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中文网见习研究员 姜炜 | 2013年04月19日 星期五 10:41 AM

"朱令案"大事年谱四(2006)

2006年1月13日

《中国日报》网站(chinadaily.com.cn) 发表英文文章《Lab poisoning mystery triggers debate》(译:实验室神秘中毒案引发争论) ,媒体首次开始向海外介绍朱令铊中毒案。

注:因为成文匆忙,该文作者Jessie Tao把孙维接受公安局讯问的年份搞错了,原文误作:"According to the statement, the police questioned Sun Wei for eight hours on April 2, 1995", 应为1997年。

2006年1月13日

贝志城接受网易聊天室视频采访,对朱令案发表自己的见解并回答主持人和网友的问题。网易是迄今为止唯一的采用视频采访朱令案件的新闻机构。

2006年1月13日

《新快报》(《羊城晚报》报业集团,金羊网) 发表文章《谁是真凶?清华才女离奇铊中毒11年后网友爆出疑凶》。

2006年01月18日

新民周刊》发表记者贺莉丹撰写的文章《清华女生铊中毒事件调查:网络让朱令受到关注》。贺莉丹在1月12日采访了清华化学系当年指导孙维本科论文的童爱军教授,并于1月13日采访了朱令父母。文中孙维的名字被隐去,用化名"苏荟" 代替。

2006年01月19日

此次网上讨论的发源地天涯论坛突然发布通知:"为有利于事件的顺利解决,有关"朱令铊中毒事件"话题暂停讨论。"

2006年1月20日

朱令母亲接受《新快报》记者采访。文中孙维的名字被隐去,用化名"晓薇" 代替。朱母首次就"孙维的声明"表示:看了孙维声明,更怀疑她。

朱母说:"没 有去调查她,一个是我们根本没这个精力,那时朱令情况很危险,还需要抢救,我们要照顾她;另外,后来我们根本找不到孙维,问她的同学也都不知道下落,甚至 她爸爸也跟着失踪了,单位分的房子都退掉了,直到这次她发表声明,这是十年来她首次露面。至于公安局那边,尽管多年没有进展,但我还是愿意相信他们的能 力,期待着 能尽快破案,请侦探是没有必要的,而且在中国也不合法。"

记者:如果您现在面对孙维,您想对她说什么?朱明新:"我想告诉她,她的声明有很多地方不合适,她说多次想跟我们沟通不成功,十多年了我怎么从没听说过她想跟我们沟通,而是她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们想和她沟通也找不到。"

2006年1月20日

新快报》发表《清华才女中毒 天涯网封停"朱令铊中毒"讨论》,对天涯封杀讨论的做法提出批评。

2006年1月22日

《法制早报》发表记者李亮撰写的文章《朱令事件再起波澜》。记者1月2 0日采访了朱令的家。

2006年1月26日

《法制周报》记者陈安庆,特约记者申欣旺发表《清华才女朱令离奇铊中毒案真相调查》。

2006年1月27日

新华社北京电: 春节前夕,党和国家领导人分别看望或委托有关方面负责同志看望了... ... 孙孚凌、... ...等老同志,向老同志们致以亲切的节日问候,并衷心祝福老同志们健康长寿。

2006年1月29日

一位自称孙维同班同学的人匿名在新浪网发表文章《孙维同班同学:我们替孙维辩护的真相》,揭露孙维在天涯发表声明是一起精心策划的集体行动。公开了孙维在天涯发表声明前发给他们的指挥文件。为证明该文件的真实性,在文章的结尾附有孙维,谢飞宇,金亚,高菲,李含琳,王琪的MSN账号(电邮) 。

2006年2月7日

《青年周末》记者到孙家对孙维的父亲进行了简短的采访。下面是采访对话(来源:《青年周末》2006年4月13日的报道):

记者:现在网上对孙维的议论很多,您和她本人是否想作出回应?

孙父:你相信网上的东西吗?造谣造得我们自己都觉得,真是这样?太离谱。我们没有必要管。

记者:在天涯网上以"孙维声明"为ID发表的两篇声明是孙维写的吗?

孙父:这个我可以告诉你,只有这两篇声明是孙维写的,其它的都不是。

记者:孙维为什么不选择传统媒体发表声明,而要选择在网上发帖的方式?

孙父:我们以后会接受传统媒体的采访,但不是现在。你是第一个找上门来的记者,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采取这样的方式。我们现在不接受采访。

2006年2月15日

贝志城在新浪网发表文章《对物化2班部分同学的道歉和呼吁-贝志城》。对他以前对物化2班整个集体的攻击表示道歉,承认他们中许多同学包括班干部都在努力关心和帮助朱令。并且表示他在天涯发表声明之后,陆续有物化2班的同学和他联系,贝志城感谢他们给他提供了许多资料和间接证据。贝呼吁物化2的同学尤其是女生提供更多的真相。在该文结尾,贝志城证实"孙维同班同学:我们替孙维辩护的真相"这个帖子是真实的。

2006年2月16日

某外媒发表记者华天的文章《奇案十年 清华女仍在期盼公义(上)》。

2006年2月底

物化2班童宇峰联系本班同学发起要求重开案件调查的呼吁信,并且向他们询问一些媒体报道及网上流传的说法的真实性。

2006年2月24日下午

时隔7年后,在两位代理律师 (北京市立天律师事务所张捷、李海霞律师) 的陪同下,朱明新第一次见到了当年的两名办案警官。(来源:《青年周末》2006年4月13日的报道)

2006年2月25日

童宇峰与薛钢通过电子邮件讨论朱令案件。其中涉及不少案件的细节。薛指出王琪是当年向警察报告宿舍盗窃案的人。关于吴承之所说"朱令还剩下的面包,我们几个分了吃了" 的电话,童从王琪处得到的回答是她从来没有接到过那样的电话。而金亚没有回答童这个问题。薛的说法是他明确问过金亚关于面包被分吃的电话。而金亚称她从来没有听说过。薛钢否认他当年曾经说过"就是因为这件事(朱令案),我们才没得到优秀毕业班" 的传闻。童问薛关于薛在宿舍盗窃案后到过现场的传闻,薛明确否认。该邮件不久被别有用心的人在网上曝光。童宇峰称在网上公布的邮件涉及两处恶意篡改。

**注** 2006年2月24日,有人以"间接知情人" 的网名在百度"朱令吧"指出朱令宿舍失窃案发生后薛钢曾亲临现场。在另一个贴子里,"间接知情人"发言说"象朱令第一次发病的那个周一或周二早上,朱和孙没来上课,说是朱令肚子疼了一夜孙送她去医院了. "

2006年3月1日

孙维在丈夫、哥哥的陪同下来到北京凤凰会馆,与凤凰卫视《鲁豫有约》主持人鲁豫见面。(来源:《青年周末》2006年4月13日的报道)

2006年3月6日

《青年周末》记者来到孙维丈夫谢飞宇任总经理的鼎高(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已是人去楼空,只有一台断线的电话。记者向物管公司询问时得知,从年后起这个办公室就一直没人,但没有退租。记者辗转与孙维的丈夫联系上时,他同样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请求。"我和我的家人无条件支持孙维。"他说。(来源:《青年周末》2006年4月13日的报道,孙维丈夫的姓名和公司名称来源于互联网)

2006年3月7日

童宇峰在百度"朱令吧"发表《关于邮件泄露事件的一点说明》, 并表示正在委托北京市立天律师事务所的张捷律师向北京市公安局报案。童向网友澄清几个事实:

1. 贴出的邮件来源并不是校友网,因为校友网的信件没有信头。

2. 贴出邮件的信头,并不是薛刚回给我的邮件的信头,而是薛刚在发给我邮件13分钟以后用他夫人 (李含琳) 的信箱转给另外3人的信头。

3. 根据所改内容,基本确认发贴人是重要涉案人员。

2006年3月10日

北京市立天律师事务所张捷、李海霞律师在百度"朱令吧"发表《朱令令(朱令)律师致广大网友的一封信》 。宣布他们已接受朱令令法定代理人朱明新女士的全权委托,依法为朱令令提供法律支持和帮助。并宣布在接到委托后他们已经正式致函公安机关,要求尽快破案,并且与朱令令案件的办案人员进行了接触,一切按照法律的程序进行。该文澄清了"解除犯罪嫌疑"和"排除犯罪嫌疑"两个法律概念的区别。指出"解除犯罪嫌疑是指超过法定的期限,公安机关没有确凿证据依法解除了犯罪嫌疑人的强制措施,即"疑罪从无",但这并不意味着犯罪嫌疑人的嫌疑被排除。"

**注** 朱令律师的联系方式是:

联系 E-mail: bjlitian@gmail.com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直门南大街9号华普花园D204室

邮编:100007 收信人:张捷律师

2006年3月11日

朱令律师在在百度"朱令吧"发表《朱令律师网站无法访问情况说明》 。指出当天凌晨发现本律师事务所网站无法正常访问,原因不祥,并宣布他们已经正式向北京市公安局网络监察处报案,事情正在调查过程中。

2006年3月15日

朱令的名字被维基百科 (全世界最大并快速发展的网上百科全书) 收录。

2006年3月17日

朱令律师在在百度"朱令吧"发表《朱令案件的时效问题》 。对朱令案的刑事及民事责任的追诉期限做出以下说明:

朱令案件刑事诉讼的最长追诉期限为20年,但在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或者在人民法院受理案件以后,犯罪嫌疑人逃避侦查或者审判的,根据《刑法》第88的规定是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的,并且如果被害人 在追诉期限内提出控告,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应当立案而不予立案的,同样也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刑法》88条同时还规定,即使过了追诉期,如 果有关机关认为有必要追诉的,可以报请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后追诉。对于因为罪犯的犯罪行而是被害人受到物质损失的,在刑事诉讼过程中,被害人还有权提起刑 事附带民事诉讼。

对于清华、协和的责任问题,朱令有权对其提起 民事诉讼,根据《民法通则》的有关规定,诉讼时效期间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起计算,最长是20年,但有特殊情况的,人民法院还可以延长诉讼时效 期间,根据《民通意见》169条的解释,权利人由于客观的障碍在法定诉讼实效期间不能行使请求权的,属于《民通意见》规定的"特殊情况"。

所以根据以上法律规定在某种条件具备的情况下,对罪犯的追诉是没有时间限制的,很可能是终身的。所以,我们律师现在收集的证据当然不仅仅是破案的证据,也包括对罪犯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及对清华、协和的民事诉讼的证据。

2006年3月20日

《法制早报》发表记者李亮撰写的文章《清华女生朱令铊中毒案追踪: 收集证据是当务之急》。

2006年3月29日

一位网友在百度"朱令吧"贴出消息,称"凤凰卫视将采访孙维,却要经过孙家审查才能播出",该帖很快被删。(来源:《青年周末》2006年4月13日的报道)

2006年3月31日上午10点

《青年周末》记者与朱令的母亲朱明新、朱令代理律师李海霞一道前往协和医院,要求复印朱令全部病历,但院方拒绝朱家复印病程记录。协和称"病程记录都是不让看的。除非上法院打官司,要求封存病历,到了法庭上才能打开。" (来源:《青年周末》2006年4月13日的报道)

2006年3月31日

北京3台 《科技全方位》播出朱令的专访节目。这是电视媒体首次打破沉默采访朱令案件。主持人仇志请了朱令父亲和几位朱令的同学到节目现场。节目开始短片是朱令的同 学对朱令的优秀评价,还有朱令在清华民乐队演出的录像;介绍了第一次和第二次住院前后的症状表现。在节目的最后主持人说:"到目前为止,朱令令到底是怎么中毒的,我们还无法告诉您确切的答案。" 在整个节目中没有提及"投毒" 的字眼。

2006年4月5日

朱令律师在在百度"朱令吧"发表《张捷、李海霞律师谈朱令的不公待遇兼答网友问》该文指出:

1. 朱令案中,能够在受害人的周围有作案条件、又能够获得铊的对象,是应当很快能够确定的,而侦察机关对于嫌疑人采取措施却在报案后(95年5月前后)的23个月(1997年4月),按照当时的案件办理速度,一般从办案有直接线索开始到死刑执行完毕的时间是九个月左右。中国的现行刑事诉讼法是在1997年1月1日起实施的,是在案发19个月后才生效的。在新刑事诉讼法确定了无罪推定、疑罪从无等等我们现在的司法原则,考虑到过年、两会和必要的衔接工作,中国新刑事诉讼法生效到实施准备完成,正好是97年4月 多,与公安对于犯罪嫌疑人采取措施的时间非常吻合,难道仅仅是巧合吗?从应当获得嫌疑犯的直接证据到对于犯罪嫌疑人采取措施的之间那么长的时间有什么问题 呢?为了让犯罪嫌疑人享受新刑事诉讼法的无罪推定搁置案件如此之久,导致很多证据的灭失无法破案,应当负什么样的责任?

2. (孙维哥哥) 私闯实验室获取剧毒危险品,并且不经授权非法录像,这样所获得的证据应当如何办理?按照当年的司法精神:证据的取得必须合法,只有经过合法途径取得的证据 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未经对方当事人同意私自录制其谈话,系不合法行为,以这种手段取得的录音资料,不能作为证据使用(1995年3月6日的最高法院复函)。视听资料作为证据是有局限性的,因为视听资料可以剪辑,也可以特技,就如人们不能相信电影里面的画面一样,我们可以想象一下一个可能出现的场景:录像拍摄 的主人公是由不出现在镜头中的铊以及铊的同学和学生干部带领进入教学楼、实验室和打开柜子拿到毒药的,这时学校周围的人是否会管?而且即使是有人管了,录 像中也是可以剪辑掉的,而且录像能够证明那里面的成分就是铊吗?同时还有一个重要的疑点是如果没有人透露消息,在保密侦查的过程中犯罪嫌疑人又是如何知道 需要这个证据?如果这个证据是在某个办案人员的授意下拍摄的,那又该算是什么?根据我国的司法规定:视听资料应当结合本案的其他证据,审查确定能否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根据。因此这里的关于清华实验室管理混乱的视听资料证据是否应当被单独采信是很有问题的。

3. 中国的司法制度与很多国家不同,我们所抗争的对象不是网友们所理解的犯罪嫌疑人,面对犯罪嫌疑人进行侦破和打击犯罪是公安等司法机关的事情,我们是向公安 等司法机关主张受害人的权利,犯罪嫌疑人如果有冤屈也是向公安等司法机关进行主张,所以我们的对象是司法权力机关而不是犯罪嫌疑人!对于我们这些以法律服 务为职业的人,对抗司法权力机关中的风险和代价有多大我们清楚。

2006年4月11日

《青年周末》记者通过凤凰卫视公关部联系到《鲁豫有约》执行制片人曹志雄。曹志雄向记者证实了此前网上贴出的孙维与凤凰卫视接触一事,但由于孙维方面的原因,采访暂时中止。曹志雄证实孙家与凤凰卫视签订了一个"内容保密协议",主要规定不允许透露双方讲述的内容。

2006年4月13日

北京青年报的独立新刊《青年周末》登出《清华女生铊中毒新现四大疑点》。记者陈万颖披露了朱令案的许多新情况,包括:

1. 朱令父母首次披露了朱令中毒后,女儿存放在清华大学化学系的物品在警方封存后曾第二次被盗的细节。他们说"1998年12月,朱明新为朱令办理退学手续时,发现朱令的相机、蜂蜜、咖啡等不见了。而公安部门早在1995年就将这些物品封箱后存在化学系办公室,并给了朱家一份物品清单。化学系对此的解释是"系里搬了几次家,也许是装修工人偷的",主动赔偿朱家3000元" 。

2. 1995年夏秋时分,警察曾经找过吴承之的单位领导,问吴在文革时是否与孙维的父亲有过节。这是第一次让他知道孙维。这次之后,朱家提出与孙家沟通,被拒绝。孙维在声明中说,自己希望在"公安在场的情况下"进行沟通,但公安部门表示没有义务为他们安排(见"孙维声明")。朱家这才完全确认嫌疑人是孙维。之后,朱家再没有从警方处得到任何信息。

3. 3月31日上午10点,记者与朱令的母亲朱明新、朱令代理律师李海霞一道前往协和医院,要求复印朱令全部病历,但院方拒绝朱家复印病程记录。协和称"病程记录都是不让看的。除非上法院打官司,要求封存病历,到了法庭上才能打开。"

4. 当年朱令的负责医生魏镜的身份被曝光。朱令父母拿着北京市职业病研究所(协和医院此前曾送检"砷"的地方)的陈震阳化验单找到协和医院负责朱令的大夫魏镜。"她看后没什么表情。我冲到楼上找李舜伟,他拿了(化验单)就往ICU走。"

5. 朱令原同班同学、室友孙维在夫兄陪同下拟接受凤凰卫视专访,后中止。

6. 孙维父亲向记者证实,网上"孙维声明"确为孙维所写。

7. 孙维母亲11 年来首次致电朱令母亲,主动表达了沟通的愿望。"1月14日,孙维父母托朱令的大学同学转交给朱家一封信,主要内容是希望两家进行沟通。1月19日,孙维的母亲给朱明新打了个电话,依然表明沟通的意愿。"

8. 2月24日下午,在两位代理律师的陪同下,时隔7年后,朱明新第一次见到了当年的两名办案警官。谈话中,李树森警官反复强调"要尊重历史"。朱明新对记者说"他说要是有新的证据出来,他肯定会站出来。但是谁来找这些证据呢?我们说的疑点都不是直接证据,谁能求证?" 记者拨通该警官的手机,他的回答始终模棱两可。"(朱令案)不能说归我管,也不能说不归我管......不能说有进展,也不能说没有进展。","现在报朱令的事,早了点吧?"

9. 贝志城告诉记者,《我们为孙维辩护的真相》贴出之前,有一名参与"回帖纲要"的知情同学发给他。"我保证'回帖纲要'的真实性",贝说。 童宇峰说,他曾在清华校友网内部讨论时,多次要求"回帖纲要"提及的几位物化2班同学证实或证伪这个"纲要",但没有得到任何正面回答。

10. 潘峰在3月份来北京看望朱令时对朱令父母说:"要扩大怀疑面"。 潘峰不主张仅仅怀疑室友投毒。

11. 童宇峰对记者透露,薛刚与童的通信中,提到自己是从妻子(李含琳,同为物化2班同学)处听说朱令宿舍失窃案的,而另有同学告诉童宇峰,当年曾碰到薛刚"慌慌张张"从6号楼女生宿舍楼出来,说朱令宿舍失窃,并要求该同学不要声张。

12. 关于翻译事件,当时物化2班入学英语分到3级班的只有5人:朱令、孙维、薛刚、张利及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生。童宇峰说,"这位女生跟他明确表示,没有参加翻译的印象,而张利也在天涯发帖称,他是准备'五一'假期才开始翻译。"

13. 朱令父母聘请律师调查,在网上公开征集破案线索。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