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中文网见习研究员 王倩阳 | 2013年05月24日 星期五 09:51 AM

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逐渐在全世界形成一种热潮的摇滚乐,自诞生起就与大胆的表现形式和极强的社会性而染上政治的色彩,它与爱、和平、黑人解放、反宗教等社会运动和社会思潮紧密结合,台湾知名乐评人说:"摇滚乐让我看到了音乐和政治结合得可能性。"

中国摇滚时代的到来同样伴随着思想解放运动的进行,它反抗主流意识形态、反抗商业体制,崔健的《一无所有》催生和催化了那个自由时代的到来,但是九 十年代之后,摇滚乐又成为独立音乐的代名词而逐渐沉于地下。摇滚乐在当下的中国是否依旧具备生存和生长的土壤,张铁志对IBTimes中文网说:"这个社 会并非一个乌托邦,总是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问题。"

IBTimes中文网:摇滚是否是民主的艺术化体现?

张铁志:摇滚因其特有的反抗精神,而具有一定的社会性。摇滚乐从历史上来讲确实也结合了社会性的运动,它一出来就遇到了美国六零年代,包括黑人民主 运动和摇滚乐在当时也结合得非常紧密,它遇到的那个大时代塑造了摇滚乐的写意功能,它具有很强烈的理想主义的社会写意。但与被视为靡靡之音的流行音乐相同 之处在于,摇滚乐也是一种被贩卖的文化商品,它有很多媚俗庸俗的地方,也有摇滚巨星这样的明星体制。但是社会写意的地方在历史发展又被一次次召唤出来,这 就是摇滚乐非常有趣的地方,它是一种矛盾的结合。譬如我书中写道,最大的矛盾综合地就是现在世界最著名的U2乐队,他就是一个超级巨星,但强调美国六零年 代那种马丁·路金的理想主义,和对普世价值的关怀。

IBTimes中文网:如果说摇滚乐与社会思潮紧密相关,那么当下的中国社会是否具备摇滚乐生长的土壤?

张铁志:土壤是一直在的,这个社会并非一个乌托邦,总是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问题, 所以总是有很多资源供创作者去反思,去面对。其次更具体来说,中国 社会尤其如此,在08年开始的过去五六年,的确是社会矛盾越来越激烈化,微博的出现让很多人有新的渠道认识世界,可以看到很多艺人开始更关注公共议题,所 以这个土壤确实是有的。因此可以看到,中国的摇滚民谣等独立音乐又有一批开始政治化的趋势,很多音乐人又开始关注公共议题,周云蓬、左小祖咒都是最明显的 例子,大陆现在小清新的代表之一邵夷贝,一个可爱的女孩,她的歌曲都是关于时事。甚至大陆现在颇有名气的万能青年旅店,他们都是有很强的社会意识。

IBTimes中文网:在更加激烈化矛盾的社会土壤下,所培育出的摇滚乐会走向一种什么样的风格,是悲观虚无,是愤怒,还是某种不管不顾的狂欢?

张铁志:狂欢我觉得倒不会,愤怒是有的,更多的应该是一种悲哀吧,比如说周云蓬的《中国孩子》中就是很悲壮的一种情绪,还有一种是对现在社会的不满,呈现出带着戏谑性的讽刺,他们会觉得这是个灰蒙蒙的时代。

IBTimes中文网:相对于左小祖咒,周云蓬这样的音乐人,你是如何评价像汪峰等经常出现在公众面前的摇滚音乐人的?

张铁志:在我看来,他们确实是两种类型,汪峰更多地是在体制里面,在各种主流电视节目上的活动,包括在进今年春晚上唱《我爱你中国》这种主旋律的 歌。虽然他也经常尝试做一些反思,但这种思维逻辑已经很清楚地跟着主旋律了;虽然在很多影视作品的主题歌中也表现出一些迷茫和愤怒,但这种迷茫在我看来是 非常抽象的不接地气的迷茫,就是"信仰在空气中飘",但是这种年轻人的迷茫具体是什么东西,左小祖咒他们就会去触碰,像拆迁啊、钉子户啊等社会敏感词。

本文版权归IBTimes中文网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欲转载,请取得授权,并按照协议注明来源。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