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中文网见习研究员 耿飏 | 2013年05月24日 星期五 09:00 AM

第32届香港电影金像奖颁奖典礼4月13日在香港文化中心举行。香港资深电影人吴思远以全票通过赢得本届金像奖的终身成就奖。生于1944年的吴思 远,是香港著名的导演、制片人,还曾担任香港电影导演协会会长、香港电影金像奖主席。他对香港与内地电影圈的融合做出过巨大的贡献。吴思远说,获得终身成 就奖对他来说不是告一段落,而是一个新的开始。在与IBTimes中文网见习研究员的专访中,吴思远谈起自己对中国电影的真知灼见。

IBTimes中文网:有评论认为,中国电影最大的问题是"热钱"太多,所以影片质量参差不齐。你觉得是这样么?

吴思远:不能这么说。中国电影在前两年已经发展到一个很不理性的地步了。为什么我这两年都不拍戏了呢?就因为现在投资的,很多都不是专业的。少数的 所谓的专业,也不过是几年的资历,都是搭着中国电影起飞的顺风车起来的。如果真的要把电影搞好,一定要非常专业的。投资跟收入的比例,最安全的线在哪里? 风险一定是有的,那这个风险最多不能超过多少?都是需要计算的。要知道电影的潮流是什么?

现在的电影怎么出来的?导演过来,讲讲故事,我找到了哪个哪个明星,然后就投钱开拍了,完全不专业。所以他们的命运完全掌握在影片的质量上。运气好,拍出来很棒,就赚钱了。影片不好,就赔钱。投资方自身没有能力控制。

IBTimes中文网:国产电影去年一年的亏损率达到了80%,这个数据也是源自你刚才所说的投资模式吧?

吴思远:去年80%的大片都亏本是有道理的。还好最后有一部《泰囧》,把国产片跟进口片的票房比例拉到了48%。黄金档期里一部进口片都没有,不然怎么有这个票房呢?所以这是一个扭曲的市场。

IBTimes中文网:把去年贺岁档中的《泰囧》跟《十二生肖》所取得的票房减掉,一下就少了20个亿。

吴思远:所以不能以这个不是市场化的数字作为标准,我太懂这个行业了。还有一个现在演员的片酬,高得不像话,一个演员好几百万的片酬。这就让拍电影的成本十倍十倍的增长,你这个戏怎么赚钱啊。一部电影花了一两个亿,要做多少工作,收多少票房才能回本。

他们都不怎么算这个,别看票房收了一两个亿,最后算下来都是亏本的。这都是不健康的市场。所以这都是不专业造成的。尤其是《泰囧》的成功,给这个市场一个启示。这个投入与收入不是全部成正比的,大明星也不是一定赚钱的。电影还是要把握观众的口味。

这些题材都是过时的了。我们做过统计的,电影的观众一般百分之70到80都是十几岁到三十几岁的人群。现在的观众早已是新时代的观众了,他们喜欢看的内容已经不是我们那时候的观众喜欢的了。

IBTimes中文网:所以去年上映的几部国产大片《雀台》、《大上海》这几部电影,票房上都不理想。

吴思远:这种电影不是说不能拍,问题是,这种题材一看,就知道观众不会广的。这个都要投资的预算上来做出一定的反映的。电影没有说什么不能拍,而是 说你要考虑你的投资能不能有回报,或者有多少回报。可能你要拍一个艺术片,那么你要知道你的观众可能不会多,投资上就要有所保留。

中国电影表明上是很好,但是是有一定的危机的。进口片全面开放之后,国产片躲不了多久的。这就讲到最根本的问题,分级制

IBTimes中文网:作为资深电影人,投资人而言,分级制对中国电影的市场有怎样的意义呢?

吴思远:中国电影能够有今天的市场,第一是发行制度的改革,《狮王争霸》开始,整个中国电影的生态改变了。国营控制下的电影院,制片厂开始向民营开 放。第二,中国加入世贸之后,必须要进口好莱坞电影。这样电影院就有了生存的基础,中国电影也有了竞争者。现在,也到了推行分级制的时候了。不然中国电影 很难有进一步发展的空间。

IBTimes中文网:这是你之前也说过的分级制关系到中国电影的第二次飞跃吗?

吴思远:因为你看,现在电影院也有了,市场也有了。电影要拍得更多元,内容上更加丰富,如何来保护青少年,症结在哪里很清楚了。现在我们的导演这个不能拍,那个不能碰,顾忌太多了。

伦理的顾忌,政治的顾忌,顾忌太多了。拍古装片没有风险,没有审查的风险,所以大家一窝蜂都去拍古装片,完全不管市场是不是已经超载了。我相信我们中国人很聪明的,都能拍得很好看的。

而且我想,如果分级制现在不能实施的话,可以先作试点,或者从分两级开始。先保护未成年人。这样也一方面还能让制片人动这些小孩子的脑筋,拍一些非常健康,故事感人的好看的适合这个群体的电影。而且我一再强调,不要把分级制就当成拍黄色电影,完全不是一回事。

 

本文版权归IBTimes中文网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欲转载,请取得授权,并按照协议注明来源。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