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中文网 实习研究员 洪梦玥编译 | 2013年05月27日 星期一 15:56 PM

5月15日,美国《外交事务》杂志在其官方网站上刊发杂志执行主编Jonathan Tepperman对中国新任驻美大使崔天凯的专访。崔天凯就中美关系、对朝态度、钓鱼岛、网络攻击等国际和地区的热点问题表达了中方的观点,本网摘译了其中的部分对话。

崔天凯于2013年4月担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美利坚合众国特命全权大使,是第十任中国驻美大使。2007年至2009年,曾担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日本国特命全权大使,2009年担任外交部副部长。

记者:美国很想知道中国是不是真的想解决国际热点问题。就以叙利亚来说,美国政府正致力于建立一个国际联盟,以解决叙利亚的民间战争,但是中国似乎并不积极合作。

崔天凯:如果我们严肃认真对待一个新关系的建立,我们就必须要互相理解。并不是说中国单方面帮助美国,或者单单是美国帮助中国。两国之间需要的是互相帮助。我们必须努力从对方的角度来看待问题。

我们当然不希望叙利亚以及世界上的任何地方发生暴乱和战争。我们理解这个国家所存在的政治分歧,但是我们一直遵循这样的原则:任何一个国家的国内事务都应该由该国人民来决定,而非他国。中国和美国均不能决定他国的未来发展。

记者:但是在大多数联合国成员都认可的“保护的责任”这一理念之下,当一国领导大规模屠杀人民时,国际社会有责任或者说至少是有权力进行干预。您说应该由叙利亚人民决定他们自己的政府,但是叙利亚人民已经进行了尝试,而他们的政府正在屠杀人民。

崔天凯:坦白说,你所提出的“保护的责任”这一理念目前并没有被证明是成功的。美国在伊拉克发动战争时,人们也同样讨论了有关保护伊拉克人民,或者禁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责任,但是这场战争的结果是显而易见的。究竟是谁在保护谁,谁在保护什么?这些仍然是公开辩论的话题。

记者:北京和华盛顿政府都希望朝鲜和平、无核。然而中国和美国似乎并没有尽其可能去合作,为什么?

崔天凯:中国和美国在朝鲜有很多共同利益,但是两国就如何达到利益目标,可能采取了不同的方式方法。中国对朝政策有三个关键要素:其一,我们主张和平。其二,我们支持朝鲜无核化。其三,我们坚持和平的解决方法。这三个要素是相互关联的,不能为了达到其中一个要素而牺牲另外两个。

记者:目前看来中国似乎已经对平壤政府感到失望,并且意图对朝施压。确有这样的情况吗?中国是否会疏远朝鲜?

崔天凯:在地理位置上,中国永远无法疏远朝鲜,这也正是我们面临的问题。朝鲜离中国太近了,朝鲜的任何动乱和军事冲突都会对中国的国家安全利益产生重大威胁,我们必须时刻铭记这一点。

中国对朝鲜的影响并不都如媒体所报道的。当然,作为邻居和长期伙伴,中国确实对朝鲜有影响,但朝鲜毕竟是一个独立主权国家,她可以选择听从中国的建议,当然也可以拒绝。

记者:但是中国有向朝鲜施压的明确方法,比如停止对朝的能源输出。

崔天凯:我们一直以来都向朝鲜提供人道援助,这与朝鲜人民有关,和领导人的政治野心无关,尤其与核项目没有任何关联。我们反对朝鲜发展核武器,并且朝鲜也十分清楚地知道这一点。我们反对核试验,这也是我们投票赞成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制裁的原因。

记者:所以如果朝鲜依旧保持好斗姿态,那么中国将采取更强硬的举措吗?

崔天凯:我们会做任何必要的事情,以达到无核和维稳的目的。但是中国也必须考虑到,我们所做的任何事情将如何服务于我们的长远目标。如果我们的某些做法导致目前局势的恶化,那么这些做法也是与我们自己的目的相违背的。

记者:中日之间的关系急转直下,在争议领土钓鱼岛周围存在着武力对抗的危险,中国的武装船只经常面对来自日本的武装船只。中国和日本有密切的经济关联,然而两国似乎都没有解决领土纷争的意愿,这是为什么?

崔天凯:钓鱼岛问题已经有较长的历史。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是中国的固有领土,但是在19世纪末期,中日之间的战争导致日本采取行动将这些岛屿控制在自己属地管辖权内。1972年美国将冲绳还给日本,同时也包括了钓鱼岛,我们在当时就提出了明确的反对。中国在钓鱼岛主权归属问题上的立场是一贯的,不容置疑。另一方面,我们也十分理解这类问题的解决是需要时间的,并且我们不急于一夜之间解决所有问题。

中日关系在1972年实现正常化发展,两国领导人均决定将该争端暂时搁置。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理性的政策。一直以来在钓鱼岛问题上,两国风平浪静,直到日本政府去年决定将岛屿国有化。

记者:中国强调自己有很强的历史证据,日本也强调自己的历史证明。那么是不是有必要说,历史就是历史,但是我们均生活在现在,并且我们必须思考未来。您认为目前是否有办法能让两国均接受?

崔天凯:你的观点非常正确,任何一方都不应该采取行动扰乱这种平衡。然而日方将钓鱼岛国有化的行为挑起了岛屿争端。

我认为两国应该开展严肃对话和磋商,去年我们曾与日方进行对话和磋商,但是我并不认为日方在那时准备好了与中方的对话。现在,日本有了新的执政党派,自由民主党重新执政,但是我并没有看到他们对于双方开展对话做出任何努力。

记者:美国的商业和军方电脑总是遭到境外网站的攻击,并且大部分攻击似乎来自中国。纽约时报曾经追踪到这些攻击来自上海某一幢与中国军队有关的大楼,许多人认定网络攻击的幕后操作者是中国政府,或者是其中一些势力。

崔天凯:我认为目前还没有任何人有足够的证据可以证明在中国的某些人或是中国公民发起网络攻击。网络攻击可以从世界上任何地方发起,即使你可以找到一台电脑,但是你也不能说这台电脑就是属于某个特定国家的政府,就算发起网络攻击的正是这个国家的公民,你也不能就此下判断。这是很难证明的。

中国的许多电脑、公司、以及政府机构也受到多次黑客攻击。如果我们追踪这些攻击,可能一部分甚至是大部分来自美国。但是我们并没有认定这些网络攻击是由美国政府所支持的,做出这样的推断是不负责任的。

 

 

本文版权归IBTimes中文网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欲转载,请取得授权,并按照协议注明来源。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