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中文网见习研究员 耿飏 | 2013年05月24日 星期五 08:55 AM

经过一年多的筹备,中文版《格兰塔》终于出版。与英文版《格兰塔》每年定期出版四期不同,中文版《格兰塔》是一个每年不定期出版二、三辑的主题系列 书。第一辑主题"不列颠",收入了十八位英国老中青三代作家的作品,向英国文学致敬。其中包括中国读者非常熟悉的大卫·米切尔、A.S.拜厄特、石黑一雄 等作家。在作品题材上,既有短篇小说、长篇小说节选、纪实、游记散文,也有戏剧剧本、诗歌、图片专题,从各个方面反映英国的历史文化和社会风貌。

事实上,《格兰塔》打出的口号是一份"新写作杂志"。他们每一期设定一个主题,重点推出英美文坛年轻作家的新作。第一期的主题就叫做"美国新写 作"。三十多年来,《格兰塔》紧扣宗旨:"让读者免于沉闷;成为英国文化的先锋;用有力、独特、原创的故事来展现",发掘了许多今日享誉世界的大作家。伊 恩·麦克尤恩、萨尔曼·拉什迪、保罗·奥斯特、扎蒂·史密斯等著名作家都是从《格兰塔》起步的。 《格兰塔》的成功秘诀在何处?如何发掘新作家?约翰弗里曼给出了答案,是团队的力量。

IBTimes中文网:在你担任《格兰塔》的主编以来,《格兰塔》发生了怎么样的风格变化呢?

约翰·弗里曼:让我评判《格兰塔》确实有些困难。我想我是"当局者迷"。

不过我一直在努力,在我们的艺术总监迈克尔·沙鲁(Michael Salu)以及他的助手达尼埃拉·席尔瓦(Daniela Silva)的帮助下,尽力让《格兰塔》越来越棒。

我一直在努力,在我们的副主编艾拉·奥弗里(Ellah Allfrey)的帮助下,尽力让《格兰塔》向全世界的作家们敞开怀抱。当我09年成为主编的时候,我只有两位外籍编辑。现在,已经有十二位了。现在,《格兰塔》出版的作家来自越来越多的国家,包括保加利亚,日本。

我一直在努力,在我们的编辑 Patrick Ryan的帮助下,他给我们带来了几位伟大的老美国作家,比如乔伊·威廉姆斯(Joy Williams) 和安·比蒂(Ann Beattie)。他们来到杂志中的原因是他们一直在写很棒的作品。

我也一直在努力,在我们的出版商萨斯基亚·沃格尔(Saskia Vogel)的帮助下,《格兰塔》如今能走遍全球,他功不可没。

在过去的四年里,我们在25个国家举办了超过300多场《格兰塔》系列活动。有读书会、派对、沙龙等等。我们现在几乎每天都在发布新的故事、诗歌、日记以及报告文学,我们的社交网络也日益活跃。在Facebook 和Twitter上我们有超过110万的粉丝。

我们现在拥有在Kindle和iPad上都有相应的版本。这些成就与我们的网络编辑特德·金森的工作是分不开的。

我也希望每期《格兰塔》在出版前能够经历更全面的梳理,从校对到文字编辑等。这些工作则是主要由我们在伦敦的助理编辑由香五十岚(Yuka igarashi)来努力的。

最后,我们坚持了我们的承诺:《格兰塔》是新作家的阵地。我们去写作学校,每一个会议,我们在浩如烟海般未发表的文章中精挑细选。达成这个艰巨任务 的责任落在我们的出版商西格丽德·劳辛(Sigrid Rausing)的肩上。一年多了,她真棒,她在这方面拥有伟大的天赋。我很幸运拥有一个伟大的团 队,如果抛弃那些华丽的辞藻,我想,最重要的,《格兰塔》真正的家,是他们。是他们让《格兰塔》成为现在你们所看到的样子。

IBTimes中文网:在美国时期的文学批评家的生涯对你成为格兰塔主编有多大帮助?那段时期的经历是否影响了你的文学品味呢?

约翰·弗里曼:这段经历是我最大的财富。让我能看到最新鲜的写作与作家最初的创作灵感。这让我觉得好像它是一个惊人的,在文学上的抗衰老精华,不断地看到什么是新的文学。

IBTimes中文网:.以一位文学批评家的身份来说,你认为《格兰塔》最宝贵的地方是什么?

约翰·弗里曼:在于让读者开始思考,并且将思考付诸于行动。以及出版让读者发现这两者之间其实并没有区别的伟大作品。

IBTimes中文网:可曾错过某个作家,最让你遗憾?

约翰·弗里曼:这个问题太残酷了。

IBTimes中文网:最后一个问题,你想对没看过《格兰塔》的中国读者说些什么呢?

约翰·弗里曼:这是你们没有读过的最激动人心的杂志,这是一本足以改变你们生活的杂志。

 

本文版权归IBTimes中文网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欲转载,请取得授权,并按照协议注明来源。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