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中文网见习研究员 王铮编译 | 2013年05月24日 星期五 13:32 PM

《大西洋月刊》DEBRA BRUNO 

Paul French 眼睛一亮:“我在上海嫖妓的事情下了很大功夫!”说完他笑了起来。

然而真正让这位住在上海的作家引人注目的事情是,他为中国革命前夜的妓女、毒品贩子、杀手、双面人、酒鬼、黑帮团伙等中国底层社会编写的历史。更不用说那些皮条客。

他最近的关注起始于一名19岁少女Pamela Werner谋杀案。Pamela Werner是北京的一个优秀的英国法律顾问和学者的女儿,然而French发现,Pamela喜欢的是狂野不羁的生活。而这种渴望太容易陷入到这座对租 界区别对待的城市--上海。俄国人,英国人,美国人,德国人和法国人为了逃离他们的过去来到这座城市,肆无忌惮地做着在其他国家会让他们锒铛入狱的事情。

这起谋杀案是French在研究Pamela的父亲留下的档案时偶然发现的,追随着这个案子,French最终写作了《北京午夜》一书。这本 2012年成书的历史纪实被列如《纽约时报》畅销书单,在英国被拍成了电视剧,同时还入选艾伦·坡最佳犯罪纪实文学候选名单。French说:“《北京午 夜》远超过我以前写作的最成功的作品”。

《北京午夜》的出版牵扯出了其他的在北京使馆区这个无主之地的风云人物的往事,使馆区这个地方让卡萨布兰卡都看起来就像迪士尼乐园一样幼稚。这些新 材料最终汇总成了他的新书《荒芜之地:老北京的颓废乐园》。除了把更多有血有肉的人物写到故事里外,《荒芜之地》还会在正在拍摄的英剧中加入更多细节。

French说,参杂在历史卷轴中的输家、骗子和难民的故事几乎不被人注视,其实传教士、外交大使、记者和历史学家都参与到这场苦痛的叙事中。“我 的工作就是揭露那些在中国的外国故事其遗失的一面,被遮蔽的一面。”他说,“你只能找到这些故事的低语和痕迹,你必须构建整个故事。”

他的新书向读者讲述的人包括经营着北京最成功的歌舞厅和舞蹈剧团俄罗斯人Shura Giraldi,他过着一种双重生活。Fench在书中写到,他“有时是站在人群中的无名鼠辈,有时转身一变成为万人迷式的娇柔的女性,穿着定制礼服,涂 着宝石红的指甲,有着乌黑的头发,他的笑容在很远的地方就能勾起男人的魂魄。”

French走在追寻荒芜之地遗迹的路上,说北京往事中的坏男孩和坏女孩的迷人之处来自几个方面。“社会被遮蔽的部分和被遗忘的人物有着恒久的魅力。”他说,再加上悬疑的谋杀案和“欧美的名人在外国变成了大坏蛋”这个卖点,就构成了令人兴奋的,有吸引力的组合。

中国污浊往事并不是French,这位46岁的奢侈品市场中国消费者专家的第一个话题。他在中国住了16年,出版了一些取材于旧中国的画册,包括 《北朝鲜:妄想偏执狂半岛》(2005),《Carl Crow:一个中国铁腕》(2006)和《透过窥视镜:从鸦片战争到毛时代的在中国的外国记者》。

但Frech真正的嗜好是那些似乎能引起读者共鸣的地下世界。《荒芜之地》也描绘了一幅关于妓女生活的痛苦画面。Marie 和Peggy来自俄罗斯家庭,被父亲和男友骗进了妓院。“嫖客有时候很暴力,醉醺醺脏兮兮的。而她们可能一晚上可能会做上六次、七次甚至八次,在周围和假 日则会加倍。”French写道。

“房间充斥着污浊的空气,除了一张铁床架和破旧的床垫,供男人放衣服的一个小桌子和椅子以外几乎什么都没有。一壶水,一个碗,一个烟灰缸,一个电灯泡。窗子从不打开,床单几乎不换。”

在对话中,Frech对一些话题进行了更深入的探讨。在他对20世纪初上海妓女的研究中,他用翔实的细节解释了这些人是如何死去的。因为她们为了要 防止感染梅毒或者类似的病,每次做过之后都会尽力地去冲洗。常常夺走这些女孩生命的不是性病,而是因为冲洗打破了免疫系统,她们缺乏必要的微生物而变得很 容易感染。

必要的细节成为French作品的首要的部分。“作为作家,最令人郁闷的事情是:你能感觉到场景是怎么样的,当然你也能查找到天气是怎样的,但你却永远能不能捕捉到那些人物是怎么样的。”

French的下一步书是关于上海的“荒芜之地”。毫无疑问,到那时候,他会对上海滩的黑帮、毒品贩子、皮条客、妓女了如指掌。

 

本文版权归IBTimes中文网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欲转载,请取得授权,并按照协议注明来源。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