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3年05月23日 星期四 10:29 AM

近年来,由于受到销售持续下滑,房租、人员工资等成本压力增加,兰州各个实体书店经营越来越困难。更致命的竞争来自当当、卓越等网络书商的大规模扩张,以电子书为代表的新介质阅读载体的迅速普及,不断挤压着实体书店的生存空间。内外交困的实体书店遭遇到前所未有的生存压力,不少书店甚至以关门告终(《兰州日报》5月22日13版)。

实体书店受到电商的冲击,并不是特例。实际上,这几年以淘宝、京东等为代表的电商已经在短短数年前完全颠覆了传统商业运作模式,实体书店所经受的打击只是其中一个领域。而且由于书籍商品所拥有的特质,在这个领域就更加适合电商开展业务。网络书店比及实体书店,最大的优势就在于成本低。实体店的经营成本中,房屋租金约占利润的10%左右,人工等其他成本接近15%,一本书如果打八折买就基本没有利润了。而这些经营成本对电商而言,这些成本要低得多。更致命的是,电商借助网络平台可以获得巨大的浏览量和点击量,这是实体书店的客流量达不到的效果,因而网络书店走货量可以超出一个普通实体书店10倍以上。凭借出货量的巨大优势,网络书商还能以更低的价格从出版社订购图书,为自己赢得更大的利润空间。价格较低、物流快捷,退换货规定相对宽松,即时书评可以在线发送......这些实体店做不到的服务更令网络书商在这场对决中几乎是轻松胜出。

如果说电子商务改变的是交易形态,那么在线阅读或是电子阅读则已经深刻改变了大众的传统阅读习惯。现今的年轻人,是伴随电子数码产品成长的一代人,网络化的电子产品已经成为其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必需品。在大众版权意识尚未提升,下载付费尚未规范的环境下,手机阅读、平板电脑阅读,更是挤占了纸质图书的传播空间。必须承认,购买渠道和阅读方式的日新月异,对实体书店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冲击。但网络书店也好,电子书也罢,却都不是对其构成致命冲击的决定性因素。

2012年4月,“第十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报告出炉,报告显示:去年我国18至70周岁国民包括书报刊和数字出版物在内的各种媒介的综合阅读率为76.3%,比2011年有所下降。超五成国民认为自己的阅读数量较少!与此相对应的是,互联网的文化娱乐功能越来越占据了人们的生活空间,网上社交、在线听歌、在线观影、网络游戏成为大众尤其是年轻人主要的网上活动,只有17.6%的网民将“阅读网络书籍、报刊”作为主要网上活动之一。普通民众愿意花80元看一场改编自经典的电影,却不愿意花30元买一本经典原著。这个现象说明娱乐化时代里,读书正逐渐成为小众爱好,在纷繁杂乱的娱乐氛围里,在五花八门的网络世界中,有太多简单、新鲜、直接、冲击的事情来填充普通人的业余生活,阅读兴趣的下滑已经是无可挽回的事实。

国人阅读兴趣的下降,低质量的图书甚至是垃圾书籍的泛滥才是罪魁祸首。中国这个有着5000年历史的文明古国,发明纸张、印刷术,拥有过诸子百家,编写了《永乐大典》和《四库全书》的国家,如今最受欢迎的竟然是《鬼吹灯》这类作品。这样的作品有几个人会去花钱购买,又有几个人会拿来收藏。

中国人的审美能力和阅读取向正与媚俗、恶俗的低级趣味相生相伴一道走向狂欢的陌路。回头看看,网络书店、电子阅读只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罢了。

 

本文转自国内科技媒体百度科技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