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苏梦夏 (Larisa Smirnova) | 2013年05月30日 星期四 10:32 AM

最近,在中国的媒体和社交网站上开始出现一种说法,即俄罗斯剩女多,而中国剩男多,因此两国男女应该联姻等等。此外,看过《非诚勿扰》节目后,中国记者及读者发现“丈夫的工资-住房-汽车”这三点要求对俄罗斯美女而言并不重要,因此便得出了俄罗斯女性对配偶没有要求的结论。事实果真如此吗?

数据胜于雄辩

事实上,俄罗斯适婚女性数量并没有多于男性,甚至比男性少。根据2010年俄罗斯人口普查的数据显示,出生至一周岁的男女比例为105:100。俄罗斯人结婚时,男性比例高于女性。根据“高等经济学校”国立研究大学的统计,首次婚姻登记平均年龄为女性25岁,男性27岁。俄罗斯27岁男性与能与之匹配的女性比例为1000:989。俄罗斯女性整体数量优势源于其他年龄段的男女比例不平衡。

俄罗斯人没有重男轻女的观念。父母通常会为女儿和儿子提供同样的受教育机会,而且女儿的学习成绩往往更好一些。教育可以使孩子变得独立和自信。俄罗斯女性自己决定婚姻问题。结婚并不需要获得父母或家庭的同意,尽管如果能够获得父母的认可对年轻人来说也很重要。

现实中的俄中跨国婚姻 

5年前,玛利亚嫁给了中国人晓波,1年后他们的儿子出生了。现在,玛利亚和晓波在中国生活,但他们认为自己首先是世界公民,彼此间用英语交流。

玛利亚说:“我对男人的要求一直很高。事实上,这些要求几乎与物质财富或社会地位无关(当然,这些也很重要,我不会愚蠢地否认,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而是与个人品质有关。” 

2008年娶了俄罗斯姑娘安娜为妻的中国商人张瑞说:“我会说俄语,而且很了解俄罗斯文化。我们首先是俄罗斯家庭,因为所有的生活习惯都很欧化。尽管我们在中国生活,但我看到俄罗斯人就像看到自己人。我们有一个3个月大的儿子。我们的孩子应该是国际化的孩子,他应该能很快习惯这两个民族。我们希望他能在中国完成小学6年学习,初高中在俄罗斯,而高等教育(笑)可能会在美国!”

卡佳与自己的丈夫穴竹相识于2007年。当时她的丈夫对俄罗斯文化仅有一些了解,两人相识后他努力去更加了解这个国家的文化。他们彼此间用汉语交流,但却并不认为自己是中国式家庭。卡佳解释说:“我不会将我们的家庭称为俄罗斯式或中国式家庭。现在我们生活在中国,暂时不考虑搬走,但作为世界公民,将来我们希望可以想在哪里生活就在哪里生活。”

可以说,俄罗斯女性决定结婚的主要标准是夫妻间的爱情,在情感上渴望与这个人携手一生。这表明,夫妻两人要共同度过很长的时间,因此在一起一定要感到有趣和彼此舒服。

卡佳说:“除了个人品质外,我们彼此之间相互吸引。我们两个都是有创意的人,人生观和大部分人不太一样,因此我们在一起总是很有趣。”

大多数俄罗斯女性喜欢与丈夫一起赚钱,以及一起做家务。物质对她们而言并不是最重要的,因为她们并不习惯将婚姻作为提高个人社会地位的途径。她们认为,如果嫁给教育和收入水平与自己相当的人,那么以后可以共同努力,同时还会感到自己是独立的人。玛利亚解释说:“钱可以赚也可以花,而每天早上与你共同起床的是具体的人,而不是他的汽车和银行账户。”

尽管俄罗斯女性喜欢孩子,但生孩子并不是她们结婚的主要目的,这首先出于满足个人情感愿望的原因。俄罗斯女性将教育孩子的过程作为年轻夫妇的一种体验,他们应该独立完成这一过程,而不是依靠自己的父母。

婚姻生活成功的真谛何在?

卡佳与自己的丈夫一致认为,国际婚姻与国内婚姻没有太大的区别。他们表示:“婚姻生活也是一项工作。如果人们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并在彼此间找到对不同文化的归属感,这甚至会为共同的生活增添色彩。”

玛利亚说: “当然,在教育、生活习惯和家庭传统等方面还存在一定的差异。然而,最主要的是我们双方对同一事物或现象正确与否的看法相同,我们有相同的品味、价值观和标准。当然,也有不同的地方,但它们不会引发冲突,相反还会为家庭生活添彩。我们彼此间总是相互学习。”

事实证明,俄中跨国婚姻的成功并不取决于俄罗斯女性对物质生活零要求,也远非因俄罗斯男性数量不足,而是俄罗斯女性与中国男性之间深刻的相互理解。尽管他们相遇的机会并不多,但情况也许会随着时间而发生改变。

(文章转载自《透视俄罗斯》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