议后,孙维堂伯父孙孚凌从全国政协副主席岗位上退了下来。

2004年3月

帮助朱令基金会(www.helpzhuling.org)在美国加州注册,成员包括朱令原来的同学,乐队队友,朋友以及原来发起互联网救助的参与人。至2005年 12月25日,共收到捐款总额为 $20625.89。

注:除了可以捐款给帮助朱令基金会(具体方法见网站)以外,也可以将捐款直接汇往:朱明新,中国银行北京市崇文区支行芳城园分理处(英文名称是"BANK OF CHINA BEIJING BRANCH CHONG WEN FANG CHENG YUAN OFFICE SWIFT CODE:BKCHCNBJ 110"),账号:4060507-0188-004863-3。

2004年6月

星岛日报(纽约版) 报道朱令事件。

2004年底

朱明新由于劳累过度,从椅子上摔下来,跌到了头部,造成脑移位出血,必须做开颅大手术。吴承之开始担心老伴的身体能否经受得起这种手术,万幸地是,医生很细心,检查到三个出血点。现在朱明新左侧拳头大的一块头盖 骨没有了,换来的是一块钛合金板,细看朱明新的左侧额头,还可以看见一枚螺丝钉的凸出痕迹。

2005年11月30日

skyoneline在天涯网(www.tianya.cn)贴出"天妒红颜:十年前的清华女生被毒事件"。不知道是原创还是转载。有人称此前在别的地方看过该文。

2005年12月30日22点18分00秒

孙维在天涯网以注册ID"孙维声明" 发表"孙维的声明--驳斥朱令铊中毒案件引发的谣言" 。她声称"我是清白无辜的。我也是朱令案件的受害人。" 她解释自己在十年内沉默的原因是,在案件告破之前,与朱令家人进行理智的沟通是根本不现实的。她认为自己没有"投毒动机"。

孙维还声称:2002年,她无意在家中发现两个窃听器,"这个意外发现并没有让我们生气,反而觉得是件好事,因为我问心无愧,把我的真实情况让公安清楚正是我求之不得的。" 并上传了"窃听器" 的照片。

注:经过网友仔细辨别,所谓的"窃听器" 只是普通的音乐杯。

2005年12月30日

孙维声明发表后,有几位物化2班的同学迅速用真名或化名在回贴中发言支持孙维。其中同宿舍的金亚, (化名"太阳正暖" ,现在日本做博士后研究)在孙维声明发表4分28秒后第一个回长贴支持。现已在美国某著名制药公司工作的薛钢(案发时任物化2班党支部书记)和李含琳(化名"shoptodrop")发表大量支持孙维无辜的言论。其中薛钢更是针对贝志城的发言发表长达25条反驳。

注:"太阳正暖" 说" (朱令)可能是因为训练、排练和其他活动都很多,基本上在宿舍的时间很少,到大二以后,一般都是在12点关楼门之前才回来(当时应该是10:45熄灯,然后关楼门,12点最后开一次)。"

注:"太阳正暖" 说"关于孙维是高干子弟。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她家算不算高干。但她绝不是大部分人印象或想象中的"高干"子 弟。比如说,她周末回家都是骑自行车,我从来没见过小车来接送;吃穿用度上都不是讲究的人,挺朴素一孩子。她很佩服和尊敬她爷爷,自然有时候也会谈起她爷 爷的一些事情,但从没让我感觉过她是在炫耀这些东西。  孙维这个人性格开朗,活泼乐观,很幽默,可以说个很好玩儿的人。有时候可能让人觉得她嘴"损"(爱 开玩笑),但基本上是因为该人神经比较粗大,嗬嗬,并非故意让人难堪,相处时间稍长就知道了。而且她也经常开自己的玩笑。孙维很善良,对人也很体贴,她家 我也去过好几次,我觉得是很有教养的家庭,很热情真诚,她家里和比较近的亲戚里,除了她爷爷外,我印象里没有从政的,很多都是搞技术的。另外一方面,孙维 这个人,可以说不是那种非常要求"上进"的人,她心态很平和,比较大气,并不很看重象名次、奖学金啦这些可能大学生都比较在乎(过)的东西。我不相信她有任何理由,尤其是由于所谓的"嫉妒",而作出下毒害人这样的事情。"

注:"Scott",2003年7月26日 12:24 pm,在网上发言称:"朱令他们班的某个头从中学开始就是党员了,他在系里得到很多荣誉,系里能够给的奖励几乎都给了他。他和孙是非常密切的朋友,他经常去孙维位于木樨地(那里住着很多高级官员)的家。... 一个非常可疑的事情就是,在清华有许多的失窃事件。我记得有人谈到过朱令寝室所有的唇膏和化妆品都被偷了。我不记得什么时候发生的了(作者指失窃的具体时 间),但是相当肯定的就是发生在朱令觉得身体不适之后(此处指朱令第一次中毒以后)。然后,过了一些年,听说嫌疑人把铊涂抹到朱令的唇膏上,这时候我就忽 然把这和那次失窃联系起来了。也许这是嫌疑犯在事后考虑之后,企图毁灭证据。"

注:2006年1月29日,有自称"孙维同班同学"的网友在百度贴吧_朱令吧发表"孙维同班同学:我们替孙维辩护的真相" 。公开了孙维发表声明前给他们的指挥文件和几个相关的MSN账号(MSN为微软的一个网上聊天工具) 。该文件的真伪有待进一步证实。

2005年12月31日

贝志城借用朋友"花沐兰" 的ID在天涯网发表 "转贴贝志城关于朱令事件的声明" ,驳斥孙维及其同学的发言。

[原稿笔误为2006年12月31日。特此更正。]

2006年1月3日

贝志城再次在天涯网贴出"关于朱令事件的几点说明-贝志城" 。

注:李隆弟说:"我和童爱军老师是同一个实验室的,那位同学当时是在童老师名下到实验室做毕业论文。朱令不在这个实验室里。同学们是可以随便进实验室进行实验的。"

注:10年后,李慕成已经退休,对记者说,"这件事是市公安局十四处刑警队李树森主办的,我们只做协助工作。"

注:曾主要负责这个案件的公安局十四处李树森,接到记者电话时说,"这件事在调查工作中已有一定结论,从个人来讲,我不愿意回答;从公安民警的纪律来说,我不宜发表意见。领导要求我怎么向媒体说一些事情,我只有照办。"由于公安纪律的要求,他表示只能说抱歉,没办法开口回答问题,"这件事情很敏感,过去那么长时间了......"

2006年1月10日

在互联网上的论战进入白热化后,媒体开始介入。《南方人物周刊》记者吴虹飞发表文章《重访10年前清华女生朱令"铊中毒"案》。

2006年1月11日

《新闻晨报》特派记者于任飞以《11年前清华女生离奇中毒 真相至今仍扑朔迷离》报道朱令案件。

注:该文作者误把网上清华民乐队队员的回忆文章当作朱令同班同学童宇峰所作。为此童宇峰已经在网上发言澄清,但同样的错误1月26日在《法制周报》的报道中又再次出现。

2006年1月13日

孙维再次在天涯网发表《孙维的再次声明----要求公安重新侦查,并为"窃听器"的错误向网友和公安道歉》。"我已委 托家人于2006年1月9日向公安机关正式提交书面申请,强烈要求公安机关采取透明办案方式重新侦查朱令中毒案件,查明真相,给朱令家人一个交代、还我清白!"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